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晋砺 > 第七章 妖精!
  天街——那条横贯宫城的大道上,何苍天、“天使”同乘一车,何君面上端庄,心中大喝:

  “ BACK也!”

  还是自精华门入,还是东一长街,还是……哦,这一回,目的地不是弘训宫,是昭阳殿。

  下车后,“天使”在前,何苍天在后,都是一声不吭,急趋而行。

  不明里就的人一定很奇怪:两个宦者,后头那位,咋一脸胡茬子呢?

  昭阳殿虽以殿名,但同弘训宫一样,也是一个独立的宫区。

  殿阁曲折,堂奥幽深,也不晓得转了几转?头都有点发晕了,才算停了下来。

  “天使”微微颔首,“请稍候。”然后就出去了。

  这是一件偏室,但窗户极阔大,一排过去,墙壁的上半部分几乎都是窗户,但非左右水平开启,而是上下垂直开启,合叶在窗棂上方,目下,整排窗户全部打开——都用叉杆由下而上支了起来。

  窗外庭院,假山玲珑,花木葱茏,清风入室,心旷神怡。

  何苍天静静等待。

  过了大约一炷香光景,屋外廊下,脚步声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笑道,“苍天!果然‘后会有期’了!”

  迈槛而入,丰神俊逸,正是贾谧。

  身上所着,不是朝服,而是便服,愈发显得潇洒飘逸。

  何苍天长揖,“明公!”

  “不必客气,就叫我长渊好了。”顿一顿,“对了,‘苍天’……君之名?君之字?”

  “回明公——名。”

  贾谧虽说“不必客气”,但何苍天岂能当真?对方是当今第一贵游公子,不过表示一下“礼贤下士”,自己只是一个给使,地位天悬地隔!

  “失礼!请教表字?”

  何苍天一怔,他何有表字?

  但此时代,“士”岂可没有表字?

  不容迟疑,“……云鹤。”

  这是想到了张华的“赏鉴”——“云中白鹤”。

  “好!”贾谧赞道,“云中鹤唳!承‘苍天’之意,实君之写照也!”

  何苍天心中微动:贾谧随口而出,但论意境,“云中鹤唳”较“云中白鹤”更佳,贾长渊以才学著名,看来,还真是名下无虚呢!

  “明公谬赏。”

  如果贾谧有张华那般名望,“云中鹤唳”四字一出,何某人就一举成名啦!可惜,你贾常侍虽有几分才学,名望较之张茂先,天差地远喽!

  “只是,”贾谧嘴角含笑,“云鹤,你这身装裹,未免太过……别致了!东宫那边,真是荒……唉!真是什么花样都弄得出来!”

  略一顿,“总不能就这样面圣?这样,你再稍候片刻。”

  说罢,不待何苍天回应,转身而去。

  要我再次“更衣”?

  照理说,昭阳殿为皇后正寝,除了宦者,并不会有啥正经男人衣衫?——哦,宦者也不算啥正经男人。

  或者,卫士的?如是,倒是可以接受。

  这次“稍候”,大约是半支香光景。

  廊下脚步声再响,却不是一个人的,其中,似乎还有女子?

  贾谧当先而入,其后,三个妙龄宫女,鱼贯而入。

  前面一个宫女梳垂挂髻,仿佛蒋俊;后面两个宫女则梳双丫髻,手上各端着一个木托盘,一个上头是一叠衣衫,另一个,上头是一盆清水、一条面巾、一柄剃刀。

  梳垂挂髻的宫女在贾谧身旁站定,她一张小小的瓜子脸,眼睛却极大、极圆,黑白极分明,眼珠极灵活,只在何苍天脸上一绕,何苍天便觉得心头一颤,不由自主,目光下垂,避开了她的视线。

  这个女孩子的形容——

  怎说呢?像……一只猫。

  “云鹤,你我身量相近,委屈你,暂时换穿我的衣衫罢!”

  你的衣衫?

