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第二十四章 妖王熊霸天

第二十四章 妖王熊霸天

  “各位道友小心,这怕是二品宗师当面!”

  “我等同时出手,方可抵挡一二!”

  熊面妖帅出自黑风山妖王熊霸天座下,本身虽然只有三品修为,眼界却是不凡。

  这个圣手书生李寻欢呵气成刀,一个照面就杀死了三名四品大妖,这是二品以上修士才有的凌厉手段。

  心中暗暗悔恨,早知道如此,就不该为了争功强出头,与这位人族大高手对上。

  峰顶群妖也都算见多识广,哪还等他招呼,已经纷纷催动妖气,满天妖气纵横,黑云如漆,彼此联结成阵。

  “螳臂当车!”

  包正冷笑,又是一口法力喷出,飞刀所化的银霞中顿时腾起阵阵红光,乾元正气,刚焰烈烈!

  “乾元真罡!”

  熊面妖帅顿时脸色大变,知道这次是踢正了铁板,本以为凭自己三品妖帅的修为足以斩杀此人,如今看来,自投罗网的反是自己!

  妖心从来最私,当此死生一发,哪里还顾得上同伴?五丈高的偌大身躯忽而缩小,一晃飞入顶上妖云。

  群妖此刻正结妖云大阵准备抗衡包正,他却悄悄收起妖气,化作巴掌大小的一片妖云,妖气密结,坚如玄铁!

  只希望能够挡下一击,寻机会逃出生天。

  汴京真是太危险了,下辈子老熊都不会再来了......

  “嗤!”

  飞刀搅入妖气大阵,发出仿佛刀切猪油般的声响,一道道仿佛自太阳深处攫炼而出的烈烈光焰喷薄而出,所到之处,将妖气扫得干干净净,大妖们瞠目结舌,纷纷只觉眼前一亮,便被飞刀穿额而过。

  一具具妖尸栽倒,妖血四溅,就连妖魂也无法逃脱。

  “大王救我!”

  明知道黑风山相距千山万水,妖王再强也无法速来,熊面妖帅还是发出一声凄嚎。

  飞刀临身,直接斩破他的护体妖气,熊面妖帅拼命招架,又被一刀斩断了他手中的丈二镔铁枪,连带将他半只右掌切下。

  毕竟是三品妖帅,竟然抗下了侵体而入的乾元真罡,狂喷一口妖血,飞身就逃,狂叫道:“汴京的那位儒门高人,快收了神通吧,救救小妖......”

  他呼唤的应该就是那位隐藏幕后,以儒家他山神通嫁接环境,暗中出手的大儒。

  只可惜无人响应,刀光一闪,妖首飞起,血光四溅。

  包正收了法力飞刀,也不着急想办法破境离开,而是法眼大开,四处搜寻。

  复妖社如果只是一群蠢妖,也不会令开封府都有所顾忌了,对方必然还有后手,这十几只被自己斩杀的蠢妖多半只能算是热场的货色罢了。

  只可惜身在儒家‘他山嫁境神通’的影响下,纵然包正施展法眼观察,也无法找到这位背后支持妖族的大儒踪迹。

  忽听一个声音悠悠响起道:“以德报德,以直报怨,道友还不出手将这李寻欢拿下,更待何时?”

  正是先前说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那道声音。

  声音刚落下,就见一具具妖尸缓缓飞起,泼洒妖血,浸染了足有半亩地面,滔滔血光中,渐渐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却是一个身着黑衣,面容憨厚的壮汉,未着战甲,敞开的胸口处露出块块黑铁也似的壮硕肌肉。

  一对手掌又宽又厚又大,比普通熊掌还要大了一倍,这壮汉嘿嘿笑着,一步步向包正走来,每一脚踏下,都让附近山峦震荡,发出雷鸣轰响,犹如地震一般。

  包正负手望着此人,微笑道:“要是我没看错,你也是一头大狗熊吧?呵呵,为了对付我,竟然不惜牺牲十几名大妖级别的手下,值得吗?”

  “值,怎么不值?人族居然出了你这样的高人,偏偏又和我们作对,擒拿佘元、坏我大事,不杀了你老熊我不安心啊。”

  大汉憨厚地笑着:“还忘了介绍自己,李寻欢李先生,我叫熊霸天,黑风山当家的。因为我实在是太笨了,所以修炼了足足四千年,还只是个二品妖王,你该不会笑话我吧?”

