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晋砺 > 第十一章 灯下黑里惊废立

第十一章 灯下黑里惊废立

  皇后蹙眉,大转念头,不语。

  贾谧试探着,“阿后,裴逸民为吾姻亲,他的右军,足堪匹敌刘豫的左军……”

  裴逸民,名頠,时任右军将军,其次子裴该尚皇后所出次女始平公主,地地道道儿女亲家。

  皇后摇了摇头,冷笑,“姻亲不足恃!裴頠那人,虽有本事,其实也是个坐观成败的!打打太平拳或许可以,指望着他顶在头里?难!”

  咦?皇后有识人之明啊!

  贾谧求援似的看向何苍天。

  “殿下洞鉴人心!”何苍天先捧皇后一句,“不过,就算‘打打太平拳’,那亦是常侍所言‘为吾所用’!裴某既如圣鉴‘有本事’,则就该有眼光——虽不肯‘顶在头里’,但胜负的端倪,该看得出来!火候到了,未必不会助我一臂之力!”

  略一顿,“无论如何,有公主在,裴逸民便不会站到杨骏一边,所以,殷勤致意,还是要的。”

  皇后点头,“也是。”

  叹口气,“可是,谁才可以‘顶在头里’呢?”

  “殿下,小人以为,咱们不该总盯着高位者,这个眼光,该往下放一放。”

  皇后目光一跳,“对!既已高官厚禄了,再往上爬,也不见得还有多大的地步,自然就不肯再行险了——保位惜命!但低位者,却正在力求上游——‘富贵险中求’!”

  “诚如圣鉴!”

  贾谧也兴奋起来,“对、对!其实,咱们不必裴逸民本人如何如何,只要他睁一只眼、闭一只就好——他下头,未必没有肯‘力求上游’的!”

  顿一顿,“左卫、右卫,也非杨骏直接掌握,其中,或者也有机会?”

  皇后看向何苍天,“你说呢?”

  “小人以为,‘胜负端倪’未现之前,还是不必去为难裴某了罢!至于左卫、右卫,杨骏虽非直接掌握,但盯的也紧,最好不要轻易打草惊蛇。”

  “照你这样说,”皇后皱眉,“咱们岂非要到宫外头去寻了?”

  “何必舍近求远?”

  “啥意思?”

  “回殿下,”何苍天一字一顿,“灯下黑!”

  “灯下黑?”

  “殿下,左右军、左右卫之外,还有‘殿中人’呢!”

  皇后檀口微张,半响,“啊!”

  还真是“灯下黑”呢!

  所谓“殿中人”,是指殿中将军统管的一支禁军,专门负责殿庭之内的门户、宿卫,譬如式乾殿、朝阳殿范围之内的门户、宿卫,就由“殿中人”负责;其设立的时间,在禁军诸部中为最晚。

  这支禁军最近天子,个个都是精挑细选,但吊诡的是,在禁军诸部中,“殿中人”的地位却是最低的。

  时人目“殿中人”,基本上就是“看家护院”,而非一支正经的战斗部队,殿中将军虽有“将军”的名号,但官不过六品,远不及左右军、左右卫的四品。

  而且,殿中将军一职还常常虚悬——目下就是如此。

  看,就连皇后自己,寻这个、寻那个,都寻到宫外头去了,却还是没想到,自己左近,就有一支禁军!

  这不就是“灯下黑”么?

  但何苍天之“灯下黑”,非止于此。

  “世祖武皇帝在时,其实甚重殿中人,彼时的殿中典兵中郎将——后迁殿中将军,可是陈勰陈长合!那是何等样人?既为朝廷清望,又明解军令,传诸葛亮围阵用兵倚伏之法,定甲乙校标帜之制,我大晋戎行,迄今受其遗惠!”

  “然武皇帝末年,沉疴不起,杨骏乘机擅权,辄以私意改易要近,着力打压殿中人,品级能压就压,薪秩能减就减——彼皆天子亲近,不打压,何以行其私意、隔绝中外呢?”

