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全金属躯壳 > 第二章 死亡转职

第二章 死亡转职

  装甲车轰鸣,碾过一只只金属怪兽,偶尔有枪炮响起,有金属怪兽倒下。

  装甲车毫无停留,一个个源种就这么丢弃。

  张平看的眼馋,却也只能眼馋。

  装甲车内气氛紧张。

  直到半个小时后,大家才放松下来。

  透过钢筋防护的车窗,张平看到了高耸的城墙,城门上方有三个大字:

  虎山镇。

  这是一个高墙保护下的幸存者聚居地。简称:高墙。

  百年前流星雨降落,带来无数金属源种,引发全球金属化灾变。

  大量的人、动物等被源种感染和控制,成了没有理智的金属怪兽。

  家用电器、金属工器具、信号塔、汽车、列车、飞机、船舶、化工厂、核电站等,纷纷‘活了’,曾经的城市成了金属地狱。

  幸存者在荒野上建立了聚居点,最终形成一个个孤立的“高墙”世界。

  灾变中,幸存者也出现了掌控源种的强者:进化者。

  城门发出沉重的吱呀,打断了张平的回想。装甲车驶入后,厚重的闸门又吱吱呀呀的关闭。

  进了高墙,车队将张平的母亲和妹妹等人放下,继续前进。

  看着远去的装甲车,小豆丁拉着母亲的手,一脸天真:“妈妈,哥哥为什么不下来?”

  母亲昂着头,不让眼角的泪水落下:“哥哥要去做大英雄。”

  “那什么时候回来?”

  “等你长大了。”母亲摸着妹妹的头顶,“走吧,我们回家。”

  小豆丁歪着脑袋,“哥哥在外面会不会饿?我要将蛋黄都攒起来,等哥哥回来吃。”

  “哥哥的病好了,以后燕燕吃。而且蛋黄放不久的。”

  小豆丁一脸认真:“上次哥哥分了我半个蛋黄,我放了两天还能吃呢。

  那我每个蛋黄都放两天,哥哥回来就能吃到。”

  …………

  装甲车停下,一个队员搀着张平,下了装甲车。

  这里已经有二十来个少年男女,乱糟糟的。

  张平来到少年少女中间,热情招呼:“大家好,我叫张平。”

  “……”

  张平翻白眼:“很好,沉默是金,你们做的很好。”

  “我叫黄立军。”有少年开口了。

  张平露出笑容:“哪个君?伪君子的君吗?”

  “军人的军。你呢,哪个瓶?小瓶儿?花瓶?拖油瓶?”

  哟,遇到对手了!

  张平一把搂住黄立军的肩膀,“我这个‘平’呢,是最气派的那个!”

  “哦?”黄立军一脸对知识的渴望。

  “你看啊,一马平川,天下太平,平步青云,太平公主,平天下,平推,地平线。这些词语可是气势非凡啊。”

  黄立军歪头想了一会:“感觉混进个奇怪的东西?”

  “有吗?”

  黄立军又道,“对了,太平间呢?你独吞了!”

  “……”

  友谊的小船还没开始就已经翻了个底朝天。

  张平抬起左手的健康手环,“我快要瘫痪了,只能把自己卖了。你呢,为什么来这里?”

  说话间,张平看着黄立军:身体健壮,衣着整洁,脖颈干净白皙。

  再看看自己等人,衣服多有补丁。

  这个黄立军有故事啊。

  张平盯着黄立军,目光灼灼。

  黄立军犹豫一下说道:“我弟弟病了,要很多钱。我把自己卖了。”

  两人对视。

  张平感慨:“这该死的世界!”

  黄立军叹息:“是啊,这该死的世界。可世界死不了,死的是我们。”

  张平看着忙碌的战队成员,高耸的围墙,陷入沉思:

  作为穿越者,他记得被送出魔龙号陆城的波折;现在的‘母亲’,张平应该喊一声姨娘。

  来到虎山镇之后,姨娘有了自己的孩子。

  末世生存艰难,‘姨夫’不得不加入猎队;一年前,猎队送来一笔补偿金,姨夫再也没回来。

  不久张平查出骨癌,让这个艰苦的家庭雪上加霜。

  但检查的时候,张平却得到一个“源种亲和A+”的体质检测。

  据此,张平把自己卖了三万元,还让‘母亲’进入刀锋战队后勤,以后生活和安全都有保障。

  而张平等人要参与的,是‘源种转换’,俗称转职,一旦成功,就能成为进化者,拥有金属躯体,绝症将不药而愈。

  就是……成功率有点低。所以被戏称为:九死一生死亡转职。

  可怎么也没想到,把自己卖了之后,系统姗姗来迟!