  包正摇摇头:“开什么玩笑,任何努力的人都不应该被笑话,妖也一样,我是不会歧视你的。”

  “哦,谢谢啊。”

  熊霸天颇为感动的道:“你要不是人族该多好,我们一定能够成为朋友的。说实话,见到你可是真不容易,我为了不惊动京城中的那几个老怪物,就算有人族朋友帮忙施展儒家神通,也还是不敢提前进入汴京百里之地。”

  “笨笨的我就只能等着,等着人族朋友得手了,等着我提前埋伏在京城附近的手下进入‘嫁境’,被你一个个杀死,才能用我妖族血祭之法横跨万里而来。”

  “我对不起这些为妖族牺牲的兄弟,为了他们,也只能杀死你了,你一定不会怪我的吧?”

  说着说着,熊霸天两只大眼眨了几下,竟然留下伤心的泪水来。

  包正瞬间明白,那名大儒虽擅长‘他山嫁境’神通,却也无法将远隔万里的熊霸天直接挪移过来,这家伙又不敢过于靠近京城,引得几位坐镇京城的大能注意,竟然不惜让手下送死,以血祭之法现身。

  所为如此狠绝,可见必杀自己之心。

  “还是位二品妖王啊,听闻那几名坐镇京城的高人也不过如此,我李寻欢何幸,今日竟与阁下交手?放心放心,我是不会怪你的,因为最后死的一定是你。”

  包正微笑道:“其实有一道黄焖熊掌我想吃很久了,可惜囊中羞涩,根本就买不起如此珍贵的食材,想不到竟然有人万里迢迢的送来了,真是妙极,妙极。”

  “别看你的那双手掌了,我只对你的右掌感兴趣,谁还不知道你那左掌是用来擦屁股的,而且还远远不如右掌肥大?”

  “呃......”

  熊霸天一愣,满是憨厚的大脸顿时憋的通红。

  我拿你当值得尊重的对手,你却拿我当食材?

  包正的话伤害性不大,侮辱性却是极强。

  熊霸天狠狠拍了下自己的胸脯,仰天长啸:“我,我要吃了你这只两脚羊。”

  “凭你也配!吃我一刀再说吧。”

  包正冷哼一声,喷吐法力,瞬间压缩融合天地间乾元真罡,飞刀化作一道赤色流光直射熊霸天。

  这一刀足足凝聚了千年法力,并融合方圆百里内的乾元真罡,令得四周温度急升,仿佛是到了火焰山一般!

  “乾元真罡!怪不得青城白素的本命分身都要吃瘪,竟然还是个法家修士!”

  熊霸天满脸凝重,妖气凝结成巨手,试着抓向飞刀。

  二品妖王出手果然不俗,飞刀被妖气大手一把抓住,却忽然红光大盛,嗤嗤急响声中,熊霸天妖气幻化的大手竞被直接烧穿。

  红芒一闪,飞刀直抵雄霸天额头。

  “好家伙,儿郎们死得不冤啊!”

  熊霸天怪叫一声,右手护于额前,大手迅速蜕变为一只巨大的熊掌,掌指间虚空不住塌陷生灭。

  于险之又险之际,握住刀柄,只觉掌心一片灼热难耐,痛苦的险些要叫出声来。

  熊霸天狠狠一咬牙,就要不惜损耗妖力,将这柄飞刀直接捏爆。

  乾元真罡最是妖魔克星,手里握着这玩意儿真是太难受了。

  “爆!”

  包正低喝一声,飞刀在熊霸天掌中自爆,犹如引爆了一枚小太阳,阳烈罡气四射,触之如同针刺。

  “啊啊啊,好阴毒的人类,熊爷跟你拼了!”

  灰头土脸的熊霸天大脑袋一晃,头顶现出百丈妖云,纵身合入云中,风驰电掣般向包正压来。

  包正抬头看去,头上妖云已瞬间扩至方圆十亩大小,妖力兜顶压下,竟令他如落泥潭,举动吃力。

  就连法力运转都感到有些迟滞不灵,妖力环压下,唇枪舌剑神通已无法随心所欲的施展。

  不禁暗叫了一声,好妖怪!果然是拥有四千年修为的二品妖王,放眼汴京,怕是只有传说中那几位镇压京城气运的二品宗师才能正面硬抗此妖。

  “哈哈哈,知道熊爷的厉害了吧?两脚羊,熊爷要裂了你,带回山去给孩儿们烤了吃,哇哈哈!”

  妖云迅速下压,从四面八方将包正紧紧困住,看去四外都是黑茫茫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从中忽然杀出一只手持黑铁枪的巨熊,一枪砸向包正。

  “金戈玉帛,法家大神通!”

