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末狐臣 > 第六十四章 乱象

第六十四章 乱象

  “铁砂掌,这是何武功?”

  安敬思看着车辇仰头望天的青年,低头又看了看哀嚎叫唤的袭击者,那人脸上血肉模糊,一双眼睛都被铁屑填满,基本是废了,要是真有这武功,这天下怕是谁也敌不过。

  转念一想,耿青这人奸猾得紧,身子骨瘦弱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武艺,何况刚才他可是看见崩发而出的火光,大抵明白是一种烟火之类。

  也不揭穿,过去直接那伤了脸的汉子拎在手中拖行,“耿兄,赶紧回城,安某留在此处继续盘查可疑之人,你先将此事尽快告知县尊,请他定夺。”

  “你就不多问几句?”

  耿青收回目光,也没了刚才显摆的心情,点了点头,叫回那边大春,后者双拳正打着被兵卒架起来的莽汉,兴奋劲儿一过,龇牙咧嘴的揉起了拳头,带着鼻青脸肿的返回马车,“大柱,你别这眼神看我,他比我还惨。”

  说着,抖了缰绳,高喝了一声:“驾!”驱着驽马拉着车厢绕过前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从另一个方向驶回官道上,给守卒看了县衙的腰牌,方才进得去城里。

  进了城里,繁荣嘈杂的市井冲淡了外面的凄惨,马车里,耿青之前说的轻松,可心头确实一点轻松不起来,袭击自己的几人定是混在难民队伍里的沙陀人。

  不久,马车停靠县衙外面,衙门里捕快、文吏进进出出,赵弘均坐在公房里,与主簿翻阅着下面送来的公文不停的批阅,积成堆后,让等候旁边的衙吏将公文带下去,依照上面批复将事情安排妥当。

  耿青过来时,他正好批注完一批公文,天气炎热,拿了蒲扇使劲的摇晃,不想动弹,便拿蒲扇指了指对面墙边一张椅子。

  “自个儿坐吧。”

  让衙役添了茶水,胖县令这才问起正事:“怎的你一个人回来,外面情况如何了?”

  握笔批复的主簿也抬起脸来看去,那边,耿青吹了吹杯口漂浮的茶梗,照直说了外面的惨况,袭击一事,自然也跟二人讲了出来,其中也有自己的猜测。

  “.......在下家中有一女子,名巧娘,乃是云州人,她随父母南下,就是因沙陀人作乱,那日大总管离去时,也曾说他这趟差事也要去的云州巡查安抚,今日我在城外询问了一老丈,那边有人驱赶村人百姓围城,趁机作乱夺城。知晓这一消息,便受到了袭击,好在安县尉来得及时,才贼人拿下。”

  “你的意思,里面有沙陀人潜伏?”

  赵弘均脸色不好看,原本满脸汗渍,此时汗珠都连成一条直线淌了下来,搓着手掌桌前来回走动。

  “这可如何是好,若是沙陀人作反,我命丢矣!”

  一旁,主簿小声道:“县尊,你只是县令.......”

  “县令就不是官儿了?一地父母主宰生死,若是我降了他们,岂不是成了叛臣,到时候朝廷打过来,收复失地,本县又怎办?跟沙陀人仓惶逃离?还是被送去菜市口落一个斩立决?你就是盼着本县死咧!”

  “卑职不敢。”

  “县尊。”耿青此时开口插话,那边主簿感激看来一眼里,他托袖拱了拱手:“眼下只是猜测,不如派出人手去外面探查一番,此时消息断绝,非常可疑,若有了确切消息,再说下一步如何走也不迟。”

  商议不出大概的详细措施,耿青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得走一步看一步,眼下只能在城外加派人手驻守城门、城墙维持秩序,城内的情况不算坏,只是酒楼、茶肆关闭,显得长街冷冷清清,偶有过去的身影多是匆忙仓惶。

  耿青则每日照例去难民营地巡视查漏补缺,有了上次的袭击,六孔火器一直傍在身边,就连大春也配了一把横刀系在腰间,算上他那壮实的身形,倒也能唬住人。

  交班闲暇时,也会去金刀帮那边歇上一歇,与窦威聊一些帮中的事,接下来该如何发展,随后也到后院,看看水榭凉亭之中,白芸香翻阅账册,见到青年一来,便将账簿收起来,让耿青坐下,双手轻柔的在他肩头、脑侧揉捏。

  “这是准备要当掌柜?”

  白芸香看了眼石桌那本账册,手上不自觉的用上了劲儿,忍不住笑了笑:“你觉得妾身做的一房掌柜?”

  女人的手不似一般女子,白皙而丰腴,指尖的力道每每都能恰到好处,耿青享受的闭着眼睛,神色淡然的笑了一下。

  “自然做的,不用在意,女子不比男子差的。”

  “我是你的女人,舍得让我抛头露面?”白芸香眨了眨眼睛,或许手有些酸了,停下动作,俯身贴着男人后背,红唇轻靠耳边,白皙的小手顺着肩头滑去胸膛轻柔的刮蹭。

  “就.....不怕......有人将妾身勾了去?”

  “勾?若对方是阴差,我也没办法。”

  “尽说些恼人的话,讨厌。”白芸香有些气恼的掐了下耿青后颈,一下又扑了上去,将整个人都抱在她怀里,像是舍不得的放开,有些肉肉的两颊来回蹭着他发髻,闻着上面淡淡的汗水味。

  “冤家......为何每次你说话气着妾身,妾身却越是欢喜?要是一天不来,妾身心里就空落落的......”

  “喜欢听,然后多说就是,先过来坐下,我有要事跟你讲。”

  耿青抓着按着胸口的小手,拉着她坐到旁边石凳,“我有意将金刀帮转行,去做正当买卖,但这里已经不合适了。”

  女人见他神色严肃,脸上的妩媚也收敛了些许,嘴角犹豫的笑了笑,“那去哪儿?”

  “长安。”

  耿青怕她不明白,解释道:“飞狐县紧靠契丹,虽说可做边贸,但终究是边城,容易发生战事不说,外面流民的事你多是知晓,前两日我在城外被人袭击,安县尉拷问过后,知晓对方沙陀人身份,想来不久就会有战事发生。”

  “战事?”

  “嗯。”耿青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周围消失这段时日都断去了,如此多的流民入飞狐地界,附近其他县却没有消息,除了将起战事,有斥候封锁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可能,一旦打起来,飞狐县被破,你我,包括这金刀帮残存的基业都留不住,若是被他们俘虏,男子不过充作劳力,可女人的下场.......你好生想想?”

  白芸香听他话语,脑海中不自觉勾勒出极有可能出现的画面,手中绢帕顿时捏紧,脸色发白。

  好半晌,迟疑的点了点头。

  “妾身听你的。”

  耿青安慰她两句,叮嘱了将一些带不走的产业变卖,换做粮食、银两,多备几辆大车,随后返回县衙,不久,两日前被赵弘均遣去打探消息的三个捕快已回来,其中一人身中两刀,险些丧命。

  而带回的消息:半月前,大同防御使段文楚,被蔚州沙陀副兵马使李克用砍了,云州沙陀兵马使李尽忠、牙将康君立起兵响应!

看过《唐末狐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