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末狐臣 > 第十三章 一环套一环

第十三章 一环套一环

  飞狐县算是北方一座大县,平日公务繁忙,耿青进去时,忙碌的差役文吏拿怪怪的眼神看他径直走去公堂,不多时,颇为尴尬的又出来,原来公堂是平日开堂审案之所,而县令、主簿、县尉、县丞均是在侧院处理公文。

  侧院数间房舍,门前都挂有县令、县尉等字样,耿青想要一一寻过去,没几步就碰上巡逻的衙役,见他穿着、年龄,又是公房重地,过去拦下赶回到偏院月牙门盘问。

  “小的耿家村人,不是什么歹人,刚从正门进来的,若是不信,大可去问门口那两位差役。”

  见这村中青年微笑有礼,那几个衙役也不急着抓人,点点头:“我们自会去问,不过,为何过来这边,倘若有讼要审,可递诉状给主簿。”

  “在下没有纠纷、仇怨,只是有要事想要寻县尊。”

  几人见他对答如流,也不像寻常村中百姓,其中有人道:“行,那你不许走动,在这里候着,我去通禀县尊,看是否有空闲见你。”

  耿青连忙拱手称谢,就站在月牙门外,目送着那名衙役压着刀首走去侧院一间房门,敲了几下,里面有人出来,跟他说了几句什么,随后衙役径直寻去了后堂。

  后堂多是县令家眷居住之地,也有仆人丫鬟过往,那衙役过来时,后堂对门正首位上,胖乎乎的县令穿着官袍,撑得布料紧绷勒出一圈圈痕迹,约四十左右,脸面白白净净没有胡须,正拿着沏好的茶水吹了吹热气,神色严肃的朝对面一侧席位上俊朗的少年人按手。

  “安司兵坐下说话,不用站着,本县可是平易近人,没什么架子的,快坐下。”

  耿青在这里,定会认得,这个少年正是之前城门口见过的那个小将军。

  侧面席位前的安敬思双手一拱:“谢县尊赐座,不知县尊唤卑职过来,可有他事?”

  “自然是有,不过先坐下说话。”县令笑眯眯的点下头,抬手让后堂的仆人再上一盏茶,褒奖了几句,便问起少年人缉拿刺客的进展如何。

  “前两日刺客一事,本县也听说了,县尉可有受伤,城中现在如何了?”

  安敬思只是少年人,从山间招来衙门当差不过年余的功夫,很多事还不懂,但也知晓这位县令其实并没有太多权利,反而是县尉说了算,起先还有些愤愤不平,之后慢慢发觉,县令并没有什么出众的本事,才被武艺高强的县尉以及其兄弟金刀帮帮主架空,只能平平淡淡的在衙门里处理公文。

  但少年人该尊敬的,还是会尊敬,保持礼仪,起身朝首位拱起手。

  “回禀县尊,那刺客一伙善于隐匿,武艺不弱,眼下县尉正在四处搜寻,想来也要不了多久。”

  那县令轻笑两声,赞许的点了下头,起身过去托住少年双手。

  “那些刺客真是让人可气可恼,让县尉操劳了,安司兵你也要多多注意,莫要伤到了。”

  “谢县尊关心,卑职只是尽职罢了。”安敬思垂着脸,向后退了一步,再次拱起手道:“县尊公务繁忙,卑职就不打扰,先行一步。”

  “去吧去吧!”

  胖县令笑眯眯的朝他挥了挥手,送到门槛看着对方转过拐角离开,笑容才慢慢收敛,回到首位,从桌子抽屉里翻出一本《三国志》沾着口水翻阅,厚厚的双唇间,有着疑惑的呢喃。

  ‘嘶......怎么跟书里刘玄德用的效果不一样呢?难道用错人了?’

  外面,有声音唤了声:“县尊!”

  胖县令转过脸看去,连忙正了正神色,严肃的将那本书册放到桌面,坐直了身子,将门外躬身拱手的衙役招进来。

  “唤本县有何事?”

  堂中,那衙役拱手垂脸,“启禀县尊,外面有牛家集耿家村人,有要事想见县尊当面。”

  “什么人都能见本县?不见不见!”

  县令连连摆了下手,重新捧过书的片刻,叹口气又放了回去,将走出门槛的衙役叫住,干咳两声,“本县也没什么要紧事,见他一面也无妨,万一真有急事寻我而不得见,岂不是寒了飞狐县百姓的心?!”

  言罢,收拾了一番仪容,便让衙役前面领路,来到衙门偏院。那边,月牙门外等候的耿青随后也被回来的衙役传唤,听到县令要见他,连忙道了声谢,便跟着对方进去里面。

  短短四五十步间,耿青向这个好说话的衙役打听了县令的喜怒,后者以为他怕触怒,惹来板子,也不隐瞒,笑呵呵的说了一些关于县令的性子,随后到了一扇门前禀告了一声。

  “县尊,人已带到。”

  片刻,里面传出中正威严的声音:“让他进来吧。”

  吱嘎轻响,衙役打开房门让耿青进去,只见里面一张长桌堆满公文,一个胖胖的男人身着官袍坐在后面,拿笔批改公文。

  房门关上,那边游走的笔尖也停下来,那县令抬起圆脸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黝黑青年,“下面人说,你寻本县有要事?”

  按照昨夜定好的计划一环,自然是要事,耿青连忙将肩上挎着的包袱,轻轻放去桌上,响起‘咚’的一声,随即解开,里面顿时滚出数十锭银两。

  县令眼都看直了,连忙晃了晃圆脸,将笔放去墨砚,皱起眉头看去青年。

  “你这是何意?要是有什么冤屈,大可说来本县听就是,何必有此行贿举动,本县可不是贪赃枉法之人。”

  “县尊法眼灼灼,从不徇私,小的怎敢来行贿,污了县尊声誉。”

  耿青连连摆手,见县令松开眉头,嘴角挂起些许笑意,赶紧将此行目的向他解释一遍。

  “启禀县尊,小的耿家村守着几十亩田地也有好些年头了,不少人家的田契都破破烂烂,甚至还被鼠虫咬破许多洞,将来要是有人强占了田,我们拿出这些田契,也当不了主。”

  长桌猛地拍响,县令呈出怒容。

  “本县坐镇飞狐,秉持朝廷旨意,这定亩是有数的,谁人敢强占?!”

  “就怕万一。”

  耿青将那堆银两往县令那边轻轻推过去,笑眯眯道:“所以......这银两呐,就是重新更换新田契所需,县尊,你说对不对?”

看过《唐末狐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