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逆天换明 > 第八章 短暂的欢快

第八章 短暂的欢快

  郭大靖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微笑,还是憨憨的样子。

  “行啊!”陈三祥一把拍在郭大靖后背,转眼又看到郭大靖手中的木枪,脸上也满是疑惑,伸手指了指,“就用这玩艺儿?”

  赵青山走近过来,将火把凑近,观察着死狼。然后,他不易觉察地摇了摇头,否定了陈三祥的猜测。

  “是条汉子。”陈四和脑子不太灵醒,很快就露出钦佩的神情,伸出大拇指,“俺哥俩儿都不敢和狼照量,你真行,胆真大,不愧是打猎出身。”

  赵青山不想多耽搁,也不帮郭大靖,沉声道:“赶紧回去吧,冷得要死。”

  郭大靖摇了摇手,伸手指着陈三祥手中的破柴刀,对着死狼做了个一劈两半的手势,又比划着。

  “把狼切开分了?”陈三祥领会得快,他早就眼馋了,却没想到郭大靖这般慷慨。

  郭大靖用力点了点头,再次挥动掌刀,做着下切的手势。

  “好嘞!”陈三祥喜出望外,上前拿刀比量了比量,然后高高举起。

  “等一下。”赵青山的眸光一闪,突然开口阻止。

  陈三祥愕然转头,眨巴了下眼睛,猜疑道:“咋的,嫌俺砍的不匀?”

  “不匀个屁。”赵青山没好气地瞪了陈三祥一眼,说道:“你这么砍白瞎了这张狼皮褥子。剥下来给陈老爷子,他受不得凉。”

  哦,陈三祥脸上露出感激之色,退了开来。

  陈四和看了赵青山一眼,神色有些复杂。但他很快转开目光,上前把绳套换到自己肩上,也不多话,迈步向村子的方向走去。

  ……………………

  破屋里多了欢快的声音,大哥哥回来了,小妮终于放心了。

  瓦罐里煮着狼肉,散发出阵阵香味。众人围在火堆旁,以往的沉重压抑都舒缓了不少。

  李秀姐看着火,不时加把柴。小妮腻在郭大靖身边,一会儿就瞅瞅他,脸上笑着,嘴上话也多。

  赵青山还是那副冰冷的面孔,用那把祖传的尖刀割着狼肉,一小块一小块儿地扔进瓦罐。

  “你是有名字的,很多人都不知道,那我以后就叫你靖哥哥,让别人都听见。”小妮咧着小嘴,歪着脑袋,笑着说道:“是不是挺好听的?”

  你又不是黄蓉,我也不会降龙十八掌。

  郭大靖伸手摸了摸小妮的头,憨笑着,算是默认了。

  “把猎狼的箭给我看看。”赵青山忽然停下了手里的刀子,看都没看郭大靖,就这么突兀地开口询问。

  郭大靖愣了一下,可还是取出两支箭矢,递了过去。

  赵青山接过来在手里摆弄着,哼了一声,用手里的刀子在箭矢上切削起来。

  郭大靖注视着那双看起来老茧密布的粗笨大手,灵巧地削出了箭头的形状,又在箭杆的尾部挖了个凹洞。

  这家伙动手能力超强,好象,好象还学过物理吧?这箭做得,相当符合空气动力学原理,自己都没想到。

  “肉煮好了。”李秀姐用树枝做成的筷子扎了扎肉,笑着说道:“趁热吃吧!”

  郭大靖看李秀姐征询的目光是投向自己,便点了点头,伸手示意给赵青山先盛。

  李秀姐连汤带肉盛了一碗,双手捧到赵青山面前,恭敬地叫道:“赵叔。”

  赵青山脸上的冰冷有些消融,把削好的箭扔给郭大靖,接过碗,“嗯”了一声。

  几个人都吃上了肉,喝上了肉汤,苦难生活里极为难得的享受,让屋内的气氛也温暖起来。

  这才象是一家人,同捱苦难,共渡难关。郭大靖左右看了看,心中浮起暖意。

  ……………………..

  第二天一早,郭大靖简单吃了点,便又装备整齐,在小妮和李秀姐的叮嘱声中,出了屋子,向村口走去。

  “大靖兄弟。”

  耳边传来了亲切的招呼,郭大靖转头一看,原来是陈家兄弟,赶忙挥了挥手。

  陈四和也收拾得挺利索,柴刀别在腰,木棍握在手,笑着说道:“大靖兄弟,打猎需要帮手吧,带俺一个咋样儿?”

  郭大靖有些犹豫,觉得昨天就是偷袭得手,要是真遇上狼群,十有八九要变狼粪。再说,他还有不少秘密,不想让外人知晓。

  陈三祥看出郭大靖的犹豫,说道:“多个人总不是累赘,帮你也不争猎物,你看着分就成。”

  “好。”郭大靖觉得再拒绝就不好了,无奈地笑了笑,用力点了点头。

  陈四和哈哈一笑,对哥哥说道:“成了,你回去吧,照顾好父亲,我要是……”

  呸!陈三祥用力啐了口唾沫,骂道:“乌鸦嘴,少说话。”

  陈四和挠了挠头,嘿然而笑,真的闭上了嘴。

  不过是去找点野物,大的猛的咱也不碰,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郭大靖咧嘴一笑,冲着陈三祥点了点头,迈步而去。

  …………………..

  几片白云飘过,半遮半露的挡住了本就不热烈的太阳。

  两个人走在山路上,脚下咯吱咯吱的声音,挺有节奏,象是合着某种韵律。

  “春雾雨,冬雾雪。”陈四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今天早上起了雾,这两天肯定还要下雪。”

  郭大靖点了点头,用心记了下来。

  这就所谓的上知天文吧,诸葛亮应该知道农谚,才知道要刮东风。

  停下了脚步,郭大靖指了指方向,看着陈四和点头领会,才在头前开路,探索一下他没去过的新地方。

  也不是瞎走,郭大靖是按照狩猎指南上的教授,准备去那片树林,看看有没有野鸡。

  弹弓就适合打山鸡野兔之类的小动物,你打野猪,跟挠痒痒似的。而且,郭大靖对自己的弹弓精准度,还是有那么点自信的。

  冬天的时候,野鸡喜欢在有树的沟里或洼地里,那里避风。

  而且,野鸡虽然会飞,但飞行的距离比较短,不是为了逃跑,是为了找新的隐藏地点来躲避危险。

  这样的话,郭大靖觉得希望很大。况且,这是没有什么危险的,最不济就空手回去,耗费些体力呗!

  “要是庄园来选阿哈,你去不去?”陈四和伸手指了指远处那几缕袅袅的炊烟,侧脸看着郭大靖,又补充了一句,“至少能吃上饭吧?”

看过《逆天换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