  “殿中人不被目为正经禁军,正是杨骏一手造成的!”

  “今上践祚,杨骏大权独揽,气焰薰赫,出入殿庭,更目殿中人如黄门,动辄呵斥,如对奴仆!”

  “殿中人,苦杨骏久矣!”

  皇后听的目光灼灼,“这班人,日日在我眼前,我却视而不见……好小郎!好小郎!”

  略一顿,“董猛!”

  “奴在!”

  “殿中将军一职虚悬,实际主事的,是孟观、李肇两个中郎……你该晓得咋办!”

  “是!”

  本来,何苍天还想就孟、李二人进言的,但一转念,忍住了——你晓得的事情,已经太多了,再多,对你,君上会起寒栗的!

  适可而止。

  “事情也不是那样难办嘛!”皇后心满意足,竟伸了一个懒腰,大袖垂落,露出两条光洁的胳膊,本就饱满异常的胸脯更是高高挺耸。

  何苍天吓一跳,赶紧垂下目光。

  “只剩杨芷那个老妪了!”皇后放下了胳膊,冷笑,“不过,杨骏若倒了,她这个皇太后,不是任我搓扁揉圆?皇太后?算个屁啊!”

  这!……

  皇后只是自嗨,并非问何苍天话,但这一回,他主动接口,且声音朗朗:

  “诚如圣鉴!今上亲政,皇太后就没有再预政事的道理;再者说了,本朝以孝治天下,也不宜以庶务上烦厪虑!到时候,皇太后退居弘训宫,安富尊荣,颐养天年就是了!”

  这个口吻,明显同皇后的不符,皇后的脸,立即拉下来了!

  “在弘训宫,”皇后冷笑,“你是见识过杨太后的御容的吧?”

  不称“皇太后”,而是“杨太后”,“见识”二字亦极别扭。

  “……是!”

  “神魂颠倒了吧?”

  啊?

  贾谧再次出来打圆场,“阿后,云……”

  “鹤”字未出口,皇后已一声断喝,“你给我闭嘴!你又是啥好物了?!”

  贾谧只好闭嘴,一脸尴尬苦笑。

  听口气,为杨太后“神魂颠倒”者,并不止俺一人呀。

  何苍天已经摸到了些皇后的脾性:这位姐姐翻脸比翻书还快,但她“翻脸”,乃至口出村詈,不一定就是恨上了你;或在亲近之人面前,她才会如此不存戒心,肆无忌惮的表达自己的情绪?

  正想开口,皇后已经转向了他,“你就为她神魂颠倒,我也不怪!你不比董猛,下头是有的!男人嘛,哪个不是这般臭德行?大事若成,就把那老妪给了你享用,也不值什么!”

  WHAT?!

  何苍天头皮发麻!

  “可你要晓得,当初她是如何待我的!若不是她在先帝那里说我坏话,我能?!……我的太子妃位,险些被废!我险些就要在金镛城冷房子里……一辈子不见天日!烂掉了也没人知晓!”

  呃……

  “还有她那个阿娘!那个姓庞的老妖婆!什么时候拿我当人看过?!”

  一时之间,无人说话,只听见皇后急促的喘息声。

  过了好一会儿,何苍天沉声说道,“宫禁秘辛,非小人敢闻,但揆诸情理,此间……或有误会。”

  “误会?!我误会她?!”

  “陛下待位东宫之时,贾、杨二氏的关系,不比今日,彼时,贾、杨为友,今日,贾、杨……为仇!小人以为,以今日之情势,皇太后犹不肯不利于殿下,彼时,又焉肯中伤殿下乃至必欲去殿下而后快?”

  “哈!今日她……不肯不利于我?你哪只眼睛看到的?!”

