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晋砺 > 第二章 杨骏,我必杀你!

第二章 杨骏,我必杀你!

  “安”字出口,身上一轻,郭猗已被扯了开去,扔在一旁,他一骨碌爬起来,又要往何苍天身上扑,却被当胸一脚,踹出丈许,再次摔翻在地。

  施刑的兵士将长枪高高的举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太傅!”

  太后!

  长枪停在了半空。

  口鼻周围沾满鲜血,何苍天眼前已变得模糊,阶上,那朵白色的水莲花……

  太后一字一顿,“太子脸面紧要!”

  杨骏“哼”了一声,并不答话,过了片刻,终于微微躬身,“臣失礼……臣告退。”

  说罢,退后两步,转过身,扬长而去。

  卫士们立即跟上,甲札铿锵,靴声橐橐,片刻之间,走的一个不剩了。

  何苍天一口气泄下来,眼前立即变暗,昏过去之前听到的一句话,似乎是阶上那朵水莲花说的,“传个太医过来!……”

  *

  不晓得过了多久,何苍天醒过来了。

  依旧是趴着,但身下,似乎……是张床榻?

  周围昏暗,一灯如豆。

  背部、臀部的伤口,火辣辣之中,隐有一片清凉——应该是上了金疮药什么的。

  他轻轻呻吟了一声。

  一个惊喜的声音,“你醒啦?”

  郭猗。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何苍天张了张嘴,只觉口干欲裂,“我渴……”

  他既不能翻身,更不能坐起,郭猗用一个长柄的浅底木勺,舀了水,送到他的嘴边,他勉力抬起脖子,低着头,像一只小猫似的,贪婪的喝了一勺,再一勺。

  喝过第三勺水,何苍天满足的、长长的透了口气,又趴了下去。

  “这是……哪儿?”

  “还在弘训宫,这是间堆废旧家什的库房,其间也有床榻,我求了陶令,你在这儿歇着,没不相干的人打搅,总比搁在他们直房好些!”

  沉默片刻,何苍天轻声说道,“阿猗,谢谢你。”

  “谢什么?陶令和我师傅是好朋友,些些小忙,一定帮的。”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拼却性命救我……之前,你说,你我是‘刎颈之交’,我还想着……姑妄听之吧。我……很惭愧。”

  “哈!”郭猗笑道,“以前的事情,你是真不记得了?其实,你也救过我的命!你这个……大约是‘离魂症’吧?”

  “应该是吧……自己的事情几乎都不记得了,别人的事情倒还记得些……”透口气,“你替我挨了一杖……有没有受伤?”

  “没有!那一杖,虽然收势不及,到底已经收力了!”

  “那就好,不然,我心里难安……现在什么时辰了?”

  “现在?亥初两刻的样子吧!”

  晚上九点半,我昏迷了好几个小时。

  “宫门已经下钥了吧?你怎么回东宫呀?”

  “早回过了——我是回去又回来。我同师傅还有陶令都打过招呼了,今天晚上,我就不回东宫了——反正明天也得有人接你回东宫,我就拢在一块办了。”

  “谢谢你,阿猗,我晓得的,你留下来是为了……照料我。”

  “嗐!你这个人——”

  抹抹眼睛,笑道,“说了这样一大篇,也不问问自己的伤势如何?”

  “似乎……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太医怎么说?”

  “你命硬!太医说,头两杖也罢了——再说都打在屁股上,但这第三杖凶险!那是冲着要你的命来的!难得你居然抗住了!骨头没断,似乎也没伤着脏腑!”

  顿一顿,“你那口血,吐的恰到好处!太医说,如果没吐那口血,极可能就要受内伤了!”

  我要谢谢这位同名同姓——他身体强健,胸前后背都有肌肉;也得谢谢自己反应灵敏,“杖”下之时,已经绷紧了后背的肌肉。

  “所以,”郭猗极欣慰的,“都是皮肉伤!将养个把月,应该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鬼门关前走一遭,回来了。

  “对了,”郭猗拿过一个包裹,不甚大,但颇为坠手的样子,内有金属摩擦撞击之声,“这是太后赏你的,五千钱——”

  顿一顿,“陶令亲自送过来的,那个意思,无非叫你回到东宫之后,做闷嘴葫芦,别说太傅坏话啥的。”

  何苍天轻声一笑。

  郭猗扁扁嘴,“今天这件事情,到了明天,你看吧,只一天,整个宫城、整个东宫,必定都传遍了!就传到坊间也说不定的!光咱们不出声,管个屁用啊?”

  咬着牙,“太傅也不晓得撞了啥邪?怎么会发作你呢?全然没有道理嘛!”

  “且不去说这个了——说说咱们自己吧?咱俩是哪里人?怎么来的京城?我都想不起来了。”

  “咱俩?咱俩是平阳郡襄陵县人,都是孤儿,在范先生的善堂里长大的。”

  孤儿?

  何苍天心中莫名一松。

  “范先生?”

  “是,范重久先生。”

  这个名字……

  “重久——范先生的字吗?”

  “不是,就是名——同你一样,双字名。范先生的字是什么,还真不知道。”顿一顿,“你和我的名字,都是范先生起的。”

  王莽以降,直至西晋,都是单字名,双字名是很特立独行的。

  “咱们……读过书吗?”

  “读过些……范先生大才!不过,咱们读的书,大部分不是范先生教的,而是云娘子教的。”

  顿一顿,“范先生云游天下,一年见不上一次面,善堂其实是云娘子在经管。”

  云游天下?以此时代的交通、地理、治安,“云游天下”的难度,十倍于后世的“环游世界”,这位范重久,似乎不是凡品啊!

