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末狐臣 > 第五十二章 苏巧娘

第五十二章 苏巧娘

  “先生.....听他们都叫你先生......能不赶巧娘走吗?”

  说话的身影声音低低哑哑,就是一个黄黄瘦瘦的丫头,捏着换洗的衣裳局促不安向着耿青。

  “巧娘会做事,好养活......有一口饭吃就可的。”

  那身素白的衣裙还是那晚入耿青房,金刀帮的人让她换上的,之后,该是又被送回到那昏暗的房里关着,隔了三五天,变得皱巴巴的不像样子,身上也臭烘烘,裙摆下灰白的绣鞋沾了污秽,想来早上的时候,特意擦洗过,但还是能看到不少黑迹。

  耿青叹沉默的从她手里拿过衣裳放回到盆里,“你大可不必这样,待衙门那边寻到你家,就送你回到父母身旁。”

  少女低着脑袋不说话,轻轻抽泣起来,抱着湿漉漉的衣裳,忽然跪了下去,“先生......我.....亲人都不在了.......巧娘没有家......”

  “哎哎,这是干什么,姑娘快起来!”端了饭菜出来的铁匠婆娘,连忙将碗盘塞去大春手里,围裙上擦了擦手过来,将少女扶起来,说上两句圆场的话,拉着女子就去前面。

  “有事好好说,跪啥呢,走走先吃早饭,耿先生等会儿还要去衙门点卯。”

  少女低着头被推着走了几步,随即手脚麻利的帮妇人将桌椅在檐下摆好,又去了灶头拿了碗筷一一摆上,自个儿却是站在墙边不入座。

  “......”耿青看着墙边站在的瘦瘦小小的身子。

  叹了口气,放下碗筷,起身去了灶头重新填了一碗,拿上筷子硬塞到女子手里,拽着她过去饭桌,按着几乎没肉的肩头坐下。

  “都是村里出来的,没那么多规矩,过来入座,用完饭,在这里好好休养,等衙门那边有......”

  原本习惯的想说‘等有她家人消息’的话,到了嘴边又咽回了肚里,才想起刚才少女说她已经没有双亲了。

  “巧娘是吧?来来先吃口菜。大春,帮婶子去外面叫我男人进来吃饭。”

  一旁的铁匠婆娘性子热情,给巧娘夹了一筷菜放去碗里,安慰了几句,之后问起她姓甚、芳龄等等......

  “我......我姓苏......叫巧娘.......虚岁十四。”埋头端碗的少女怯生生的抬了抬脸,看到耿青笑吟吟的看她,又连忙低下头,捏着筷子秀气的夹着饭粒放去嘴里慢慢嚅着,见没人笑话她,才重新开口说起如何来的飞狐县。

  “.......半年前,我是跟爹娘从云州逃过来的......听爹说是沙陀人作乱,我们一个村的都往外跑,到了这边,跟其他乡亲失散......然后.......就遇上那些人,他们押着爹娘去了小丘后面......

  临走时,娘拉着我的手哭着,叮嘱我不要逃跑......他们让我做事,就做......那样才能吃饱肚子......不会挨饿,就能活。

  ......后来,再也没见过爹娘,我被他们带走关了起来。”

  拥挤的饭桌一片沉默,铁匠婆娘眼睛红红的叹口气,将巧娘揽在怀里摸着她的头,也望去耿青那边,希望能将她留下来。

  “到时再看吧。”耿青刨完碗里最后一口饭,叫上早早吃完等候的大春,“走了,先送我去衙门。”

  昨**死高俊,他总是要到县令那里露一下面的,后面的事也需要过问一番,不然就白忙活了。

  大春去院侧草棚牵驴挂车,耿青整了整补服出去,到的外面,陡然愣了一下,就见十多个金刀帮汉子被窦威领着一字排开杵在街上,这些人怕是天刚亮就来了。

  “先生......巧娘送你。”

  苏巧娘放下碗筷,从里面跟出来,看到外面一字站开的身影,尤其领头的那个,她侥幸看过一次,认得是金刀帮的人,脸色顿时唰的一下惨白,她人本就瘦弱,身子止不住的发抖,差点瘫软倒地。

