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末狐臣 > 第八章 村中二三事

第八章 村中二三事

  “疼疼.....要断了.....断了。”

  做为武艺算得上高强的女侠,轻轻夹住一点耳廓,就能让人钻心的疼,何况耿青也就寻常人,自然难以忍受。

  耿青斜眼呲牙的指了指刚关上的城门,示意她别乱来。

  “姑娘,若我不那么说,他们岂会相信?”

  “称呼我为妹不也可以?”

  “那也不是不行,只是他们当中尚有未娶妻之人,问你可婚配,要与你结成良缘,那我怎么说?”

  那女子冷冷地望着被掐着耳朵还笑的耿青,从未想过人脸皮这么厚,也或许觉得对方确实做到让自己安全出城,这才松开手,片刻,看了眼城门,转身离开。

  “今日之事作罢,你也就当未曾遇见过我。”

  “喂,还想着行刺呢?”耿青朝走远的窈窕背影喊了声。

  那边,女子停了停脚步,微微侧过脸,看他的神色都变得古古怪怪,轻喝:“再啰里啰嗦,我现在杀了你!”

  耿青闭上嘴,看着那女子脚步飞快,纵身跃去官道一侧的树林,他笑容才渐收敛,摸着发红的耳朵,呲牙咧嘴的吸了口气。

  “嘶.....这女人模样好看,劲儿还特别大,估摸往后难找男人了。”

  话语落下的顷刻,枝叶抚响,一枚石子带着几片叶子唰的从树林飞了出来,砸在耿青脚边,吓得耿青原地跳了一下。

  好家伙,居然躲在那里窥视没走!

  随后,就听那边黑漆漆林子间,隐隐传出女子冰冷的声音。

  “滚!”

  林隙,清澈的目光望着外面那多话的青年吓得调头就跑,大抵还是觉得这人有趣,紧绷的俏脸,嘴角忍不住勾了一下,很快又隐没下去,捂着腹部皱起秀眉。

  ‘那狗官武功想不到这么厉害,刚才城门口那骑马的少年,看样子也是一个高手。’

  想着,闭上眼睛盘腿坐下,调动气息,好一阵,压下翻涌的血气,忍着疼痛起身,跌跌撞撞走进林子深处。

  背后的林子外,延伸远方的道路间,耿青跑了一截,满脸汗水的回头望了一眼,方才缓下脚步,撑着膝盖喘起粗气,片刻,舔了一下嘴皮,直起身子看了眼倾斜的日头,时辰已是不早了,再耽搁下去,怕是天色要黑尽。

  ‘这回算是长见识了,古代真他娘的危险.....到处打打杀杀,我要不要也跟着学两手防身?’

  胡思乱想的往前走了一段路,前方岔路垂下的树枝间,三道熟悉的身影蹲在道旁围成一圈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耿青走近过去,三人都没察觉。

  “怎办?大柱还没赶上来,肯定被困城里了。”

  “咱们仨出来的时候,爹娘交代过,大柱要是出了什么事,就都别回去了,我现在肚子饿......”

  “就你饿,我也饿。”

  咳咳~~

  忽然一声咳嗽在三人不远响起,大春下意识的抬头,见到耿青双手环抱靠在树杆,咬着一根野草正笑眯眯的看来,前者没好气挥了下手。

  “吓我一跳,我正商量怎么救你呢。”

  说完又埋回头去,继续接上‘我也饿’的那句,忽然愣住,与另外两人对视一眼,急忙站起身,大喊:“大柱,你可算出来了,我仨都准备闯进城里......”

  不等他说完,耿青给他三人腿上挨个儿踹去一脚。

  “跑啊,继续跑,我是让你们逃吗?好在我机智,不然差点就被那女刺客给戳一个洞。”

  “没受伤?没受伤那就好,走走,大柱,咱们赶紧回村,你看天都快黑了。”

  “对对,没事就是万幸,咱们抓紧赶路,要踹路上再踹。”

  三人被踹了一脚也不恼,推推搡搡的哄着耿青抓紧回去,至于城里发生的事,当做谈资说起来,够回去跟村里人吹嘘了。

  回去的路上,本来要在城里买的工具只得路过牛家集,寻了打农具的铁匠铺买了十几枚铆钉凑合用。

  时辰渐渐过去,夕阳挂去山头,仿如一件霞衣披在天地间,鸟雀归林,跳在树梢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最后一抹霞光里,四人沿着崎岖的泥路走上通往村口那条路,远远就听到村口那边吵闹叫骂,走近了发现村里大老爷们、家中妇孺聚集了不少,围着村里最具威望的老人义愤填膺高声叫嚷,有人甚至将锄头砸的呯呯响。

  “......那刘老财,合着我们好欺负?大不了跟他拼命!!”

  “就是,大不了拼命,牛家集那边的田,估摸就是这样让他给吞的。”

  村老挥手让他们停一停,“这事,我去找里正说说。”

  “说个屁,里正肯定收了他钱串通一气!”

  “想要我们的地,想都不要想。”

  “明日他还敢来,老娘一屁股坐死他!”

  今日一早,耿青他们出门碰见那个坐牛车的刘财主,将牛家集那边的好地收的差不多,便到了这边让耿家村匀一些田给他,这年头,田地就是人命,出的价又贱,根本养不活一家人,自然没人卖给他,听说没谈拢,还差点打起来。

  人堆里,耿老汉也在跟着骂,见到耿青站在外面,过去问了两句,便让妻子拉着他回家休息。

  晚饭的时候,耿老汉骂骂咧咧的回来,拿着筷子下不去碗,干脆碗筷一搁,闷头坐到灶口,又开始骂起来。

  吃完饭,坐在檐下的耿青也有些皱眉,兼并土地这种事,他也没办法,总不能拿上一把刀,冲进那刘老爷家里,将人砍死吧?

  就他这身板,估计还没进大门就被一帮护院打手打个半死,然后捆上送去报官。

  嘤嘤~~

  小狐狸在他脚边追着尾巴转圈,不时还跳上来,将叼着的石头丢给耿青,耿青掂了掂,将石子丢出去,让它去捡,狐狸却是歪着脑袋,眨巴眼睛疑惑的看他。

  那边,就着温水刷碗的王金秋也在劝丈夫。

  “别生气,气坏身子可不划算,咱们大伙咬紧牙不松口,那财主还能强抢不成?”

  “他敢!我跟他拼命——”

  老两口坐在灶前絮絮叨叨的也商量不出个什么出来,耿青白日走了一天的路,此时疲倦的紧,听了一会儿,眼皮子就开始打架,索性朝老两口打声招呼,便回屋里揭开被子,衣服也不脱,黑灯瞎火的,直接钻进了被窝。

  随手摸出狐狸藏在被子里的那些石头,扔去地上,一阖眼,倦意排山倒海般席卷而来,沉沉睡了过去。

  月光照进窗棂,仿如银霜铺彻的地上,滚在那边的石头,籍着月色,有着斑斑点点的金属光泽倒映出来。

看过《唐末狐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