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晋砺 > 第八章 女老板
  何苍天吃的很快,不到一刻钟时间,便“光盘”了——虽然阿舞说至少还要过半个时辰皇后才会传他,但万一提前了呢?

  阿舞一直未再出现,过来收拾餐具并服侍何苍天漱口洗手的,是之前两位宫女之一。

  天色渐暗,夕阳只余残烬,宫里掌灯了。

  终于,廊下脚步声响起——是贾谧。

  “云鹤,请吧!”

  何苍天的心提了起来——终于来了!

  但贾谧并没有即时开步,“云鹤,有一件事情,你务必记住——皇后天资聪睿,臣下心思,无所遁逃于圣鉴!你有什么就说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要藏着掖着,不要言不由衷!”

  顿一顿,“不要怕说错话!皇后最是宽仁大度,说错话了,改过来就好!哪怕坚持己见,暂时与圣鉴不一,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咦,这不同阿舞说的一样吗?

  唉!我不该喊她“妖精”的!

  不过,“皇后最是宽仁大度”?哈!

  “仆明白!”何苍天微微欠身,“臣子侍君,无他,一个‘诚’字而已!”

  “对了!”

  贾谧前面带路,何苍天紧跟其后。

  颇有……不真实之感啊。

  太子寝殿对贾谧的“表白”,不过是急中生智、死中求活,暂时能够忽悠住贾常侍、使他不追究冒充太子之事,便谢天谢地,并不指望着对方即时收自己入幕中;即便对方真有心招纳,正常情况下,也应在更多的接触、考察乃至考验之后,才做出决定吧?

  没有想到,上午冒充太子事发,下午就中宫来人,也即是说,贾谧回到宫城、姨甥(姑侄)俩略作一番沟通之后便做出了相关决定。

  更加没有想到的是——

  自己所谓“刍荛”本是“芹献”于贾谧的“尊前”的,即便要“面圣”,在此之前,贾明公难道不应该先同自己或深或浅的谈一次吗?了解下虚实,看看这家伙到底有料没料,值不值得向皇后推荐?

  孰知,贾谧完全越过了这个程序,直接就把自己摆到皇后面前了!

  打我到昭阳殿算起,一个多时辰了,“刍荛”为何,贾谧一个字也没问过。

  他就那样相信我是个人才?就凭我在太子寝殿说的那几句话?

  略不解,略好奇。

  更加好奇的是,我即将见到的皇后——史上恶名最著的皇后之一,是丑、是妍?

  贾后名“峕”,这是“时”的别字,晓得皇后名何的人很少,她是以其字“南风”著名于天下和后世的。

  后世流闻,一般都以为贾后貌陋;而这种说法,其实当世——甚至在贾南风初初“得奉巾栉”于东宫之时,就已经流传开来了。

  然而何苍天认为,此为讹传。

  原因很简单:皇嫡孙之优生优育,关乎社稷宗社;而作为大人公的司马炎,又是个超级颜控,咋可能替儿子娶一个“貌陋”的新妇?

  彼时可是一个真正看脸的时代!

  议论太子婚姻之时,有两个选择,一是卫瓘之女,一是贾充之女,开始的时候,司马炎明显是倾向卫女的,他有一段著名于后世的评论,“卫公女有五可,贾公女有五不可:卫氏种贤而多子,美而长、白;贾氏种妒而少子,丑而短、黑。”

  后世对贾后“貌陋”的认定,基本上就是来源于这段话中的“丑而短、黑”了。

  但在此之前,司马炎自然没见过贾南风的,他对“贾公女”的评价,无非想当然于“贾公”本人,这当然不无道理,但是,儿女的形貌,除了继承于父亲,还遗传于母亲啊?

  贾南风的生母,为贾充继室郭槐,咋的,再婚时已是司马文帝第一亲信的贾公闾,就没资格、能力替自己选一个长的顺眼的老婆?自己“丑而短、黑”,老婆还“丑而短、黑”?全然不顾老贾家传宗接代的优生优育问题了?

  贾充本人虽然“丑而短、黑”,审美可没问题,他的原配李婉,可是以美貌著称的。

  还有,李婉所出长女贾褒为武帝胞弟齐王攸正妃——你能想象,武帝朝第一宗亲司马攸同学娶一个“丑而短、黑”的老婆?

