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贫民窟走出的王者 > 第8章 辟谷
  中午的时刻,阳光明媚,外面的太阳正是毒的时刻。

  在大树下,或是帐篷下,或是一些阴暗的角落,煤矿工人走出煤井,喝水吃饭晒太阳。

  在日光下,苏明晒着太阳,浑身筋脉舒展开来,有着说不出的舒坦之感,浑身的毛孔在兴奋着,连续在阴暗潮湿的矿井下呆着,身躯好似发霉一般。

  此时燥热的太阳,对其他人说很毒。

  可对苏明而言,却是别样的享受。

  苏明一口土豆一口黑面包,沾着盐巴,吃上几口,又是喝着水,却是微微皱眉,有些古怪之感。

  挖煤很辛苦,干活一点也不少。

  在过去,至少要吃两个黑面包,两个土豆。

  可现在,肚子不太饿。

  苏明微微皱眉,感知着身躯的变化,身躯变化不大,可静心缓慢的感知着,隐约感觉到人体的毛孔在一点点的张开着,又是闭合着。

  在毛孔张开的时刻,阳光好似流水一般,不断进入毛孔当中,接着进入血肉当中。

  阳光本是粒子,也是一种波,呈现着波粒二象性。

  可在毛孔张合的瞬息,一个个粒子进入毛孔当中,被人体吸收着,就好似叶绿素吸收着阳光一般。

  空气当中蕴含着大量的水分,毛孔在张合之间吸收着空气当中的水分子,一个个水分子纷纷进入毛孔,进而被人体吸收。

  空气当中,蕴含着氧元素、碳元素、各种微量元素等等,都是进入人体,直接弥补着损耗。

  通过人体外循环,吸收的各种能量元素,还无法取代各种食物,无法取代碳水化合物、脂肪和蛋白质等,却是对各种食物进行了一定的补充。

  过去挖煤半天,肚子咕咕叫,饿的要死。

  十岁的孩子,也正是开吃的时刻。

  正所谓,半大小子,吃死老子。

  可有着人体外循环,食物的需求量在减少。

  “服气辟谷……”

  苏明想着。

  辟谷有两种,一种是不食五谷,专食灵药灵丹,科学解释为不吃低能量的食物,而是吃高级能量棒。一种是食气辟谷,自给自足,科学术语就是人类像植物一般吸收空气,太阳光,弥补损耗,自给自足。

  《庄子·逍遥游》载:“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藐姑射之神人,无须五谷等食物,只须饮食风露。”

  说的就是这位仙人,进化出外循环系统,可如草木一般自给自足。

  又有《淮南子》曰:“食水者善游能寒,食土者无心而慧,食木者多力而,食草者善走而愚,食叶者有丝而蛾,食肉者勇敢而悍,食气者神明而寿,食谷者知慧而夭,不食者不死而神。”

  “我可以食气辟谷了,我修仙了……不对,还不是完全体……还需要大量吃食物!”

  苏明感知着自身。

  可初步食气辟谷,可食物还是要吃的。

  不食五谷,食丹药。

  五谷药性温和,适合养胃;可丹药蕴含着高等能量,短期吃问题不大,可吃多了伤胃,伤害身体。

  吃能量棒多了,损害身体。

  靠着毛孔,吸收空气当中水分子,微量元素等,可弥补自身的一部分损耗,可无法替代食物。

  还需要吃食物。

  只是生存能力提升了很多。

  “下井干活!”

  “快点挖煤!”

  “时间不早了!”

  “快点!”

  就在这时,包工头的声音传来。

  苏明站起身来,继续下井挖煤去了。

  修仙又如何,还不得下煤窑去挖矿。

  到了煤矿之下,苏明继续挖煤,继续当着煤矿工人。

  就这样连续几天,不断挖煤着,不断当着煤矿工人,每次挖煤结束都是浑身乌黑,一副黑人的样子。

  ……

  几天后,夜晚的时刻,苏明在数着口袋当中的铜币,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数着铜币大约是一百七十三枚铜币。

  这些钱,已经不少了。

  “可有钱了……该如何花?”

  苏明躺在床上,有些茫然之色。

  浑浑噩噩的活着,似乎有些憋屈。

  可未来的出路在何方?

  却是茫然。

  光辉帝国,是一个阶级固化的国度。

  想要上学读书,只能是贵族。

  想要当兵从军,也只能是贵族。

  上升的渠道,不是被垄断了,而是几乎没有。

  平民十八辈,还是平民;贵族十八辈,还是贵族。

  似乎唯一出头的地方,就是到了贵族家当奴仆……可问题是,甘心跪下当奴仆,贵族也不一定接受。

  平民出生,上线已经被锁死了。

  努力到了最后,成为煤矿工头就是极限了。

  ……

  又是一天过去了。

  下煤窑之后,休息归来,又是一个黑夜。

  在黑夜当中,酒吧开启。

  廉价的啤酒,廉价的麦芽酒,散发着醉醺醺的气息,木制酒杯在碰撞着,疲劳一天的工人们汇聚在一起,兴奋的喝着。

  布朗看着酒吧眼中火热,又是闻着酒味眼睛更加火热。

  可摸着口袋的铜币,却是咬着牙,艰难的离去。

  慢悠悠的回到家,到了家门口,却是遇到一个半大的小子,手中举着一个酒瓶子,吆喝道:“布兰大叔,我请你喝酒!”

  “喝酒!”

  布兰大叔接过酒瓶子,打开酒塞,咕咚咕咚喝着,好似要酒精中毒一般。

  烧麦的味道,令人迷醉。

  喝着烧麦的味道,他整个人活了。

  “不错的烧麦!”

  布兰大叔开口了:“小子,你想要什么?谁欺负了你?不对,你小子力气挺大的,大人都没有你力气大!”

  煤矿上经常打架,有人欺负苏明年纪小,力气小。

  可苏明一次次出手,将一个个大人打的鼻青脸肿,证明自己力气很大。

  “布兰大叔,我不想一辈子挖煤了。”苏明直接问道。

  “我也不想挖煤,可我还是挖了一辈子煤!”

  布兰大叔喝下一口烧麦,平静道。

  “去贵族家当奴仆,是唯一的出路!”

  ……

  PS:猪脚的转折快要开始了。

看过《从贫民窟走出的王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