  装甲车里陆续出来十几个少年——和张平一起去城外看世界最后一眼的。

  三十多个少年少女集合后,女队长将大家塞入一辆四处漏风的小客车、带上头套。

  一路上只听到客车吱呀、发动机轰鸣、升降梯嗡鸣、大门开启声、狭窄空间的回音。

  大约半个小时后,车辆停下,微微发霉的味道冲入鼻孔。

  头套摘掉,在昏暗的灯光,张平看到一个半球形空间:锈迹斑斑的钢梁,撑起了斑驳的水泥穹顶。

  穹顶上,有水迹、锈迹、淡淡的苔藓等,勾勒出一副岁月的风景。

  斑驳铁柱子上,外皮老化的电线吊着老旧的灯管,发出浑浊无力的光芒。

  中央是一个宽阔的水泥台,一个老人带着几个白大褂在捣鼓一些杂乱的仪器设备。

  水泥台中央还有一个大型的水泥三脚架:

  宽约三米,高约五米,上方中央捧起一团直径足有一米左右的‘金属火焰’——源种。

  源种呈现瑰丽的红宝石色,美得惊心动魄;外围的金属棱晶如风暴咆哮,但发出来的却是清脆悦耳的风铃声。

  源种下方有5级的水泥阶梯。

  张平愣愣的看着这团“源种”,内心是发懵的。

  据张平所知,源种分七级,按彩虹色划分。最多加一个‘0级’。

  源力值小于100的,是0级,呈白色,体积不足蛋黄大小;

  源力值1万之内的,是1级,呈红色,体积小于成年人拳头;

  源力值大于等于1万,是2级源种,黄色,最多篮球大。

  这种色彩,是能级提升后的自然现象。

  这个源种呈红色,却足有一米大小。

  不对劲!

  张平在发愣,其余少年少女们或者发愣、或者不安。

  老者抬头看向张平等人,露出慈祥的微笑,“小家伙们不用怕,反正怕也没用,要么成功,要么死,不会有第三个可能了。”

  众人:“……”

  瞎说什么大实话!

  “好了,谁先来?想要成为主宰自己命运的进化者,就要有冒死的勇气哦。”

  没人动弹。

  “算了,抓阄吧。”老者打开一个激光笔,唰的点在一个少年身上,“你,过来。”

  张平发懵:您老是这么抓阄的?

  少年咬牙走来,老者看了眼少年的胸牌,“周宇航,源种亲和B+,不错。往前走,站在第一级台阶的十字位置上。”

  说话间,老者将设备的控制手柄打到一个‘B+’的位置。

  少年深呼吸,略有颤抖的走上台阶。

  上方源种微微闪烁,少年身体表面渐渐‘解体’,化作一片片盘旋的银白色的金属冰晶,好像一片‘银白色的雾气’。

  约三分钟,金属冰晶凝聚,重新出现少年的身影,但身体已经成了镂空的银灰色金属。

  老者脸上露出笑容。“很好,往前走。”

  少年没动。

  老者皱眉,声音大了起来:“周宇航!”

  “吼……”周宇航忽然咆哮,猛然转身,向老者扑去。

  张平倒吸一口冷气。

  周宇航满脸金属刺,像个刺猬;

  嘴巴里,满是鲨鱼一样的獠牙倒刺,层层叠叠;

  胸口长出一团乱七八糟的金属节肢,疯狂舞动。

  “砰!”

  枪响,周宇航脑袋开花。但脑子飞出来的却不是豆腐,而是一片乱七八糟的金属碎屑。

  老者吹着银黑色枪口,是左手变化而成的;他冷静的吩咐工作人员关闭仪器,检查参数,清理残骸。

  继续、点名!

  又是一个少年。少年瑟瑟发抖。

  老者看着少年的胸牌,“源种亲和A-,很好。”

  老者将手柄调到B+挡,想了想干脆落到B档,“好了,去试试吧。”

  少年瑟瑟发抖、犹豫不前。

  直到,枪口顶在脑袋上!

  老者面容慈祥、语气温暖:“要么现在死,要么赌一把!别忘了,你们已经把自己卖给战队了。”

  少年颤颤巍巍的走到台阶,三分钟后有金属尖刺从头顶刺出,直接将脑壳顶飞,洒了一地金属颗粒。

  “怪了!不应该啊!”老者皱眉,左手变成的枪口摩擦着下巴。

  忽然,老者一咬牙,将档位打到极限、一个红色的S档位,激光笔唰的点中张平。

  “你,过来!”

看过《全金属躯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