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末狐臣 > 第三十九章 问狐

第三十九章 问狐

  “大春,你跟王师傅守着铺子,我出门一趟。”

  回身朝坐在门槛还掰着指头的耿大春叮嘱一声,耿青拱拱手,跟着窦威穿过热闹的集市,高高低低的楼舍,挂着门幡的酒肆、茶肆喧嚣成片,书生打扮的文人雅客靠着窗边高谈阔论,说着诗词、南方局势。

  往前,街道越发繁华,一侧矗立的楼阁,灯笼红绸摇曳,花枝招展的妓子依着阑珊娇声引诱过往男子。

  “那位英俊的公子,进来玩耍呀。”门口身姿曼妙的老鸨,浓妆艳抹看不出年岁,发髻插着一朵红花舞着红袖迎过来,她自然是认识窦威的,眸子斜斜瞄了眼一旁的耿青,身着补服、黑靴,脸上笑容更盛,“哟,好英俊的小兄弟,快快进来,姐姐这姑娘可多了,挑好带去房里玩。”

  “一边去。帮主要见他。”

  窦威跟她熟悉,不客气的将老鸨掀到旁边大步走了门口,耿青跟在后面,不免好奇的四望,他可是从未亲眼看过这种地方,绕过前门画有山水日出的屏风,一段胡音漫漫袅绕耳中。

  厅内过来消遣的客人尚有些少,不过看穿着多是一些外地来的商贾,正中的位置便是一人高的木台,扑着红毯,上面还有一个舞娘赤着双足,脚脖的铃铛,随着拍打的腰鼓轻响。

  噹噹......

  琵琶拨弦音,胡笳、芦管伴奏,腰鼓重重落下,悠扬轻快的声乐,随着女子舞蹈变得豪迈奔放。

  一种异域之感,耿青还是听得出的,颇为新奇的多看了两眼,便跟着窦威上了三楼,到了某一扇房门前停下,后者敲了敲,里间传来一声:“进来。”

  窦威将门推开退到旁边,“帮主在里面,你自个儿进去吧。”

  “有劳,窦兄带路。”

  说着,耿青放下手,沉了一口气,走进里面的刹那,脸上顿时堆起笑容,快步绕去垂有薄纱的藤枝拱门,里面一张大圆桌摆满了菜肴,多是没见过的,吃惯了粗茶淡饭,闻到扑鼻的香味,令人忍不住吞口水。

  上首位,身材高大的高生坐在那,搂着左右两个美艳的女子,接过喂来的皮嘴儿。

  “耿青见过高帮主。”耿青上前拱起手。

  “不用多礼,快坐快坐。”

  高生抬手按了按,让青年去对面坐下,随手拍了下旁边一个妓子的屁股,“过去坐那边,陪我小兄弟喝两杯。”

  那女子遮颜媚笑,眸子勾魂般的看了看耿青,拖着裙摆过去坐到一旁,身子娇柔好似无骨依偎了上来,拿过酒壶斟满小杯,耿青连忙双手捧过,敬去对面:“谢高帮主款待,那日在县尊门外见帮主豪迈如山岳,想不到气度更加令人敬佩,这里怕是要花不少钱,耿青着实感激。”

  说完,仰头就将杯中酒水干尽,那边,高生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仍谁被拍了一通马屁,心情都只好不差,“耿小兄弟说话,我爱听,不过这酒可不是这样喝的。”

  高生朝耿青旁边的妓子使了一个眼色,就见原本端起的酒并非要敬给耿青,而是自己抿进嘴里,微噘红唇俯身贴近过去。

  “这......”

  耿青倒不是没经历,这样喂酒却还是第一次,不过要想跟别人打成一片,那就要做一样的事,一起上过青楼的情谊,那才算是同道中人。

  何况他又不吃亏。

  伸手一把搂过那妓子,两人顿时贴近,两唇相接,一股温热顺着舌尖、唇缝淌进口中,耿青品不出什么感觉,反正就是两个字,过瘾!

  “不错不错,小兄弟一学就会,往后怕是风花雪月里的高手。”

  高生看着对面的青年,越发喜欢,不像那些假模假样,背地里却男盗女娼的伪君子,想着,他笑了笑,放下酒杯,“要是喜欢,今晚她就是你的,一切花销都算我头上,一个要是不够,自己再去挑。”

  啵~

  耿青咽下酒水,抱着女子又狠狠亲了一口,擦去嘴角的朱红,连忙起身拿了酒壶,殷勤的给高生倒酒。

  “帮主,今晚恐怕不行,我得回耿家村,给我爹按腿,他老人家因为上次的事,双脚不便,时常需要按,我娘力气不够,只能我来。”

  “嗯,不错,孝道乃人之根本,那就不劝你了。”高生满意的端气斟满的酒杯,赞赏的与举来的杯子轻碰了一下,抿了口,啧了下嘴,便说起正事来。

  “今日叫你过来,也不光喝酒,而是听闻你在那两条矿路的做为,倒是让我好奇,你脑子里到底装了多少奇策,真想劈开来看看。”

  那高生一脸微笑,看似夸奖的话语,实则有着敲打、威胁的意味,“不过主意是你出的,便是唤你过来,总要招呼一声,金刀帮想将这两条路上的买卖尽收入里,你觉得如何?”