  “回殿下,弘训宫之事……小人等到达弘训宫之时,杨骏已经在里头呆了小半个时辰了;之后,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杨骏方才辞出来。前后算起,杨骏在里头,足足待了近一个时辰。”

  “又如何?”皇后冷笑,“莫非,杨骏同他亲出的女儿,有啥不伦之事?”

  我去!真是啥话都敢说!

  何苍天自己说自己的,“回殿下,往日杨骏觐见皇太后,不过一刻钟、二刻钟便辞出了——从未有超过二刻钟的。”

  顿一顿,“而且,小人看的清楚,彼时,他父女二人的脸色,都极难看——掩饰都掩饰不来。”

  “阿后,”贾谧轻声说道,“云鹤所言皆属实——咱们打听到的情形,亦是如此。”

  皇后终于控制住了情绪——其实也发泄的差不多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人以为,杨骏此次觐见太后,是为了某件大事——泼天大事!不得皇太后允准、支持,他自己就无法成事的大事!”

  顿一顿,“而反复敦喻,唇焦舌敝,足足说了近一个时辰,太后却总是不允!”

  皇后终于警醒了,“那能是什么事?”

  何苍天沉默不语。

  皇后皱起了眉头,苦苦思索。

  突然间,一个极可怕的念头跳了出来,不由失声,“他不会是想废立吧?”

  一语既出,贾谧、陈舞、董猛,都瞪大了眼睛!

  皇后自己也被自己吓到了,一下子弹身而起,再跳下榻来!

  “小人以为,”何苍天声音冷峻,“杨骏确实是想废立——但不是废立皇帝!莫说他没有这个胆子——就有,废立皇帝,那也是拔他自己的根子!”

  所有的人都想到了:废立,既不是废立皇帝,那就是——

  废立皇后了!

  皇后身子微微发颤,愈想,愈觉得何苍天说的对——只能是这件“大事”了!

  她几乎咬碎银牙,“杨骏!这条老狗!我扒了他的皮!”

  念及皇太后,“杨……皇……唉!”

  颓然坐下!

  但“皇太后”三字,终究不肯出口。

  好了,关于杨芷的话头,暂且打住,皇后对皇太后积怨之深,那是履霜坚冰至,非一日之寒,原因似乎也不仅仅止于“误会”二字,一次过说的太多,反倒会产生反效果。

  “无论如何,”何苍天说道,“杨骏已经开始动作了——只不过天幸,第一次逆谋,不逞而归!小人以为,咱们也该动作了!不能再拖了!”

  “不错!”皇后倏然振作,“愈快愈好!”

  略一顿,“你——你们尽管施为!要人——唉!要人,只有你们几个!其余的,得你们自己去寻!若是要钱——要多少、有多少!不怕使钱!只怕使不出去!”

  有气魄!

  何苍天和贾谧对视一眼,齐声说道,“喏!”

  皇后面容冷峻,“何苍天!大事若成,郡侯不足封!希望你不要叫我失望!”

  “小人敢不效死?”

  “你在外奔走,得有个名义,不能总是‘小人’、‘小人’——自己说罢,想要个什么官儿?”

  咦?这位老板不错呀!

  “回殿下,小人有个一石二鸟之计较。”

  “答非所问——什么意思?”

  “回殿下,杨骏人心尽去而暂安于位,一是有人慑于其积威——以为杨某还是磐石之固;一是大家还看不清形势——暂时尚未见到有德有力者可以追随。”

  还是答非所问,不过——

  “你的意思是——要想法子打破他的‘积威’,叫大家明白,他其实不是啥‘磐石之固’,而是……摇摇欲坠?”

  “殿下圣明!”

  略一顿,“至于‘有德有力者’——非殿下而谁何?”

  皇后眼中放出光来!

  “咱们要叫大家明白两点:其一,杨骏其实不足畏——君臣之分,才是真正的‘磐石之固’!其二,有德有力者,殿下也!”

  皇后反应过来了,“一石二鸟?”

  “正是!”

  略一顿,“而这个‘石’,就是小人的‘名义’了……”

看过《晋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