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逆天换明 > 第二章 生机——随身空间

第二章 生机——随身空间

  屋外的风声,有人走过发出的咳嗽和踩雪的嘎吱声……

  大汉吃的半饥不饱,抹了抹嘴,在火堆旁一躺,很快就发出了鼾声。

  小妮又等了一会儿,才蹑手蹑脚地走到火堆旁,从瓦罐里舀了最后的一点汤水,一口喝掉。

  苦着小脸儿摸了摸肚子,小妮又轻手轻脚地走回来,偎着郭大靖缩成一团,闭上了眼睛。

  破屋里静了下来,天黑了,用杂草胡乱塞着的窗户透着风,还映进来雪光,也算有那么点光亮。

  郭大靖混乱的思绪也平静下来,他仿佛又回到了物流仓库,回到了他的那间小屋。

  一切都没有变样儿,电脑的画面停滞在华莱士高呼“自由”的瞬间,电饭煲冒着的热气诡异地停留在空中,不飘也不散,仿佛时间定格静止了。

  回忆,做梦!

  郭大靖的嘴角动了动,象是苦笑,可惜在这夜深人静的破屋里,没人看见。

  好吧,做梦也知道疼,也知道饿,这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

  坐进沙发,郭大靖希望自己还是郭大靖。

  当然,若说是思维和意识,他就是郭大靖。如果可能,他希望这里是避风的港湾,而不是去经历现实中的那些苦痛。

  穿越,附身,重生!

  对他来说,这些并不陌生。身在异国,除了上网看电影,他还喜欢看网络小说,特别是历史军事类的。

  所以,对于明末的这段历史,他还是很了解的。尽管不象历史学家那样熟悉,可历史的大致进程和发生的大事件,他都清楚。

  可惜,自己就要死了,尽管灵魂已经附身在辽民郭大靖身上,但郭大靖在饥寒交迫和伤势未愈的情况下,又能撑多久?

  如果有这一袋大米——郭大靖的目光扫过稻花香,苦笑了一下,又看到了桌上摆放的几盒巧克力、两袋黑麦面包(大列巴)和几盒鹿肉、熊肉罐头。

  这些都是郭大靖准备让人捎给国内亲戚朋友的,地道的俄罗斯特产。

  随手拿起一板“阿廖卡”牌巧克力,看着包装上那个面颊绯红、戴头巾的小女孩儿,郭大靖觉得小妮要是长胖点,倒是有那么一点点相象……

  咣当一声,突然的响动打破了郭大靖沉浸的意识,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个大汉睡梦中翻滚,一脚踢翻了瓦罐,惊醒了屋内的人,也包括他自己。

  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嘴里骂骂咧咧地嘟囔了几句,大汉爬起身,裹紧了衣服,推门而去。

  “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李秀姐安抚着,搂着小弟闭上了眼睛。

  小妮迷迷糊糊的,黑暗中也没细看郭大靖,缩了缩身子,挨得更紧,从大哥哥那里能感觉到温暖。

  郭大靖睁着眼睛,在黑暗中望着房梁,缓缓眨动着,让头脑更加地清醒,琢磨着如何生存。

  没错,怎么能活下去,是他穿越附身后的头等大事。这一关过不去,别的也不用去想了。

  头脑对肢体的控制和感觉在逐渐恢复,郭大靖觉得手里好象捏着什么东西,便缓慢而费力地慢慢抬起,头也微微歪过去。

  这是…...郭大靖的眼睛瞪大了,脸上也肯定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虽然光线昏暗,看不清那个面颊绯红、戴头巾的小女孩儿,但郭大靖能肯定手里的就是俄罗斯巧克力。

  仿佛亮光划破黑暗,郭大靖知道自己差不多能活下去了。

  ………………..

  曙色苍茫。

  白昼在与黑夜的争持中占了上风,黑夜蜷缩着退去,光芒徐徐照遍天空,宣告着胜利。

  郭大靖缓缓坐起,尽管还未完全恢复,但已经能够做些不太剧烈地活动。

  大汉已经回到屋里,鼾声如雷地睡着。郭大靖认识他,是本屯的铁匠,叫赵青山。赵青山有老娘,有大着肚子的妻子,现在却已是老哥儿一人。

  该死的建奴,都是畜生、杂碎!

  郭大靖眼中射出仇恨的光芒,慢慢地爬起来,脚步有些蹒跚地走到门口,推门走了出去。

  清冷的空气扑到脸上,让郭大靖的精神为之一振,或者说是打了个激灵。他紧了紧破烂的棉袄,望了望方向,踩着积雪向村外走去。

  门一开,寒意袭来,小妮立刻醒了过来。身边的温暖没有了,她赶忙抬头去看,破门正缓缓关上,隔绝了她的视线。

  大哥哥——小妮收住了要叫出口的声音,赶紧起来,裹紧衣服,急急忙忙地追了出去。

  牛奶巧克力的热量很高,郭大靖没有了饥饿感。不说浑身充满了力量,也不再是浑身无力,连伸手抬腿都困难。

  这是件奇妙的事情,在穿越小说里应该叫做随身空间,不属于这个次元。

  不管是什么名词解释,郭大靖也不会去深究,魂穿附身就已经令人难以置信了,再有别的附赠,又有什么奇怪呢?

  管它叫什么,都可以归于穿越者的金手指。对于郭大靖来说,是让他免于冻饿而死的救命宝贝。

  郭大靖已经走到了村边,看到那个大坑又填了一层。

  每天都有尸体被埋进去,冻天冻地的没法挖坟安葬,在生死边缘挣扎的辽民也没有多余的力气。

  认识的、不认识的,晚上躺下,兴许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他们对此已经麻木,也只能把尸体扔进去,草草地盖上一层杂草和积雪。

  在这个人命贱如草的乱世,死后能不被狼吃狗刨,已经是很多人得不到的奢望了。

  如果没有空间,自己也会被埋进去,可能也就这两天的事儿。

  郭大靖站在坑边,沉默着,象是在默哀。但他的拳头握得紧紧,力气大得把指甲都挤得发白。

  如果不是喉咙里依然象堵了块棉花,他直想向着天空狂吼,渲泄心中的愤怒。

  “大哥哥。”

  身后的叫声让郭大靖从复杂的思绪中清醒,他转过头,看到小妮跑了过来。快到跟前时,小妮在雪里摔了个跟斗,弄得浑身是雪。

  郭大靖伸手将小妮拉起,拂打着她身上头上的雪,对着那双黑亮的大眼睛,露出了一丝笑容。

  “大哥哥——”小妮气喘吁吁,呼出浓重的白雾,急着问道:“你,你要到哪去?”

  郭大靖缓缓眨着眼睛,伸手摸了摸小妮的头,牵起她冰冷的小手,转身向村外的树林走去。

  大手温暖有力,神情镇静而和熙,小妮心里顿时感到安定,默默地跟随着,不时歪头瞅一瞅郭大靖。

  有几个孤零零的百姓抱着柴禾走过,只是看一眼,连话也懒得说。捱一天算一天的日子,都是心如死灰。

看过《逆天换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