  危急间,包正运转神通。

  金戈玉帛,就如上世蓝星法律中的调解制度,无论多大的纠纷,都必须要接受调解,从而弱化对手的各种攻击,化干戈为玉帛,削弱世间万种法!

  刚刚冲至包正面前的熊霸天猛地一愣,忽然杀意减弱,心中祥和。

  连带着一身妖力都减弱了足足五成。

  他忽然发现这个叫做李寻欢的家伙似乎还挺俊俏?看着还挺顺眼?

  有一种小母熊才有的独特魅力......

  熊霸天眨眨眼,对自己的审美发生重大变化表示了足够的担心。

  忽然眼前彩光暴起,熊霸天险些被闪瞎了眼,变成一只真正的熊瞎子。

  一道彩光如自九天而落,狠狠击在雄霸天的肩头。

  “嗷!”

  堂堂二品妖王,直接打横飞了出去,摔了个大屁墩儿,熊霸天感觉自己的妖力在迅速流失中,十年、二十年......五十年!

  这是......

  熊霸天迅速起身,惊骇望向对面,只见包正手中持了一把通体晶莹的玉尺,内中有氤氲仙雾、七色彩岚不住生灭幻化,就像是这把尺子内隐藏了一方小世界。

  不时有七色彩光从尺端溢出,化作一个个七彩光弧,每与他的妖气遭遇,就是一圈一勒,将妖气破灭!

  “不好,这是仙器!”

  一个声音与熊霸天同时惊呼,正是那位隐身幕后、暗助妖族的大儒。

  量天法尺,丈量对手功过,直接打落修为,方才熊霸天吃了一尺,直接落去五十年妖力。

  “嗷嗷嗷,老熊和你拼了!”

  熊霸天催动妖力,手中镔铁枪舞动如风,瞬间向包正挥出百千次。

  包正只将量天法尺舞动,一圈圈彩光涡旋在身外布下重重防御,熊霸天竟然攻之不进,偶尔彩光卷动,落在熊霸天身上,就是五十年法力不见了。

  一缕熊毛,不知何时握在了包正手中。

  法家大神通识法代言人瞬间发动,以这根熊毛为凭,与熊霸天建立下短暂的代理关系。

  “呃......”

  熊霸天攻势一停,双眼迷茫。

  包正微微皱眉,越阶与一名二品妖王建立下代理关系,他付出的代价也着实不小,法力在迅速消耗中。

  “嗷嗷嗷,什么狗屁的人族大儒,看老子破了你这‘他山嫁境’神通!”

  熊霸天一领手中枪,合身纵入妖云,化作一道冲天黑光,狠狠撞向天穹深处。

  一声怒吼响起:“熊霸天,你莫非是疯了不成!”

  隐藏幕后的这位人族大儒,哪里想到熊霸天竟会忽然倒戈,仓促间竟难以应对。

  “咔嚓咔嚓......”

  熊霸天撞击处出现了丝丝裂痕。

  他山嫁境神通,并非真仙罗汉创立的小世界,不过是利用两地真实环境,令其相互连接,这门神通也只是起到一个连接纽带的作用。

  熊霸天以全身妖力撞击之处,正是两地环境连接的位置。

  神通将破,背后的大儒也无能为力。

  包正飞身而起,瞬间解除了和熊霸天的代理关系,量天法尺狠狠击在熊霸天头顶。

  “嗷......”

  四周景物变幻,回到老井河畔。

  五更二刻,王老实正忙碌着将新的汤饼下锅。

  街上人物都没有多大的变化,却唯独多了一头毛茸茸的小黑熊......

  “嗷呜,嗷呜......”

  那一记量天法尺直接打在了熊霸天的百会穴上,又值他全力攻击‘他山神通’当口儿,丝毫没有防范之下,被量天法尺彻彻底底丈量功过,发现此妖自成形后杀戮无数,吃人盈万,打落全部修行!

  四千年法力毁于一旦,二品妖王熊霸天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现在只是一头被清算过的纯洁小黑熊。

  “奇怪了,怎么突然多出了一头小熊来?”

  “看着是个还没化形的,小熊小熊,日后可要做个良妖啊,等你化形后拿到良妖证,可以考秀才呢!”

  人们虽然奇怪这头突然出现的小熊,不过这里是汴京,见过的各种小妖可多了,倒是不会引发骚动。

  小熊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了看包正,低头嗷呜两声,转身逃向了某条小巷中。

  来得时候还是位驾驭妖风,横行天下的二品妖王,现在倒好,回不去了......

  甚至就连有关黑风山的记忆,也渐渐淡去,终至彻底遗忘。

看过《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