  托盘上的衣衫,虽然叠的齐齐整整,难窥全貌,但锦绣灿烂,绝不能是卫士的衣衫。

  “明公厚意,苍天恭敬不如从命。”

  好家伙,你在昭阳殿,不但身着便服,还另备有一套?

  由此可知,您必定常常“值宿”禁中,皇后正寝,出入如自家门户啊。

  目光又和那个宫女相触,其实已有心相避,但就是躲不开那对灵活的眼珠!

  这一回,看清了对方的身材:前凸后翘而纤腰一握;脖颈修长,领口甚低,一抹嫩白耸起,触目惊心。

  这个女孩子……真的像一只猫!

  除了猫,好像还可以有其他的譬喻……什么来着?

  对了,漫画脸!漫画腰!

  认真说起来,她的容色,其实不及杨芷的清丽绝伦远甚,但……总觉得有几分“非人类”的气象。

  “阿舞,”贾谧笑道,“我可都交给你了——云鹤还要面圣,你可别太过分啊!”

  “放心好了,”女孩子嫣然一笑,“吃不了他!”

  贾谧笑笑,摆摆手,出去了。

  “阿舞”?这个名字好,这样一个“非人类”的女孩子,应该有这样一个名字,愈发有点“漫画中人”的意思了。

  还有,瞧她的这个身段,跳舞,确是极合适的……

  还有,这个阿舞,看发型、看衣饰,应该只是个低级的女官——同蒋俊不相上下,但听谧、舞对话的语气,却全无上下之分,可见其位份虽然不高,却必是皇后的亲信。

  皇后以妒忌闻名,放这样一个尤物在身边,想干啥?专门拿来考验、折磨皇帝吗?——叫你看得见、吃不着?

  他还在胡思乱想,阿舞已拿起托盘中的那把剃刀,在托盘边缘轻轻一敲,似笑非笑。

  何苍天心惊胆战:干啥?

  净面。

  就是刮胡子啦。

  看着闪着寒光的剃刀愈逼愈近,何苍天很想说一句,“多谢姊姊,但某想蓄须……”刚刚嗫嚅着说了个“多”字,阿舞手起刀落,斩在何苍天的喉咙上。

  只喊出半个“啊”字,便剧烈的咳嗽起来——阿舞用的是刀背。

  “‘多’?多什么?多嘴?”

  何苍天哪里还敢再“多嘴”半个字?连咳嗽也憋回去了,紧闭嘴唇,把头摇的拨浪鼓一般。

  阿舞满意地点点头,将剃刀交给一个宫女,“动手罢!”

  原来真正“执刀”的,并不是你,还好些……

  剃刀极锋利,不过一盏茶时间,便已收工,再用清水净面,一切妥帖之后,阿舞微微偏着头,打量了好一会儿,才轻轻一笑,“更衣罢!”

  何苍天学乖了,再不敢说什么“不敢辱劳姊姊,某自己来就好”一类的屁话,由得两个宫女上下其手,将身上的“制服”、中衣,一件件的扒下来。

  阿舞只在一旁看着,一直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待何苍天一天之内第二次“不着寸缕”了,阿舞开始动作了——绕着何苍天慢慢的踱着,转一圈,再转一圈。

  这是做什么?

  咋觉得……我像一块待宰待卖的肉?

  还有,阿舞踱步的样子,似乎踮起了足尖,真的像……“猫步”。

  终于,小猫转回到何苍天面前,站定,伸出一根芊芊柔夷,在何苍天左胸、右胸,各各一戳。

  这——

  乃公不是鸭子呀!

  还没完,阿舞的手指轻杵在何苍天两块胸肌之间的那条细沟上,慢慢下划。

  何苍天魂飞魄散,我特么的今天就要失贞了吗?

  柔滑的指尖划到上腹的位置,打住。

  然后,缩回手,后退一步,偏过头,静静的看着何苍天。

  我……心跳的都耳鸣了!

