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全金属躯壳 > 第九章 偶遇
  家里,窄小的客厅中,张平全身化作盘旋的金属冰晶,随即身影凝聚,瞬间化作一个金属躯体。

  “哇!进化者!”

  张燕燕兴奋的跳了起来,拿着勺子在张平身边敲敲打打,只听叮当声不绝于耳。

  好一会,小豆丁咋咋呼呼的跳到母亲身边:“妈妈,妈妈,哥哥真成了大英雄呢!”

  母亲眼角有泪光,饱经风霜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做饭的时候,多挖了一勺油、多加了半勺盐,饭菜的香味充斥着窄小的房屋。

  自从父亲消失之后,母亲就将曾经的大房子换成了小房子,如此不仅多赚了几千元,还减少了物业费用的开支。

  哪怕末日,物业费一样要交。其实算是高墙内部的保护费、税收了。

  小豆丁围着张平转了一圈,就趴在桌子上,瞪着张平,眼都不眨一下。

  “燕燕,看什么呢?”

  “哥哥,妈妈说成为进化者之后,哥哥的病就好了。”

  张平重新化作血肉之躯,将健康手环拿出来带好,检测一分钟左右,健康手环给出了健康的绿色,但是淡绿色的。

  “为什么是淡绿色?”

  “但至少不是红色了。”张平将手环摘下,带到张燕燕手腕上。

  一分钟检测后,显示了淡绿色,不过比张平的颜色浓不少。

  “哥哥还没我健康。”小豆丁眼神中有担忧。

  “哈……”张平揉了揉小豆丁的头顶,眼神中闪过爱怜,“等几天就好了,我可是完全恢复了呢。”

  片刻后,母亲端来两个鸡蛋,“来,一人一个。”

  张平将鸡蛋放在母亲身边,“妈,你吃吧,今天早上我在战队里吃了,现在不饿。”

  普通民众可没有一日三餐的说法。

  都是上午一顿,傍晚一顿,一天就过去了。

  母亲想了想,将鸡蛋放在小豆丁面前。

  小豆丁看着两个鸡蛋,眼睛放光。但片刻后,蹬蹬的跑到自己的房间,一会又跑出来,拿出一个空了的蛋壳,里面有一个蛋黄。

  “哥哥,这是昨晚我留下来的。你吃这个。”

  “好。”

  接过蛋壳,看着里面完整的蛋黄,张平深深呼吸。

  ‘上午饭’结束了,张平拿出28块钱,“妈,我们去买东西吧,这是转职成功后的奖励。”

  母亲点头。

  换了件稍稍干净点的衣服,母亲一脸自豪的拉着张平和张燕燕离开。

  左邻右舍前来询问,母亲微笑的说道:平平已经加入战队,并且转职成功。

  四周传来各种夸奖声。

  走了大约百十米,看到有一家挂着白布,有一对头发苍白的中年夫妻正在嚎啕大哭。

  四周人群隔着老远,脸上有恐惧。

  那恐惧,是烙印在骨子里的。

  前面放着一个棺材,棺材已经打开,露出里面扭曲狰狞的金属残骸。金属残骸的样子,张平隐隐有点熟悉。

  棺材旁边,有两个身着战队队服的男女,默默的站立。

  张平脸上的笑容,瞬间去了一半。

  “哥哥……棺材里怎么是金属。”张燕燕虽然也害怕,却躲在张平身后,小心翼翼的弹出半个脑袋。

  张平还没说话,母亲先开口了,“燕燕,那是被源种感染变异的。”

  小豆丁歪着脑袋想了想,“哥哥,是吗?”

  张平点点头,“算是吧。走吧燕燕,这里没什么好看的。”

  转职过程中的事情,张平不想解释,怕吓着母亲和妹妹。

  一直到了集市,小豆丁脸上才有了笑容。但走着走着,小豆丁就盯着某个方向出神。

  那是一片红艳艳的糖葫芦,周围围了好几个孩童。

  卖糖葫芦的是一个老人,推着一辆木制独轮车。

  “哥哥……”小豆丁抓着张平的手。

  母亲咬咬牙,走到糖葫芦前要买一串。

  “一毛一串?我记得以前是8分钱的。”

  老人苦笑:“大妹子,那是年前的价格了。

  今年糖涨价了。卖一毛钱,挣得都没去年多咯。”

  张平走了过来,直接说道“一块钱11串可以不?”

  “行吧。”老者似乎很不情愿。

  “12支。”母亲接过话。

  老者再次苦笑,“大妹子啊,12支要赔本的,真不能卖。”

  母亲眼睛转了一圈,盯着半根品尝剩下的糖葫芦,“那这根算上吧。”

  “哎……”

  一会,张平和张燕燕一人一根糖葫芦,母亲咬着半根糖葫芦,一家三口直奔集市内部,开始采购粮食。

  主要是米面油盐,酱醋等调味品就买了一点点。就这样,不觉已经用了20块元。

  母亲又花了三毛,搭上公交车,准备将所有物品送回家。

  角和分的硬币是铜,但里面镶嵌这特殊金属,和‘元’用的特殊金属一样。

  张平也准备回家了,却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黄立军。

  张平刚想上前打招呼,却发现黄立军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

  这家伙要干啥?

  张平心中好奇,想了想对母亲和妹妹说看到朋友,过去打个招呼。

  等母亲和妹妹离开了,张平悄悄的跟随;借着集市上人群的掩护,张平悠哉悠哉的跟踪。

  十几分钟后,黄立军竟然转了集市大半圈,最终来到一个摊位,在摊位上翻看一会,就跟着摊主来到后面的一个店面。

  张平的好奇心更重了。

  看了看店面的位置,再看看黄立军走入一个房间,张平钻入隔壁。隔壁是一个卖成品衣服的。

  张平要了一个试衣间,抱了不少衣服进去,锁上门,变身。

  瞬间变身金属躯壳,听觉灵敏度迅速上升一个等级。

  将耳朵贴在墙壁上,隔壁的声音传来。

  隔墙有耳!

  黄立军谈话的声音很低,正常的耳朵肯定听不清。但张平现在变身了。

  渐渐的,张平脸色凝重了。果然,这个黄立军不对劲。

  昨天第一次见面,张平就觉得这个黄立军太干净了,不太像泥腿子二代。

  对面的声音比较低,张平听得断断续续的,但还是听到不少关键词:

  钢铁之心、半个小时、地下大厅、九死一生、老人、心狠手辣。

  交谈一会,黄立军声音忽然高亢一些,隐隐有愤怒,“我弟弟如何了?我知道你们这里有对讲机,可以越过高墙,我要和弟弟谈话。”

  “当然。”

  陌生人喂喂几声,好像在调频,而后变成了黄立军的声音:“弟弟,你怎么样?”

  声音很低,这一次张平也听不到了。片刻后,张平听到黄立军怒哼声、脚步声、摔门声。

  张平立即变回血肉之躯,开始试穿衣服。

  十几分钟后,张平抱着好两件衣服,结账,离开。直奔刀锋战队的驻地。

看过《全金属躯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