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逆天换明 > 第十章 一起走
  郭大靖从破布袋中拿出两只野鸡,笑着向众人展示,说道:“煮——烤?”

  “煮着吃,我爱喝肉汤。”小妮最能理解靖哥哥的意思,雀跃着做出选择。

  李秀姐笑着起身,说道:“我来拾掇煮肉。”

  郭大靖点了点头,把野鸡交给李秀姐,被小妮拉到火堆旁烤火取暖。

  赵青山一声不响地自顾自忙着,磨完了枪头,又拿过倚在墙上的木杆,已经打磨得差不多了。

  他又按着枪头把木杆切削了片刻,再安在一起,固定得牢靠。枪头下又绑上烂布做的枪缨,一杆长枪正式完工。

  “试试合不合手?”赵青山把长枪递给郭大靖,神情虽然不再凶恶冰冷,可语气还是没多大的改变。

  郭大靖伸手接过,立时就感觉到了不同。

  枣木,坚硬、沉重,韧性又强,是东北最适合作枪杆的材料之一。

  雪亮的枪头,是好钢打造,磨得十分锋利,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信心。

  郭大靖的个头儿,差不多有一米八。这杆长枪,比他还要高一些,有两米左右,应该是当时比较标准的长度。

  屋内狭小,郭大靖只能在手里掂着,握紧之后做了个突刺的动作,虎虎生风,精气神十足。

  赵青山抿了下嘴角,赞赏之色从眼中闪过,但随即又面无表情,微垂下头,盯着火堆,不知在想什么。

  “谢——谢!赵——叔。”郭大靖收起枪,一字一顿地道了声谢,坐下来不停抚摸着这杆长枪,掩饰不住喜欢的神情。

  李秀姐手脚麻利,把两只野鸡拾掇利索,煮进了瓦罐。

  虽然缺少调料,可肉味一散出来,两个小孩子差点流出口水,眼巴巴地盯着,肚子不争气地咕噜起来。

  赵青山似乎想明白了某些事情,起身走到郭大靖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出了屋。

  郭大靖垂下眼帘想了想,起身跟了出去。

  夜色昏暗,月色朦胧,赵青山站在屋外残破的院墙边,背着手,无声地看着对面。

  昨晚,那里还有灯火。现在,却是一片漆黑。

  郭大靖慢慢走了过去,落后赵青山半个身子,站定之后,等着赵青山开口。

  好半晌,赵青山才沉声道:“打的野物别全都糟害了,吃进肚里也就是多活一两天。攒一点,能逃就逃吧!”

  郭大靖愣了一下,转头看着赵青山。

  月光落在赵青山的身上,他没有转头,只能看清惨白月光下的脸颊上黑乎乎的浓密胡子。

  “这个世道,心软心善都活不长。”赵青山伸手指了指对面的破屋,声音低沉,却没有悲哀叹息,“连自己都救不了,就不用瞎忙活了。你在洞里藏的东西我看到了,知道你的心思。”

  郭大靖有些恍然,那个山洞也没藏啥东西,只有几个小猎物,外加他削制的滑雪板。

  沉默了一下,郭大靖简短而坚定地说道:“都——走!”

  赵青山蓦地转过头,眼睛在月色中闪着光,盯着郭大靖,半晌没有说话。

  慢慢地转过头,赵青山自嘲地笑了一声,说道:“都走?哪来那么多吃的?你一个人逃,也是九死一生。再带上几个累赘,是铁定活不了。”

  “能!”郭大靖回答之后,上前走了两步,给赵青山指了下方向,“庄——园!有——粮!”

  “有粮也有女真人。”赵青山突然象发火似的提高了声音,狠狠地盯着郭大靖,“有杆破枪,你能打几个?一刀砍下你的笨脑袋,就跟杀鸡似的。”

  郭大靖与赵青山冒火的眼睛对视,一点也不退缩。半晌,他突然咧嘴一笑,说道:“全——杀——光!”

  “你——”赵青山抬起手,指了指郭大靖,但在郭大靖坚定的目光下,又无力地放了下去。

  破门一响,小妮探出头,叫道:“赵叔,靖哥,进屋吃饭了。”

  郭大靖笑着点头,伸手示意,请赵青山先走。

  赵青山余怒未息,重重地哼了一声,默不作声地走回屋内。

  郭大靖微微一笑,跟随其后。本来还有些模糊犹豫的想法,经此一事,反倒坚定下来。

  …………………

  逃走是肯定的,这是郭大靖醒来后便有的念头,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

  被奴役,被虐待,甚至是死亡相伴、朝不保夕,对于后世的灵魂是不可接受的。华莱士所呼喊的“自由”,就是郭大靖最本能最朴素的心声。

  即便是知道历史走势,但郭大靖的身份和地位,决定了不可能有很大的作为。至少在短期内,人微言轻,没人听,也没人信。

  只不过,郭大靖相信他不是无缘无故穿越的。上天给他一个空间,又给他一个苦难的经历,难道不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能力有限,救不了所有人,但谁也不是救世主,也没人这么要求郭大靖。就象赵青山,他希望郭大靖能逃出一条生路,可却是让他自己顾自己。

  可郭大靖知道,他有救人的能力,不是全部,但至少会是小妮、李秀姐、李秀成和赵青山。

  就象那个在退潮的沙难上,把一条条搁浅的小鱼放回大海的男孩。成百上千的小鱼,他捡不过来。而且,在别人眼中,谁又会在乎呢。

  但这一条在乎,那一条在乎,所有被他放回海里的小鱼都在乎……

  在郭大靖眼中,小妮在乎,李秀姐在乎,赵青山——也是在乎的。

  还有陈三祥,陈四和。

  其实,所有想好好活下去的辽民,都是在乎的。只不过——

  郭大靖再次立于山顶,在寒风中瞭望女真人的庄园,眯起了眼睛。

  今天,他是一个人出来的,有意地避开了陈家兄弟。

  不是担心分猎物,郭大靖虽然不是圣母,可也没那么自私。

  郭大靖瞭望片刻,便转身走进积雪没胫的树林。

  在树林深处,郭大靖确认四下无人后,微微闭上了眼睛,集中精神,进入到了空间。

  不用去特意清点库房,郭大靖就有记录详细的出入库记录。而且,有什么东西,数量多少,心中也大概有数。

  郭大靖这次进来,主要是来拿一件大杀器。既然已经证明空间是存取双向,他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看过《逆天换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