  终于,笑意在阿舞的眼底荡漾开来,她指了指摆着贾谧衣衫的托盘。

  两个宫女赶紧上前,一件一件往何苍天身上套。

  我勒个去……

  一切妥帖,两个宫女退开,阿舞偏着头,上上下下的打量“成果”——她打量人,真的很喜欢偏着头,只不过有时候偏向左首,有时候偏向右首。

  终于,笑意再一次在她的眼底荡漾开来,竟敛衽一礼,“请稍候。”

  何苍天受宠若惊,刚要还礼,阿舞已转身出门,两个宫女赶紧跟上。

  细碎的脚步声远去,何苍天呆呆的,犹有如在梦中之感。

  过了半响,吐一口长气,摇了摇头。

  时间缓缓流逝,夕阳西沉,却尚未到掌灯时分,室内光线朦胧,已变得幽暗了。

  过了小半个时辰(或许没有这样长、或许还不止,何苍天的时间感已经迟钝了,说不好),廊下终于又传来了脚步声。

  一听就晓得是“猫步”,而且,只有她一个人。

  阿舞进来,手里端着一个长长的托盘,跪下,将其放在几上。

  托盘上面,两个蒸饼、一碗粥、一碟腌菜。

  这几样物事,后世眼中,平平无奇,但是——

  所谓蒸饼,馒头也,其上部裂开,呈“十”字,何苍天不由心头一震了!

  此时代,发酵技术初初诞生,识者几希,使蒸饼上部开裂“十”字——即后世之“开花”,乃烹调技术之极峰,只有极少数以服用奢华著名的名族方才掌握这门技术,就是皇宫大内,是否通此技,史亦无明载,现在,居然叫一个小小给使享用了!

  那碗粥呢,虽然室内光线昏暗,但亦可以分辨其色为红,如无意外,这应该是贡自辽东的赤梁粥——其实就是某种高粱粥,但彼时辽东为化外之地、蛮貊之国,往来中原,交通条件极其艰苦,贡品数量极稀,“辽东赤梁粥”是正经的御粥,就是“以服用奢华著名的名族”,亦未必能够享用的。

  至于腌菜,不大看得出来用啥做的,不入口,无从细辨,暂不评论。

  无论如何,这顿晚饭,足可表明此间主人对我的重视了!

  阿舞将手一让,“云鹤先生请!”

  哟!俺在您这儿升级了?

  赶紧一揖,“生受姊姊了!”

  跪坐于阿舞对面,本想说句“谢皇后赐宴”,但又不晓得这顿饭是否仅出于贾谧的安排?话到口边,变成了“谢姊姊赐宴。”

  此话似有调笑的味道——但非何苍天本意,岂敢?

  阿舞略一怔,随即“格格”娇笑,“干我啥事?”

  顿一顿,“先生或许尚未肚饥,不过,皇后刚刚进过晚膳,传你,咋也得再过半个时辰;再说,也不晓得今次‘面圣’要‘面’多久?所以,还是努力加餐饭罢!”

  真是冰雪聪明!

  何苍天的兴奋点全在“面圣”,确实还没有饥饿感;但阿舞说的对——“面圣”极耗精力,既是高度的脑力活动,也是高度的体力活动。

  “受教!受教!”何苍天拿起了筷子。

  “还有,”阿舞语气郑重,“有一层,你务必记住——皇后最不耐敷衍那种虚头巴脑的人,你有话就说,不要藏头露尾、扭扭捏捏。”

  何苍天心中一动,放下筷子,抬手为揖,“多谢姊姊指教!”

  “好啦!赶紧吃罢!”说话间,阿舞的神态、姿势都变了,手肘拄在几面,双手支颐,笑吟吟的看着何苍天举动。

  这是几面,不是桌面,是跪坐,不是“椅坐”,阿舞这个姿势,上身俯的极低,由背至臀,形成了一条极美妙的曲线——这也罢了,反正何苍天看不见,他能看见的,是下垂的领口中,风光无限。

  鼻血险些冒了出来,手一软,刚刚拿起的筷子“啪嗒”一声,掉落在赤梁粥中,溅起几滴粥水。

  阿舞大笑,长身而起,“先生慢用,婢子告退了!”

  何苍天怔怔半响,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妖精!”

看过《晋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