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逆天换明 > 第九章 打猎收获

第九章 打猎收获

  建奴叛明后,占据了大半辽东,夺得了大片土地,以及治下的辽民。

  于是,女真庄园经济逐渐兴盛起来,从而产生了规模较大的生产组织形式——托克索(汉译“庄园”,朝鲜人则称其为“农幕”)。

  在庄园中劳作的奴隶,称为阿哈。他们平时不许随便出入,多在内部生产、服役,有时也从事规模较大的集体生产劳动。

  其时,有权势的大奴隶主占有很多托克索,最多的达五十多所。一个托克索少则三四人,多则七、九人,故一个大奴隶主常拥有数百阿哈。

  女真家主完全占有阿哈的人身,像对待牲畜一样,残酷压榨,野蛮蹂躏。阿哈还可以被任意买卖,或赠送与人,或分给子孙。

  甚至于,家主虐待阿哈,百般辱骂,恶毒鞭打,甚至灭绝人性地将阿哈折磨至死,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不只是汉人会成为奴隶阿哈,也就是旗下家奴;还有女真阿哈,可称为“包衣”。

  旗下家奴当然是地位最低的,在清初的时候,哪怕是普通旗人兵丁也能拥有四五个家奴。

  而且,不仅旗人可以拥有家奴,甚至有权有势的包衣都能购买旗下家奴,进行役使。

  如果只是为了吃上饭嘛,郭大靖摇了摇头,坚决地说道:“不。”

  他可能不理解陈四和等辽人的想法,因为他已经摆脱了饿死的危机。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依靠空间内的粮食和农作物,他是不会挨饿的。

  可他也没有鄙夷陈四和,对国家的忠诚,以及心中的大义,并不能消除饥饿。

  而饥饿的滋味能使人疯狂,这一点也不夸张。也只有亲身经历过的,才有真实的感受。

  陈四和苦笑了一下,也没多做分说。但凡有口吃的,谁又愿意去做奴隶呢?

  一路沉默,两人翻过雪岗,在一片相对平坦的洼地停下脚步。

  前面是树林,这里的积雪被风吹得厚薄不一,有的地方露出岩石,有的地方厚得应该能陷进去半个身子。

  陈四和东瞅西望,猜测着说道:“象是野鸡爱呆的地方,可这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怕是追不上啊!”

  郭大靖眯起眼睛观察了一会儿,对着陈四和做了几个手势,等陈四和明白了他的意思,便深一脚浅一脚地趟雪过去,站在雪地中一块凸显的大石头上。

  “啊,吼——”陈四和放开嗓子叫了起来,边叫边挥舞着手中的木棍,又蹦又跳。

  有没有野鸡,谁也不知道。别人是打草惊蛇,郭大靖二人只能是乱叫惊野鸡。

  还别说,瞎猫碰着死耗子,还真有野鸡被惊飞而起。要是就藏在雪沟里,两人还真没法趟着雪仔细搜寻。

  扑楞,扑楞!一只野鸡从树林下面的雪窝里飞了出来,离地也不高,向着不远处飞去。

  郭大靖手疾眼快,从怀中掏出弹弓,抬手就是一下子。

  三十来米的距离,郭大靖还是挺有把握的。要是大猎物,挨一下子不致命。可野鸡,被击中便难再飞起来。

  野鸡发出受伤的鸣叫,在空中扑愣着翅膀,斜斜歪歪地掉了下来。

  陈四和发出一声欢叫,也不管雪薄雪厚,连滚带爬地追了过去。

  又一只野鸡飞了起来,离郭大靖的距离远了一些。

  郭大靖哪肯放过,学着陈四和的样子,趟着雪,打着滚,靠近了一点,就躺在雪中,拉开弹弓,射出了钢珠。

  一只野鸡能顶好几只乌鸦,味道更是不能比较。为了口吃的,陈四和与郭大靖也是拼了。

  陈四和抓到了受伤的野鸡,一把就拧断了它的脖子。看到郭大靖又打掉了一只,又抢着跌爬滚打地赶了过去。

  不过,郭大靖抢了个先,抓住了还扑腾的野鸡,向着陈四和举了起来,满脸高兴,口中发出显得嘶哑的哈哈笑声,表达着心中的喜悦。

  哈哈哈哈,陈四和的笑声更大,神情更加畅快。

  在雪地里打滚,抓住了味美肥嫩的野鸡,这点短暂的快乐,冲散了久压心中的阴霾。

  两个人满身满脸都是雪,就这么举着手里的野鸡,互相看着,象个孩子似的,笑得欢快,也充满了傻气。

  …………......

  太阳刚刚有点向西斜,郭大靖和陈四和便急着往回赶了。

  望山跑死马,二人跑了多远路,自己都不知道。猎物倒是颇丰,五只野鸡,这已经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收获了。

  郭大靖开始只拿了两只,毕竟陈四和那边是好几个大男人,吃的更多一些。

  但陈四和说什么也不同意,脸红脖子粗地和郭大靖分说,什么谁出力多就得的多。

  最后,硬塞给郭大靖三只野鸡。就这样,陈四和还觉得不好意思。

  等两人赶回村子时,夜幕已经降临,村子里寂静无声,只有几户破窗透出昏暗的火光,才显得有那么点人气。

  陈四和走到自家的屋子前,又和郭大靖说了感谢的话,两人才就此分手。

  郭大靖也回到了破屋,在屋外能听见里面的低语,好象是李秀姐让小妮再暖和一会儿再出去张望。

  还有象是磨刀的声音,郭大靖不知道里面在干什么。

  停住脚步,郭大靖四下瞅了瞅,眼见无人,他拎出一只野鸡,眯起眼睛运用意识。

  如果有人看见,定然很奇怪,觉得郭大靖犯了疯病。只见他又是咬牙皱眉,又是闭眼默念,又把野鸡贴在胸前……

  好半晌,郭大靖觉得手中一轻,再定睛看时,野鸡已诡异地不见踪影,仿佛变魔术般,在自己手中消失了。

  原来还可以这么用,郭大靖的眼中闪过精光,空着的手五指慢慢握紧,钵大的拳头让他感觉到了身体中的另一股力量。

  “我要出去等靖哥哥。”屋内传来小妮的声音。

  郭大靖收起多加练习的念头,用力咳了一声,两步到了门前,推门而入。

  小妮立刻发出了欢叫,李秀姐和弟弟也露出笑容。赵青山在屋子角落,在一块石头上磨着东西。

  光线昏暗,郭大靖没看清是什么。但他看到赵青山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已经不是前几日的冷漠,而是柔和了许多。

看过《逆天换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