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末狐臣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银装裹繁城,岁岁花开谢(本卷完)

第一百一十八章 银装裹繁城,岁岁花开谢(本卷完)

  长安,腊月岁尾,初六夜晚下了大雪,翌日一早,积雪沿着城墙延伸开去,鳞次栉比的城中,一栋栋楼舍屋顶,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

  大雪已经停下,偶尔有零星的雪花轻飘飘落在房檐,结晶的冰帘映着初升的日头晶莹透亮,片刻,白腾腾的蒸汽自蒸笼升起,吆喝的摊贩吹着通红的双手,从炉里取出羊肉烙饼,塞给路过的买主,接过铜钱,笑呵呵的揣入怀里继续朝人来人往的街上高喝。

  扰扰嚷嚷的长街,年关将近,忙碌、惊慌的人们终于在这个岁尾缓上了一口气,在这时节的点上,官府、义军的朝廷也宽松了些许,商贩得以入城买卖,不少百姓也有了胆子陪着亲人好友购买年货。

  讨价还价、吆喝声里,一道道白气自人口中升腾,飘去的附近茶肆二楼,人声喧哗,得闲稍坐的文人雅客低声交谈,也有入城的商贩在此歇脚,提着茶壶的伙计走在各个座位间,木炭烧红驱散了寒意,嘈杂的声音里,说着近些时日的见闻。

  “最近反......义军忽然改性了,你们知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们上哪儿知?上次入城时,哎哟,能吓死个人,隔壁李家,人畜都不留,惨叫声,到现在,家中老妻每晚都会梦到,被吓醒过来。”

  “可不是......那日我从徐寡妇家里吓得光屁股跑出来,哎哟,遇见义军,他们见我没裤子,以为是贫苦人家,就没理会,现在想想,当真是胆小救了我一命.......”

  “话说,眼下义军没那般凶狠了,怎的巡逻比往日还要森严?”

  终于被问到这个问题,有消息的文人急切开口,指了指皇城的方向。

  “哎哎,别问了,我有消息......听说是皇宫里那位,要当天子......”

  喧哗的茶肆二楼,声音短暂的平静,随后转开话头聊起了其他,下方街道上,整齐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义军兵卒持矛挎刀巡逻而过,过往的商旅、百姓纷纷躲避,看上两眼,继续过着岁尾难得的年关。

  热闹的繁华延伸永安坊渐渐变得冷清,木楼院落里,挂满积雪的树枝沉甸甸的下坠,陡然有“啊——”的长啸声里,积雪‘簌簌’落下,奔跑的狐狸顿时掩埋雪堆当中。

  窦威扎着马步,满意的看着枝头坠下的无数雪花,方才收功回气,将今日心得书写下来,随后又是“啊——”的一声惨叫,小狐狸隔着他靴子狠狠咬了一口,洒开小腿一浅一深的踩着院里积雪跑去阁楼。

  蹿过草棚,王金秋端了一盆热水出来,差点被它绊倒,气得破口大骂,让巧娘去收拾这畜生,小姑娘拔着鸡毛,小小的瓜子脸上,嘟嘴瞪眼挤出‘凶狠’。

  红狐蹭着地面刹停,蹲坐地上歪了歪小脑袋,看着巧娘,随后目光落到木盘,口中‘呜咽’低吟,小爪子轻轻刨了下垂在盆外的公鸡脑袋,耷拉着耳朵有些悲伤。

  昔日的好友,转眼就没了。

  巧娘掏出心肝给它丢过去,小狐狸闻了闻,叼在口中,兴奋的摇了摇尾巴,飞快跑去了角落。

  小姑娘擦了擦手,手背抹过额头细密汗珠,望去的阁楼上,门扇打开,一袭青黑官袍,内里裹了棉衣的耿青哈着白气,搓着手出来,朝正望来的小姑娘挥了挥手,便与跟上来的秦怀眠,还有面容阴柔的九玉,径直出了院门。

  马车驶过熙熙攘攘的长街,来到城门,出示了腰牌,驶去了郊外长亭,积雪覆盖的泥路难行,摇摇晃晃的车厢,耿青看了眼手中来自张府的纸张,朝九玉点了点头,随后将纸条烧掉。

  灰烬飘去车外,马车也跟着缓缓停下,不久后,通往城门的官道,一辆刑部的马车缓缓驶来,驾车的是两人,其中便是刑部总捕之一的屠是非,他见到亭内站着的新任刑部侍郎,心里多是复杂的。

  曾经以为的纨绔,或有些背景和计谋的青年,转眼从一个令吏几步之间,就成了他上司,不过这样也好,自己能在这样的人手底下做事,抛开年龄相差的尴尬,前途总是好的。

  车架上,下来另一人,胖乎乎的赵弘均裹着裘衣,圆滚滚的一团,耿青接任侍郎一职后,他跟着入了刑部,做了刑部郎中,这种圆滑小人,自然有他的用处。

  停下的马车里,车帘揭开,两道身形一前一后下来,窈窕的身影目光凶狠,她看着亭中如今今非昔比的青年,咬着嘴唇后退两步。

  “骗子!”

