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第二十章 ?天地正气 ?乾元真罡

第二十章 ?天地正气 ?乾元真罡

  圣手书生,李寻欢?

  白素微讶,一时竟想不出夏洲还有如此人物,不过对方法力澎湃,又是人族修士,她也万万不敢托大。

  “不想这条小蛇竟触怒了道友,道友乃当世高人,早已超脱物外,又何必与它一般见识,可否看白素之面,饶了他这一回?”

  “借物寄身,此乃当世二品宗师才有的手段。不过我看白道友实力尚不足二品,只能凭借自身血脉鳞片寄托几分实力。”

  包正那日与和尚一番彻谈,见识也算广博,一眼就看穿了这白素的实力。

  “这佘元干犯命案,手段毒辣,早已触犯国法。我劝道友还是不要插手的好。青城虽是世外之地,却也在大艮国土之内,你维护案犯,难道就不怕受牵连吗?”

  这白素就算不是二品宗师,也至少是三品巅峰的实力,虽是借物寄身,依然妖气澎湃、气势滔天,如非必要,包正也不想与她死战。

  而且这青城白素,让包正总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觉。

  白素娇笑道:“道友不知,这佘元虽然只是一条普通晶蛇,其祖上却与我有旧。我曾承诺其祖,他日佘元如遇杀身之祸,我当庇佑其一次,这次道友肯卖了颜面给我,白素当感盛情......”

  包正冷笑:“我若是不卖这个颜面给你,那又如何?”

  “如此,白素便只有得罪道友了。”

  白素忽然一指点出,天地灵气微微震动,包正布置在四周的法力竟被她冲出了一道缝隙来,俏笑道:“今日道友手下留情,他日青城当奉道友为佳客。”

  身影一闪,裹了佘元就欲遁走。

  “李某面前,岂容你说走就走?给我留下!”

  包正口一张,喷出一道锋锐白光,却是一柄长三尺、刃身印满了古篆文字的法剑。

  唇枪舌剑。

  虽然不是实物神兵,却是千年法力汇聚,法剑一出,虚空震动。

  白素脸色微变,只觉铺天盖地的混厚法力笼罩四周,竟然牵动了天地真罡、乾元烈气,令她妖气大减,隐隐竟被克制。

  她空有三千年法力,如今却是借物托身,实力只得发挥三成,而且这名书生打扮的白衣修士竟然不是儒道中人,而是攻伐无双的法家修士!

  一旦被法家神通盯上,任凭你远遁千里,也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如同跗骨之蛆。

  “天地正气,乾元真罡,道友竟是法家修士!”

  白素再不敢托大,玉掌翻动,带起冲天妖气,硬生生接下了包正这一剑。

  空中顿时响起连串雷声,白素一手裹着佘元,一手与法剑博杀,每接一剑,必然后退一步,玉足下接连炸起一个个旱天雷。

  连接十剑后,白素身影变得虚幻不实,腰部以下都被乾元真罡炸得无影无踪,变成了一个半截的妖美人儿。

  “呼嗤!”

  眼见法剑变得虚弱模糊,包正张口一吸,将法剑收回的同时,也吸取不少散布空中的乾元真罡。

  神通运转,将法力真罡压缩,再次张口喷吐,一柄玉光湛湛的五寸飞刀直取白素。

  飞刀掠空而过,带起十丈玉芒,有圈状白气在刀尖呈现,飞刀过后,方才传出巨大的音爆声。

  白素瞠目结舌,方才见到刀光升起,已被飞刀插额而过。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一片玉色晶鳞出现在空中,被天风吹过,瞬间化为灰灰。

  “青城白素吗?不过如此!”

  包正冷哼一声,法力大手幻化而出,一把捏住了佘元七寸,十几丈的巨蛇躯体瞬间缩小,变成了半尺长的宠物蛇,被他一把握入掌心。

  ......

  “好一个圣手书生,好厉害的李寻欢!”

  大艮西南,青城山。

  大山苍茫深处,一眼千尺深潭,潭边绿草红花,笼罩在氤氲温泉热雾中,恍若仙境。

  潭边有三间竹舍,半连一座天然石洞,小轩窗内,站着两条袅娜多姿的身影。

  一青衫,一白裙。

  白裙女子手抚胸口,清丽绝伦的粉面隐现苍白之色。

  “竟然被他临阵采集乾元真罡,破了我的法身,好恐怖的神通啊,这就是号称攻伐无敌的法家修士么?”

  “姐姐你怎么样?”

  身旁的青衫女子连忙扶住她,怒道:“是谁如此大胆,竟敢伤害姐姐!”

  “汴京城法家修士,圣手书生李寻欢......”

  白素法力运转几周,才觉好过了些:“此事原也不能怪他。是我当年成道时,欠了潭底那条老晶蛇的人情,这才将一枚本命鳞片赐予他的后人。”

  “却不想那条小晶蛇竟然胡作非为,干犯大案,牵连人命,这才将我卷入其中。那李寻欢虽然灭了我一道本命分身,却也帮我还了这个人情,日后再无挂碍,说不准还会因祸得福呢......”

  “我不管,反正他伤了姐姐,这笔账就该他还!我迟早要帮姐姐出了这口恶气!”

  青衣女子嗔怒,小胸脯一鼓一鼓的,樱桃小口中吐出一条会分叉的嫣红小舌。

  白素连忙喝止:“青儿万万不可!此人修为高深莫测,随手就可灭了我一道本命分身,实力简直恐怖!更何况他还是法家修士,这种人最是难缠,万一被他盯上,你我姐妹只怕再无宁日!你我多年修炼,不曾害过一人一物,这般苦功岂非是要白费了?”

  青衣女子撅起小嘴儿,愤愤地道:“姐姐处处都好,就是这一样不好,总是瞻前顾后,这也不行,那也不许的,做妖都做的不够爽快!”

  “哼哼哼,李寻欢是吧,听名字就知道是个坏男人,本姑娘有的是办法对付他,早晚要他好看!”

  “青儿!”

  ......

  包正微微皱眉,刚才明显感觉到耳朵一阵发热,真是奇了,千年法力在身,怎么还是有这个毛病?

  莫非是飞得太高,被天风给吹着了?

  握了下手中的小蛇,包正望向十几里外的某个阴敝之处,淡淡地道:“两位阴司鬼神看了这么久的戏,难道还不曾看够吗?”

  两名夜游神从汴京城一直跟到这里,又如何能逃过他的耳目?如果不是看到这两条阴魂有微弱的香火金光宝闪现,包正早就连他们一并拿了。

  闻听包正开口,两名鬼神连忙现身,小心翼翼地飞到包正面前作躬道:“汴京阴司所属,见过先生。”

  包正微微点头:“嗯,既是阴司正差,不必多礼,两位一路跟踪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看过《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