顶点小说 > 封侯 > 第一章 求生
  /

  雨还在下。

  陈庆伸手接了一点雨水,洗去糊住双眼的脑浆和脓血,用尽全身力气将身上的几具尸首掀开,从尸体堆里爬了出来。

  头晕目眩,双腿发软,但陈庆还是咬牙站起身。

  “我在哪里?”

  陈庆只记得毒贩卡车撞上来的瞬间………

  但现在呢?灰蒙蒙的雨雾笼罩着大地,四周是一望无边的尸山血海,脚下是数不清的残肢断臂和劈开的头颅,白花花的脑浆流满一地。

  人和马的尸体交缠在一起,血肉模糊,层层叠叠,分不清人还是马匹。

  血水和雨水混在一起,满地堆积的内脏,破碎的兵器上挂着肠子,连雨水也冲淡不了弥漫在天地间……那种让人难以忍受的腥臭之气。

  就在不远处,一匹被斩断前腿的马匹伏在血泊中,目光悲伤望着陈庆。

  陈庆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难道……..这就是地狱?

  “陈伍长,救我!”

  身后传来一个低微的声音。

  陈庆回头,一堆横七竖八的尸体中间,一只瘦弱的手露出在外面,微微动弹一下。

  陈庆连忙搬动尸体,他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将一匹战马的身躯拖开,又奋力搬开三具尸体,他喘着粗气,腰都直不起来。

  求救者是一个少年,看脸庞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像一只即将要宰杀的羊,无助地躺在血泊之中。

  看到少年的身体,陈庆的心一下子沉入深渊。

  少年竟被一支长矛从小腹刺入,钉在地上。

  少年已经气息奄奄,声音越来越低微,“伍长,救救我!”

  他竟然叫自己伍长,陈庆蓦然醒悟,这不是地狱,这是战场……….

  陈庆连忙握着少年的手大喊:“你先告诉我,现在是哪一年,我在哪里?”

  少年微弱的眼光忽然变亮了,闪过一丝惊诧,这是他最后的一线生机,回光返照的一刻,他嘴里艰难吐出了四个字:‘建炎四年……..’

  “啊!”

  陈庆惊呆了,建炎四年,那不是北宋刚刚灭亡吗?

  “你坚持住,挺住!”

  陈庆把少年慢慢抱出尸堆,少年的头软软耷拉下来,他早已经没有呼吸了。

  …………

  泥泞和血浆混在一起,一步一滑,陈庆用一根折断的长矛当拐杖,跌跌撞撞在尸体堆里行走。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战马的嘶鸣。

  一回头,蒙蒙雨雾中,一名骑兵出现数十步外,身披铁甲,头上帽子就像两片香蕉皮倒扣,还有两只牛角。

  他腰挎长刀,手提一根长矛,后背利斧,阴冷的目光透过了雨雾,俨如一只发现猎物的豹子,冷酷而凶悍。

  战马颈下和马鞍两边挂着十几颗人头,高大的战马喷出白气,粗壮的铁蹄敲打着地面。

  陈庆忽然明白了,这一定是女真骑兵。

  他掉头便逃,女真骑兵尖利地大叫一声,纵马追杀而来。

  片刻,陈庆便被战马追上,女真骑兵脸上露出一丝狞笑,高高举起长矛,狠狠向他后背刺去。

  陈庆并不是第一次杀人,无数次面对穷凶极恶的毒枭,他有着山一般的冷静沉着和猎豹般的敏锐。

  他身体一闪,一个后侧翻,躲过女真骑兵雷霆一刺。

  女真骑兵一矛刺空,用力过猛,只听‘咔嚓!’一声,长矛刺入一具宋军将领尸体的铁鳞甲中。

  女真骑兵抽矛反刺,不料矛头却被铁鳞甲卡住了。

  机会在瞬间到来,若不抓住它,它也会在瞬间失去,陈庆抓住了这个机会,他抄起半截长矛狠狠刺去。

  雨雾模糊了女真骑兵的眼角余光,他没有发现、也没有意识到猎物在反噬。

  ‘噗!’