  下一刻,外面站开的金刀帮众人,随着一句:“见过耿先生!”便是‘哗’的整齐划一,拿着兵器齐齐抱拳躬下身子,引得过往百姓仓惶绕行,或远远望来。

  “他们与抓你的那伙金刀帮不同,以后你会知晓。”耿青将她扶好交给跟着出来的妇人,随即,出了铁匠铺,朝对面抱拳躬身的一众身影,抬袖向外拂了拂

  “我要先去一趟衙门,下午再到帮里与诸位说话,散了吧。”

  窦威看着面前的青年,犹豫了一下,只得点下头,道了声:“是。”带上一众手下,先行告退,不久,大春架着驴车从后面绕来,耿青看了看脸色发白,颤抖不敢说话的苏巧娘,叫来铁匠婆娘,从袖里翻出钱袋一并交给妇人,大抵让她帮忙扯上几匹布做两三件衣裙。

  之后,乘上驴车去往衙门,铺里,王铁匠是过来人,哪里不知自家婆娘的意思,端着碗在旁,嘟囔道:“瞎操什么心。”

  “你知道个甚。”妇人白了丈夫一眼,拉着神色仓惶的苏巧娘回了里间。

  此时天色已大亮,街上人潮涌动,缓缓驶过的驴车的一侧,有人从另一头奔跑过来,接着又有人跟在后面,大声喊起来。

  “高县尉死了,县尊张榜缉拿凶犯,布告就在牛坊街口,大伙过去听听!”

  长街上顿时一片哗然,茶肆、酒楼刚落座的宾客,当下饭也不吃了,叫上同伴匆匆忙忙跑了出去,耿青倒是有些意外,昨晚他只是跟安敬思提了一嘴,赵县令这么快就开始张榜缉拿唐宝儿一行四人了。

  过去牛坊街时,里三层外三层站满了人,有识字的人站在布告下,朗声读给众人听。

  “知飞狐县父老视听,有高俊、高生者,聚众为祸,残暴百姓,私通契丹外族,贩我姊妹,今遣吏持笔布写告文以慰民心,二贼遇刺身亡,然,律法不可违,杀人之凶手,望父老不可庇护,知情告官者赏,知而不报者,与刺客同罪。”

  诵读的声音落下,顿时一片叫好声,至于刺客是谁,在哪里?根本没人关心,围观的人群纷纷低声交谈,也有带着消息跑开说予他人听听。

  不知第几次朗读在那边响起,停在圈外的驴车上,耿青看了片刻,让大春驾车驶离这里,穿过熙熙攘攘的街头,来到县衙停下,安敬思一身甲胄,拖着一袭披风正从里面出来,面上意气风发,少年得意的模样,看到耿青从车斗下来,脸上跟笑开了花般,快步上前拱起手:“耿兄!”

  “安司......不对,在下,该叫安县尉了。”耿青抖了抖双袖,抬手相拱还去一礼,虽说只是暂代,可保不准上奏州府后,就正式上任了。

  “哈哈......耿兄抬举在下了,县尊眼下正在公房,耿兄自去就是,我还要去城外营地巡视一番,告辞!”

  暂代县尉,职责已有不同,自然还有许多事需要处理,安敬思重重抱了下拳,大步走下石阶,接过衙役递来的缰绳,翻身上了马背,再次拱了下手,扬起鞭子,带着一队兵卒匆匆离开。

  走去里面,衙役、捕快忙碌来去,见到一路进来的耿青,纷纷拱手打招呼,与往日相比格外热情,有消息灵通的,爽快的先行恭贺道喜即将高升一类的话。

  令得耿青不停拱手还礼,至于升迁,还是等见了县尊再说,县令公房那边,如今高俊已死,一应物品公文都搬去了另一个屋交由安敬思处置。

  晨阳倾泻窗棂,一身官袍的赵县令抚须捂肚,走在宽敞的公房里,皱着两条快看不见的眉毛,不知想什么,听到耿青在外面唤了声:“见过县尊。”才回过神来,圆脸上双眼推挤的快成了一条缝,连连招手迎他进来坐下。

  “你我还客气,快快坐下,正好有事要寻你。”

  高俊一死,他便衙门最大的了,虽然县令本就最大,可眼下才是真正感觉像个县令的模样,当然,这一切归功于谁,胖县令心头还是明白的。

  耿青拱手道谢一番,坐去侧面,“县尊,不知寻卑职有何事商议?”

  “朝廷派遣的天使一事,听说是宫里的。”

看过《唐末狐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