  所以,很有可能,贾充本人的基因不够强大,子女的形貌,随娘而不随爹。

  贾南风的胞妹、也即贾谧的生母贾午貌美,史无异议,更可作为一个有力的佐证——没有理由妹妹号称“光丽艳逸、端美绝伦”,一母同胞的姊姊却是个不堪入目的丑婆娘?

  所以,何苍天认为,贾南风或者个子不高、肤色不白,但,就算不是“绝美”,也绝不至于难看。

  眼见就要替女老板打工了,这位女老板名声已是不佳,若长的还难看,这个工,打起来可就没啥积极性喽!

  *

  贾谧所领之路,显然不是通向正寝后殿,记不得穿过几道阁门,转过几条幽径,最后登上了一座楼梯,上至梯顶,何苍天眼前一花,定睛看时,原是一条极长的廊道。

  这条廊道两侧都施以锦幛,自廊顶直垂至地面,锦幛之外,悬挂大盏灯笼,锦幛之内,每隔七、八步,立一铜灯,幛外较幛内明亮,廊道外的花木殿阁的影子投在锦幛上,风吹过,锦幛微微飘动,光影错落,如梦如幻。

  踩在悬空的廊道上,脚步再轻,也有回音,何苍天的心,犹如这脚步声,莫名的“怦怦”的跳了起来。

  终于,廊道到了尽头,左转,木地板上铺了大块锦毡,通向一排四扇朱门,门皆虚掩,门口三个宦者,打头的一个迎了上来,微微欠身,“常侍。”

  “董监。”贾谧点点头,“人我带来了,请通传吧。”

  “董监”略略扫了贾谧身后的何苍天一眼,二人目光刚对,“董监”白净的脸上露出了极和熙的笑意。

  “常侍稍候。”

  董……监?

  这个“监”,应该是“寺人监”,名义上,孙虑的顶头上司也。

  寺人监,姓董,皇后亲信之一……

  何苍天心中微微一凛:我晓得你是谁了!

  董猛。

  “猛”,这个名字同其主人人畜无害的外表似乎不大相称,然而,某种意义上,却是其为人行事之写照。

  不过半盏茶时间,董猛回来了,“两位请吧!”

  到得门口,尚未跨槛而入,何苍天便闻到一股异香,隐约自内飘出;跨槛而入,顿觉此香弥漫,周匝全身,沁入心脾。

  “撷芳阁”,名实相副。

  同廊道一般,室内也到处施以锦幛,行走其中,宛若迷宫,原先格局,全不可辨。

  七转八转,头都转晕了,眼前终于豁然开朗,正中一张极大的床榻,“宝帘闲挂小银钩”,帐幔由中央向两侧分开。

  贾谧站定,长揖,“阿后,平阳何氏传到。”

  “阿后”?好别致的称呼呀!

  何苍天暗吸一口气,双膝跪下,朗声道,“小人何苍天,叩见皇后殿下!殿下千岁!”然后双掌相叠,虚撑在锦毡之上,深深俯身,以额头轻触手背,如是者三。

  “殿下”?是的,此时代,皇后的敬称就是“殿下”,千万莫喊出啥“娘娘”来啊!

  床榻上的风光不敢看,但眼角余光,却看到了榻前侍立者为何人——阿舞。

  “抬起头来。”

  榻上人的声音轻软柔糯,懒洋洋的。

  何苍天抬起头,但双手未离开地面。

  一瞥之间,目光相对,何苍天心头猛然一震,心中喝道:老子没错!

  随即垂下目光。

  榻上人非但不丑,甚至可称为“俏丽”!

  只是这个肤色,虽在烛光而非日光之下,亦可以分辨——真挺黑的。

  还有,榻上人不是端坐,而是四五个隐囊环绕,斜倚其中,连双腿都缩在榻上,蜷起,斜搁着。

  还有,竟未着袜——

  赤足。

  何苍天的心跳加快了。

  “哟!”榻上人一声轻笑,“原来还是个宁馨儿!”

  宁馨儿?

  老子是个帅哥?!

  穿越以来,何苍天一直不晓得“自己”长啥样——虽在东宫窝了半个月,但那是在养伤,根本没动过叫郭猗寻一面铜镜来自照的念头。

  “起来吧。”

  “谢殿下!”

  何苍天从容起身,垂手、垂首而立。

  俯仰之间,榻上人的形貌已进一步窥清了:

  一双丹凤眼,瞳仁黑的深不见底;脸很小,骨架子很小,但身材极好——她的领口,较阿舞开的更低,且内里宽松,并未紧缚,不存在“挤挤总是有的”的造假问题,峰峦叠嶂,清清楚楚。

  此时代距隋唐还远着呢,女子衣着,便已如此……如此了?