  锋利的长矛刺透了女真骑兵的铁甲,刺进他的后腰。

  女真骑兵惨叫一声,调马便逃,片刻便消失在灰茫茫的雨雾之中。

  陈庆也完全脱力了,一屁股坐在泥水里,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疼痛,痛得他浑身都痉挛起来………

  休息半个小时,体力稍稍恢复了一点。

  陈庆站起身,将这名无头将领的身体翻过来,把铁鳞甲从他身体上剥了下来。

  陈庆脱去身上厚重的皮甲,抹掉脸上的雨水,小心翼翼将铁鳞甲穿上。

  其实近身战两种盔甲效果都差不多,都防不住脖子和脑袋,但铁鳞甲能给他稍多一点安全感。

  陈庆从将领怀中摸出一包干饼,随手塞入怀中。

  他又看见对方腰间有块铜牌,也一把扯下。

  ‘呜——’

  远处忽然传来鹿角号声,陈庆感觉到骑兵的身影在远处晃动,他一阵心惊,撒腿向北方逃去。

  …………

  天快亮时,雨却越下越大,陈庆终于走出了战场。

  这时,陈庆意外遇到了四名和他一样侥幸活下来的宋军士兵。

  四人不安地望着陈庆,陈庆他的身上的铁鳞甲使对方误会了。

  误会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几人确实需要一个首领。

  “你们叫我陈虞侯吧!”

  陈庆语气平静,他不懂宋朝兵制,只得记得《水浒传》中有个陆虞侯,好像是一名低级将领。

  “陈虞侯,我们该往哪里走?”

  四名淋成落汤鸡一般的士兵眼巴巴地望着他。

  “我有点糊涂了,我们现在在哪里?”

  “在富平县啊!”

  陈庆脑海电光石火般闪过了‘富平之战’。

  建炎四年,金兵进攻川陕,二十万宋军在关中富平县和完颜娄室统领的数万金兵展开决战,以宋军惨败告终,数万将士战死沙场。

  他们就是数万阵亡将士中的幸存者。

  陈庆忽然发现自己应该向南走,向北走不对,宋军主力是向四川方向撤退了。

  但此时他已身不由己,不远处传来了数声低沉的鹿角号声,他们被女真游哨骑兵发现了。

  “快走!”

  陈庆带着四名宋兵向北面一片树林奔去。

  三名女真游哨骑兵从侧面疾奔而来,满脸狰狞,杀气腾腾,手持锋利的斧头,距离越来越近,他们距离树林还有一百多步,但骑兵距离他们只剩下二十步。

  “不要跑了!”陈庆大喊一声,停住了脚步。

  “反正都是一死,不如和他们拼了!”

  他一挥长矛,一声怒吼:“杀——”

  陈庆义无反顾地向迎面杀来的女真骑兵冲过去。

  四名宋军士兵被陈庆的决然震撼住了,最年长的士兵忽然举矛大喊:“和他们拼了!”

  四名宋军士兵也跟着冲了上去。

  游哨骑兵是女真军的精锐斥候,三名骑兵个个膀大腰圆,武艺精熟,尤其擅长弓马骑射,可惜雨下得太大,弓弦被雨水浸透变软,骑兵们无法使用弓箭。

  为首女真骑兵见几名宋军残兵向自己冲过来,他脸上带着傲慢,冷笑一声,收起利斧,摘下了长矛,加快马速,一矛刺向对方。

  陈庆冲到眼前,人却蓦地不见了,女真骑兵一矛刺空,忽然右肋下一阵剧痛,痛彻心扉,女真骑兵惨叫一声,翻身落马。

  不等他落地,陈庆便在空中一矛刺穿了他的太阳穴,女真骑兵当场被刺死。

  陈庆长矛一挥,又迎向另一名女真骑兵。

  四名宋军士兵士气大振,围攻一名女真骑兵,只片刻,战马被刺倒,将女真骑兵掀翻在地,四名宋军士兵一拥而上,乱刃分尸。

  正和陈庆激战的女真骑兵见势不妙,调转马头便逃,同时吹响了求救的号角声。

  “呜!呜!”

  陈庆振臂一挥,投出了长矛,长矛划出一道抛物线,从后面刺穿敌军的身体,矛尖从前胸透出,巨大的惯性将女真骑兵带下战马,钉死在地上。

  精彩一击使四名士兵激动得欢呼起来。

  忽然,南面传来了应答的号角声,刚缴获的战马猛地挣脱刘五的手,向号角声处奔去。

  “虞侯,他们来了!”赵小乙指着远处恐惧大喊。

  茫茫雨雾中,上百名女真骑兵从南面奔来,声势骇人。

  “快跑!”

  陈庆扔下长矛,带着四名手下向树林狂奔。

看过《封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