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第十八章 儒妖
  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内,曾于这间上房入住的人和妖共计有三十一名。

  加上访友会客,这段时间内先后出入的共有四十三名人、妖。

  在包正的查堪之术下,一个个被分辨剖析的清清楚楚。

  “人有人气,妖有妖气,鬼有鬼气,或相克相撞、或相生相惜,若是曾为友人,则彼此气息纠缠,很容易就能够分辨出来。”

  包正耸了耸鼻子,眼中微微含笑。

  地鼠妖叔青的气息十分明显,都不用他特意分辨。

  此妖出自地下鼠族,气息偏于阴暗,不过得人形后即为良妖,又读书求文,向往正道,妖气中自然也有一股灿烂活泼的生气,甚至已经开始向堂皇正气转化。

  若非牵涉命案,糊里糊涂丢了性命,考中大艮朝的进士,得授一任妖官,说不定就能被皇气伐体,尽除妖气。

  日后读书有成,未必就没有机会成就一代大儒。毕竟儒家号称因材施教,有教无类。

  没变疯之前的道济曾经说过,像这类没有血脉出身的小妖,连修炼的法门都无,若不能有幸被佛、道高人收为灵宠,读书修文考功名就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大艮朝乾坤正盛,如果能得到朝廷皇气伐体,便算是修成正果了。

  像白玉堂这种修炼千年的老妖怪,不是天赋绝佳自成一派,就是有传承的修炼法门,才会不稀罕一个斩妖郎的职衔。

  确认了地鼠妖叔青的气息后,包正很快就发现有另外一股妖气曾与叔青纠缠较深,这股妖气比叔青的更为阴冷,却也带有一股灿烂活泼的生气,隐隐见显堂皇。

  “嗯?果然另有妖物。而且多半还是叔青的好友一类,同样来自地下,多半也是个读过书的......”

  “此妖和叔青牵连如此之深,就算不是真凶,也与此案脱不了干系!”

  包正精神一振,线索找到了!

  收起查堪术法,法力如潮水般向四外散去,犹如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开始寻找更多的线索。

  “好妖怪,果然忍不住了!还是没能逃脱现代犯罪心理学的范畴,忍不住回到了犯罪现场附近?”

  很快包正就在两里外搜索到了一股妖气,正与留在房中的这股阴冷妖气相符。

  小妖就是小妖,哪怕修行百年,读过几年圣贤书,终究不是他这个油条老律师的对手。

  既然敢来,那就不要走了!

  袍袖轻展,天窗无风自开,包正飞身而起,悬停于百丈空中,明月之下。

  法眼大开,迅速锁定了这只犯罪嫌疑妖的位置!

  ......

  东市西尽头,老井河畔。

  这条八尺宽的小河也算是汴京一处奇景,河水的源头竟是一眼老井。

  老井高出河面也有八尺,井深足有十几丈,井水如趵突泉一般整日骨嘟嘟上涌,露出地面的井壁上开了一个六边形的水口,清凉的井水从该处涌出,流入老井河。

  此刻井前正站了一名蓝衣秀士,看颜面二十岁出头,妖气和书生气混杂在一处,亦正亦邪。

  衣后伸出一条碗口粗细的晶鳞蛇尾,半条尾巴探进六边形水口,被冷冽的泉水不停冲刷着,脸上露出舒畅的表情。

  “白天小蜈传来的讯息也不知道是否有误,叔青的案子已经结了,连魂魄都被斩没,难道真会有高人替一只小小的地鼠妖翻案?”

  蓝衣秀士望着大车店方向,心中犹豫着要不要亲自前去查探。

  理智告诉他此举不妥,可就算是他这个百年道行的妖怪也逃脱不出犯罪心理学的定律。

  做贼必心虚,不去查探清楚他一定会失眠的......

  距离他数里开外的某处黑暗中,两名黑袍黑甲的阴差正紧紧盯着他。两者都是汴京城隍庙巡安司的夜游神,受一方香火供奉,就有责任庇佑一方。

  蓝衣蛇妖犯了宵禁,合该他们出手拿下,押去阴司问罪;若是白日犯法,那就是开封府该管。

  天子脚下,向来规矩森严。

  可这条蛇妖却非寻常小妖,竟是隐隐有皇气罩体,皇气中更有一丝红芒闪现。

  却是新晋的进士老爷,天子门生!

  大艮朝法令:凡新晋两榜进士,皆可跨马游街,一日阅尽汴京花,得授官职之前,更可无视宵禁,显士子风流。

  为什么无视宵禁就可以尽显风流?

  您想啊?宵禁时就连王孙公子们都不得外出消费、夜生活,教坊司和各大青楼、勾栏还能有生意?

  没生意就得适当的打折降价,新晋的进士老爷们不受宵禁限制,自然就成了消费主力军,加上又都是些风流才子,不少还是俊俏书生,自然是要尽夜风流,高山流水不停、管鲍相交成佳话。

  所以这条蓝衣蛇妖却是拿不得,两位夜游神也只能在暗中监察。

  磅礴法力忽然自东市大车店方向腾空而来,铺天盖地的向蓝衣秀士罩落。

  “不好,大车店中果然是藏有高人!”

  蛇妖面色剧变。

  联想到日间小弟蜈蚣精带来的讯息,立即明白了这位高人是冲他而来!

  虽未交手,只看对方声势就知道自己绝非敌手。

  不愧是读过圣贤书,得了进士文位的儒妖,蛇妖迅速叫了声:“我乃佘元,康诚十六年秋闱二榜三十二名进士,还请仙长手下留情!”

  口中讨饶,动作却是极快,一道黑烟冒起,化作遁光飞腾,向城西方向逃去。

  他有皇气护体,虽是妖身,却不会被京中禁制阵法伤害,只需要半盏茶的时间就能逃出西门。

  只要离了汴京,不远处就是九曲大河,便可借水遁逃命,只要这位高人不是三品以上的大修士,他就有逃走的机会。

  包正淡淡一笑:“小泥鳅,哪里逃?”

  法家也属正宗人族功法,京城中的禁制法阵不会被引动,包正轻负双手,自空中追去,同时暗中将法力略收,故意放蛇妖逃走。

  如果蛇妖背后还有主谋,正可顺藤摸瓜。

  一人一蛇,前后飞出西门。

  两名夜游神对望了一眼,都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

  刚才他们距离几里地远,都被法力波及有些阴魂不稳,幸亏有香火金光护体,才未受伤害。

  看那位高人的手段,至少都是位中品修士,指不定就是个三品仙师。

  逃走的蛇妖起码也是个新晋的进士老爷,也是他们不愿招惹的。

  这种热闹还是不看的好......

  两位阴差刚打起退堂鼓,就听耳边有人沉声道:“你二人添为夜游神,怎可临阵退缩?立即给本神跟上去,若是那蛇妖逃走,只当无任何事情发生,若是蛇妖被那位先生擒拿,你二人务必第一时间将那位先生请来阴司!”

  两名阴差心神俱震,惶然向城隍庙方向恭身施礼:“属下遵命!”

看过《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