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逆天换明 > 第五章 新的历练

第五章 新的历练

  苦难的日子总是显得漫长而难耐,但现在,这个结论对郭大靖并不适用了。

  连着两天,他早上出去,傍晚才回来。

  靠着他打的乌鸦、野鸟,数量还在不断的增长,小妮和李秀姐三人倒也没有饿死之虞。

  而对于强迁而来的辽民百姓,这已经是奢望不到的生活。

  体力在恢复,伤势在好转,郭大靖的脚步也走得越来越远。

  翻过了村外小山,举目瞭望,冬日的荒野,白白茫茫,冰冷而毫无生机。

  女真人居住的庄园,以及庄园旁边的破旧房舍,也进入视线。炊烟袅袅,不时有人马进出,与山村的荒凉相比,显得更有人气。

  畜生,杂碎!

  郭大靖啐了一口,暗自骂着,却没有移动脚步,眯着眼睛观察着。

  要逃离,走平地的话,就要经过二十多里外的堡寨,或者是走荒山野岭。在雪没膝盖,甚至是大腿、腰部的情况下,困难很大。

  要是有雪橇,再有马拉,逃出去的希望就会大大增加。

  郭大靖抬起头,再次将目光投注到庄园,那里有马,也应该有粮食。可是——

  瞭望观察已久,郭大靖改变了方向,想试试荒山野岭中的其它逃生之路。

  向南,或向东,有建奴放弃的地方,还有辽阔的海岸线、近海的小岛和鸭绿江,以及传说的东江军和毛大队长。

  已经走出了很远,至少在雪地里只有郭大靖的脚印。显然,还没人走到这儿,或者几天内没人走过,脚印才能被雪掩盖。

  走过一个雪包,郭大靖立刻感觉到脚下的异常,赶忙退开。趟开的雪中,露出了一角衣片。

  雪中埋着一具尸体,是冻饿而倒毙于荒野的,还是其他的死亡原因,郭大靖不想知道。

  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儿,郭大靖转身往回走了。

  远处的野兽叫声隐约可闻,他又没有犀利的武器。只凭一杆木枪,还有小臂上绑着的野外生存刀嘛,他还是有着相当的理智,并不敢太过狂妄。

  往回走了没多远,身后便响起了令人惊惧的嗷叫声。是狼,郭大靖赶忙隐身树后,回头张望。

  几条身影从山林中蹿出,搜寻着,前进着,竟是一个狼群。

  郭大靖不敢久待,借着树木的掩护,顺着来路向山上攀登。狼群的战斗力,郭大靖没领教过,但却听说过。

  成年的公野猪,即使是老虎也不敢轻易招惹,但狼群可以。配合默契的群体战术,或消耗其体力,或偷袭其要害,在纠缠中往往能致野猪于死地。

  郭大靖自认对付一头成年狼也不容易,更不要说一群了。他加快了脱离的脚步,也有些后悔自己的心急莽撞。

  边跑边不时回头张望,幸运的是狼群并没有发现他,反倒是被雪中的冻尸吸引了,停下了脚步。

  呼!郭大靖吐出一口浓重的白雾,脚步也缓了下来。直到爬上山顶,再回头瞭望,只能看到雪地里的几个小黑点,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按了按怀里的弹弓,郭大靖又有了想法。

  弹弓能打钢珠,在近距离击中人的要害,比如脸部、眼睛,完全能够致伤致残,甚至是打死。

  但钢珠的威力还是小,打小动物没问题,可要打狼,就困难了。

  可弹弓不仅能打钢珠,还能射箭或飞镖,使杀伤力大大提升。当然,射程是硬伤,弹弓怎么也不能和弓弩相比。

  郭大靖有了主意,往回走的时候便留意着树木。

  柞树坚硬,是做箭杆的好材料,他弄了一些比较直溜的树枝,躲进那个藏身洞,生起火堆,开始削制箭矢。

  赵青山的提醒是对的,若是被建虏发现你携带武器,可不会给你讲什么道理,直接就能用刀砍杀。

  所以,郭大靖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密室,不仅有打来作为食物储存的鸟,还准备藏一些不适于显露于外的东西。

  他的身上只有绑在手臂上的野外生存刀,还有那杆用布遮掩的木枪。

  弩箭的制作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郭大靖只是削出一根直直的尖木棍,没有尾羽。

  这样的弩箭在短距离或平直的弹道还能保持平衡,远了就没准了。反正郭大靖也没想着用这玩艺儿杀敌,十米二十米的距离能射个兔子也就够了。

  一口气削制了十五六枝光杆弩箭,郭大靖才停下手,收拾了一下,正要熄灭火堆离开时,却听到外面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

  郭大靖吃了一惊,赶忙到洞口张望。天色已黑沉,空中闪烁着几颗稀疏的星星。他这才知道自己沉浸于工作,忘记了时间。

  又是一声狼嗷,离得已经不远,郭大靖皱起眉头,知道自己恐怕要在山洞里过夜了。

  黑夜、雪野、山林,离村子还很远。在这样的环境下,郭大靖很清楚自己不是狼群的对手,有弹弓箭矢也不行。

  而躲在山洞里,高度对狼是个挑战,洞口又不大,一个人就能堵住。而且,洞内还生着火,等捱到天亮,狼就会离开吧?

  盘算已定,郭大靖把火堆看好,洞内存了些柴禾,足够烧上一夜了。

  他又把洞口用杂草掩了掩,木枪斜对洞口固定好。狼要扑跳上来,就一枪捅个透心凉。

  狼叫声越来越近,郭大靖心里有些发紧。可半晌过后,他的眼中寒光一闪,转身去洞深处取了两只冻鸟。

  这个世道,狼还不是最可怕、最可恨的。毫无人性的建虏,比狼更凶恶。几只狼就吓得畏缩,以后还怎么杀建奴、报仇怨。

  在火上把鸟烤出味道,郭大靖来到洞口,把鸟扔了出去。然后,他取出弹弓和弩箭,静静地等待。

  并不是非要靠猎狼来填肚皮,这也不是逞能冒险,而是郭大靖对自己的历练。

  因为他深知自己的弱点,那就是没杀过人。当过兵的军事训练,使他的意志非常坚定,但和杀人还有些不同。

  在这个乱世,要玩儿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活计,郭大靖必须要有那个心理素质。说得残忍一些,那就是得杀人不眨眼。

看过《逆天换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