  哗哗——

  酒水倒出壶口的长嘴落进杯里,微躬身子的耿青埋着脸,眸子里有着情绪闪了一闪,放下酒壶,抬起脸时,笑容就没断过,“高帮主说哪里话,那些都是一些小买卖,让山里人多一条活路,既然帮主看得上,尽管拿去就好了,村里人还有地,饿不死就行。”

  “痛快!”

  高生嘭的拍响桌子,起身拿了酒杯过去,他手臂粗长,力道极大,轻描淡写的便将耿青一把揽了过来,伸出两根手指。

  “小兄弟,恶人我们不做尽,两条矿路上的买卖收益,你拿两成。”

  “如此,小的,感谢高帮主照顾,有金刀帮一众侠客,两条矿路上,定是不会有任何事端。”

  对方话都说到这份上,耿青只得顺着话下去,当真有种与虎谋皮的感觉,脸上仍旧笑嘻嘻的与对方说的愉快,贪嘴的几筷鸡鸭鱼肉,识相的告辞离开。

  “你们也出去。”

  高生朝两个妓子挥了挥手,门扇轻轻合拢时,仰头喝尽杯中酒,起身走去后面,那里还有一道帘子,一张木榻侧在墙脚,一身常服的县尉高俊正倒着美酒小酌。

  “走了?”

  “刚走。兄长觉得这试探的如何?”高生武艺高强,但在兄长面前,态度显得恭敬,走到对面侧坐下来,给高俊添上酒,“那买卖说拿,对方就送,会不会有诈?”

  那边,有着短暂的沉默,威猛的身形缓缓坐起来,“他要是不双手奉上,今日出了这飞狐县,便要横尸荒野了。”

  “何解?”

  “哼,此人见风使舵的本事与契丹接洽,倒是不二人选。”高俊起身负手走去窗棂,揭起帘子一角,看着楼外的街景,从青楼出来的青年脚步轻快的穿行集市,窗后的身影,目光深处有着锐利与阴鸷。

  “此人能轻易接过妓子用嘴喂来的酒水,性子上能与我们走得近些,总比那些心里有正气的人好使唤。”

  收回视线,高俊看着已然懂了的表情的兄弟,笑着过去拍了拍他肩膀。

  “再观察他一段时间,便可拉拢过了。”

  “是,兄长!”

  ........

  “大春,走了!”

  回到铺前叫上正忙着的大春,驾着驴车驶离铁匠铺,出了城门口,西落的日头,有些炎热,满山嘶鸣的蝉声一阵接着一阵,车斗上的耿青,有些烦躁的捏了捏拳头压去膝盖,他脸上渐渐冷了下来,端方的眉宇间,泛起森然之气。

  “贪得无厌......这点口食,都要拿走。”

  紧咬的牙缝挤出蕴有怒意的低哑话语,随着驴车驶过牛家集,道路那头几家茶肆都是村里人,看到上面端坐的耿青,纷纷出来,端了凉茶、饼子朝他招呼。

  “大柱,下来喝口茶再回去。”

  “不了,家里父母还等着。”

  耿青换上一副笑脸,朝他们拱了拱手,离开这边后,到晒坝下来,遇上的村里无一不向他打起招呼,有人捧着些许铜钱给他看。

  “大柱,多亏了你,你看今日家里又进了二十多文。”

  一个憨厚的村人推着青菜、瓜果的独轮车坐在村口数着今日所得,耿青笑了笑,跟大春分别,走去篱笆小院。

  院子里,耿老汉转着木轮,在院坝扫着落叶,小红狐叼着一块石头跟在轮子后面好奇的盯着看,妇人从屋后过来,手里拿着捡来了一颗鸡蛋,准备起今晚的饭食。

  知知~~

  知~

  恼人的蝉鸣里,耿青随手拂了拂地上灰尘,坐到了檐下,看着满院的一幕,途中村人的笑脸,伸手摸了摸凑到面前的狐狸脑袋。

  霞光之中,有着轻轻的呢喃好像在问它。

  “换做是你,要如何做?”

  嘤?

  狐狸恹恹的打了一个哈欠,歪过脑袋,扫着尾巴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人类。

看过《唐末狐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