  唐宝儿骂了一声,被陈数八拉着离开,汉子眼神理智多于凶狠,知道两人加在一块儿,也对付不了耿青身边的书生和宦官,何况还有刑部总捕。

  “我发誓......”

  女子被拉着,边走边退,目光湿红的看着亭里,身形挺立负手的耿青,退了一段,又停下来,远远的朝那边凉亭大喊:“耿!青!我!发誓.....一定会杀了你......我发誓,一定会杀了你,为师父报仇!!”

  耿青只是微笑的看着吸气抽泣,抹眼泪离开的背影,对于这种威胁的话语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一旁的九玉偏过脸来,薄薄的双唇微微张开,“这种人,怕到时候会被你玩死。”

  “哪种玩死?”赵弘均来了兴趣,探头过来,被耿青一把推开,不再看那边走去茫茫雪地的两道身影,转身走去停靠路边的马车。

  那位刑部总捕紧跟上去,低声道:“侍郎,要不要卑职带人半路将他俩杀了,以绝后患!”

  耿青双手负在身后,秦怀眠、九玉、屠是非、赵弘均一一跟在后面,他脚步停了停,看着摆动鬃毛的马匹,黝黑的脸上,勾了勾笑容,抬手摆了一下。

  “黄王放她一条生路,咱们初来乍到就不要做讨人嫌的事,何况,江湖人的打打杀杀,格局太小,岂会入我眼里,若是为国为民奔走的大侠,说不得还会高看,这种鱼虾,自生自灭吧,若真敢来,就当灰尘扫了便是。”

  踏上车辇,他坐去车厢,隔着帘子,说笑间有着另外的话语。

  “.......正事要紧,过完年就该做我们该做之事了。走吧。”

  放下帘子,众人拱手之中,大春架着马车调头驶入城里,穿过扰扰嚷嚷的街头,在附近街坊停下,走进新开的商铺。

  正算着账簿的女人抬起脸来,露出好看的笑容,温柔的替耿青拂去肩头雪花,伙计取来几件裘衣、棉衣,其中一件披在了女人丰腴的身子。

  摸着柔软的绒毛,白芸香嘴角含笑,埋进男人胸膛,她越来越喜欢这个男人了,也喜欢这样的生活,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定。

  不久,马车离开,回到院落,人声吵吵嚷嚷,窦威嚎着嗓子震着枝叶,脸上、肩头全是厚厚一层积雪。

  小狐狸摇着尾巴,看着昔日的‘好友’推进了锅里,舌头耷拉在了嘴边。

  红狐呜咽轻鸣,随后被走来的身影一脚踢开,烧火的巧娘抬起脸来,看着朝她微笑的青年,慌乱的捋了捋青丝,黑色的灰烬不小心抹在了小脸上,小心接过递来的裘衣,眼睛红红的却带起了羞涩的笑意。

  冬日升上云间,经营店铺的白芸香、一干帮众也回来,众人聚在扫开积雪的院落,开怀畅饮,吃着年节前的饭菜,白皑皑的冷清里,有着热闹的人心聚在一起取暖。

  带着冷意的风吹来,核桃树沙沙轻摇漫舞。

  夜色降下,旧的一日翻了过去,来到十二月十二,长安皇城,名叫黄巢的老人走进含元殿,沿着百官中间,一路走上了御阶龙椅,戴上了冕冠。

  看着宦官躬身托着玉玺呈到面前,老人双手握拳站了起来,立在龙椅前不怒自威,某一刻,他捧起玉玺举过身前,外面冬日的阳光照进大殿,落在他身上、玉玺上,下方大殿两侧,文武百官躬身拜下。

  悬挂城墙的旗帜降下,崭新的旌旗高高升去城头,迎着寒风猎猎飞舞。

  这一年,国号“大齐”,建元金统,大赦天下。

  (第二卷完)

看过《唐末狐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