  “云娘子?”

  “云娘子生的可俊!而且——”郭猗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她对你,一直是青眼有加呢!也不晓得……哈哈哈!”

  呃……

  “咱俩……今年……几多岁啊?”

  “十九!都是十九!”

  好嘛,穿越一次,减龄四岁,我这是算赚着了吗?

  “那咱俩……是咋到洛阳来的?”

  “既成人了,不就得自己出来讨生活?善堂也不能养你一辈子啊!除非你入他们的教。”

  “教?”

  “范先生是五斗米教的。”

  五斗米教?

  犹如一道闪电划过夜空——我想起范重久为何许人了!

  范长生!

  “范先生……多大年纪?哪里人士?”

  “年纪说不准,说七十岁可以,说四十岁,也有人信——望之如神仙中人!”

  顿一顿,“籍贯——也不晓得。听口音也听不出来——范先生能说各地口音,皆惟妙惟肖。反正,不是平阳本地人就是了。”

  不错,必是范长生了!

  原时空,不久之后,此君于青城山开宗立派,蜀人敬之如神仙,成汉开国,尊为国师,拜为丞相。

  “平阳那地方,不好讨生活,我是今年初到的洛阳,想着站住脚后,接应你过来,没成想,险些把你接进了鬼门关里!唉!”

  “这哪里怪的你?”

  犹豫片刻,还是问了出来,“只是……你怎么进了东宫?就没……别的路可走吗?”

  郭猗“哈哈”一笑,“你以为我是净身进的东宫?不是!我是天阉!”

  哦!……

  “其实,范先生给我起名为‘猗’,也有这层意义在。”

  呃……对呀。

  “猗”意义虽美,但从“犬”,本意是“阉割过的狗”。

  至此,我的“出身”算是大致搞清楚了,接下来——

  “太子往弘训宫送菜,到底为的什么呢?”

  郭猗嘴一撇,“为讨钱呗!”

  “讨钱?”

  “两筐菜摆出来,一是:阿婆,孝敬你尝鲜——你看,我多有孝心啊!二是,阿婆,你看,我穷的很了,连上外头买菜的钱都没有了——只好自己种菜自己吃了!”

  这……

  “太子的月钱是五十万——不够花!就拿九月份来说,已提前探取了十月份的五十万钱——还是不够花!”

  “都花在什么地方了呢?”

  “一个是大兴土木。你是不记得目下东宫里头的模样了——到处都是手脚架子!另一个,就是赏赐左右了。太子是个穷大方的,你陪着他瞎折腾,见天的说奉承话,他一高兴,就是几千钱、几千钱的赏!”

  “那……讨到钱了么?”

  “讨到了!例无虚发!平日里,太后或给五万钱、或给十万钱,今天因为太傅发作你,打了太子的脸,太后过意不去,又多给了十万——一次过给了二十万钱!你险些性命不保,太子可是兴高采烈呢!”

  何苍天淡淡一笑,“三杖换十万钱——甚至十五万钱,这笔生意,做得过啊。”顿一顿,“只是难为太后了。”

  “太后一向俭省,二十万钱,倒不至于就把弘训宫掏空了。”

  人绝美,自奉甚俭,心地也似乎颇为善良,若不是摊上了这样一个爹……

  可惜了。

  “对了,你晓不晓得,太后……春秋几何啊?”

  郭猗一愕,想了一想,说道,“不是三十一就是三十二。你看,太后被立为皇后,是咸宁二年的事,那一年,她……不是十七就是十八?咸宁二年距今……嗯,十四年了。”

  嗐!我应该想到的!

  武元皇后杨艳崩逝之前,苦求老公,在自己身后,立堂妹杨芷为后,接自己的位子,彼时,杨芷当然正青春年少——作为此时代的第一颜控,司马炎咋可能娶一个半老徐娘做自己的继室?

  所以,杨艳、杨芷虽为堂姊妹,却是两代人的年纪!

  何苍天定定神,“就是说,太后和陛下同年,比皇后还要……”

  “不错!”郭猗笑道,“太后确实和陛下同年,比皇后还要年轻!阿家比新妇的年纪小,外头的人,哪个想的到呢?也不怪你诧异!”

  “阿家”,婆婆也。

  和皇帝同年也就罢了;既比皇后年轻,身为阿家,还如此之美艳绝伦,则身为新妇的那位,可就——

  突然间,我对历史上的某些人、某些事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了。

  何苍天怔怔出神,郭猗则以为他倦了,“是不是撑不住了?撑不住了你就歇着!我就在这儿守着!若要小解、大解,尽管跟我说,虎子、马桶、水、细麻布啥的,我都备好了——咱都在榻上来!你放心,这门手艺,我顶熟!”

  何苍天心中感激,“阿猗……谢谢你。”

  “你看你……又来!”

  何苍天确实倦了,但阖上眼睛,睡不过去,一个又一个影像——都是原时空的——在脑海中跳了出来。

  父亲、母亲、外婆……

  最后,影像定格在一个高挑娉婷的身影上。

  身影慢慢走近,光洁如玉的脸颊上,隐现两个狭长的酒窝,线条清晰的嘴角,微微上翘。

  她对他微笑的时候,脸上,似乎总是透着一丝善意的嘲弄。

  ……

  觑着郭猗不留意,何苍天艰难的挪动着手臂,抹去了脸上的泪水。

  此生不再见。

  ……

  影像终于模糊了,睡过去之前,一个念头在脑海中冒了出来,却是清晰无比——

  “杨骏,我必杀你!”

看过《晋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