  没找到合适的形容词。

  呃……似乎也不能这样说。

  穿越以来所遇女子,比较“如此”的,也就阿舞和榻上人两位,其他的宫人,包括蒋俊在内,都很正常,不过就是露一段雪颈,顶多再加一点点锁骨罢了;再往下,严严实实。

  关于衣着,没找到合适的形容词,但榻上人整体予人的感觉,何苍天却找到了一个极合适的譬喻——

  如果说阿舞是一只野猫的话,榻上人就是一只……雌豹。

  目下,虽一副慵懒适意的模样,但随时可能暴起,撕开眼前猎物的喉咙——

  还在胡思乱想,榻上人已悠悠一声叹息,“唉!也不晓得多久没听过正经的平阳口音了?”

  平阳口音?哦,对了,俺是“平阳人氏”……

  突然间,心中“咯噔”一下,不由暗喊一声:我这个糊涂蛋!

  贾充……是平阳人啊!

  转瞬之间,灵台明澈,兴奋的手都有点要发抖了!

  对于二十一世纪生人来说,同乡不是啥了不起的关联,“老乡见老乡”之后,很可能就是“老乡坑老乡”——“杀熟”,他不香吗?

  然而,此时代的情形完全不同。

  限于低下的交通、通信、生产力等条件,“乡里”,是在外打拼之人最重要的人脉资源,对于仕宦中人来说,乡里之情的重要性,犹如后世的师生、同年之谊,同乡人士,天然就是“自己人”。

  站在贾氏姨甥(姑侄)的角度看何苍天:庶人一枚,自幼苦读,成人之后,奔赴京城,投身郡内闻望最著的家族——还有比这更自然的事情吗?

  也就是说,因为“平阳人氏”这个标签,贾氏姨甥(姑侄)一开始便已将自己视作“自己人”,根本就不需要再做啥进一步的“接触、考察乃至考验”!

  何况,自己还有险些被杨骏杖毙这块最好的敲门砖。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怪不得!怪不得!

  念头再转——

  对了,就是刘卞的那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弯,也未尝不是因为“平阳人氏”四字!

  “平阳人氏”而几为杨太傅杖毙,说他不是皇后的人都没人信!

  我何苦平白得罪皇后?

  哪个晓得今后哪个得势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平阳人氏”,只能说明自己的忠诚,不能说明自己的能力,只有“平阳人氏”这一个必要条件,用嘛,是可以用的,但谈都不先谈一次就直接往皇后面前摆?

  “贾武公一郡之望!”何苍天庄容说道,“苍天自有智识以来,便心怀仰慕,得生为平阳人氏,实在……与有荣焉!”

  贾充谥“武”。

  皇后的话,只是自个儿感慨,并不是对谁发问,但何苍天这个马屁,接的极自然,拍的极舒服,并进一步表达了自己的忠诚。

  皇后脸上,笑意荡漾,还是感慨的声音,“就不晓得,你这个口音,我还能听多久?”

  何苍天心中一颤,啥意思?

  贾谧赔笑,“阿后……”

  皇后斜睨了他一眼,“你们这班后生,我晓得的,一进京城,有一个算一个,都拼了命改说‘洛阳正音’——原本的乡音,能扔多远就扔多远!生怕被人嘲笑‘伧夫’啥的!唉!现在的后生,可不比先君在的时候喽!”

  原来如此,倒吓了我一跳。

  但何苍天也不能表示“俺坚决不改乡音”啥的——那就太过了,只能微笑不语。

  “阿后,”贾谧用玩笑的语气说,“要不然……就叫云鹤承中旨,从今往后,一直‘乡音不改’?”

  “算罢了!”皇后“哼”了一声,“别说这种屁话了!”

  “屁话”?你们姨甥(姑侄)俩,彼此还真不见外啊……

  一直默不作声的董猛,双掌轻击,四下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不是走近,而是走远。

  锦幛遮蔽,原先看不见呆在何处的宦者、宫女都出去了,接着隐约听到“吱呀”声——原先虚掩的门,关上了。

  何苍天晓得,“戏肉”即将开演。

  也晓得,除自己和皇后之外,留在室内的三人——贾谧、阿舞、董猛,是皇后真正的亲信——可共机密的那种。

  “只是——”皇后脸上笑意消失了,“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些!”

看过《晋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