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第十七章 圣手书生李寻欢

第十七章 圣手书生李寻欢

  比起繁华的皇城圈和南市,东市就是贫民区,也只有在此处才会有大车店开设。

  就连给南市运货的大车都要在这里住店休息,住宿吃饭都很便宜不说,一到傍晚,还有花花绿绿的姐儿们在街上溜达,只要十几个大子儿砸过去,她们就会在宵禁前溜进大车店的通铺,然后钻进某个热情奔放的被窝儿。

  比起每日流连在高级青楼中的贵人们,包正倒觉得大车店内的这些苦哈哈才是人间真实。

  大艮朝人道昌盛果非虚言,聚集在大车店中的苦哈哈中有人有妖,很多小妖都是刚刚化形不久,还不完全,顶着个牛头、马头、狗头......

  小妖们模仿着人类的仪态,说着人类的语言,并以此为荣。

  “小哥儿,还有上房吗?”

  在法家隐匿术的遮掩下,包正面容变化,成了一个容貌清俊的中年书生,一身白袍,虽然只是棉质,不是昂贵的丝绸,可在这家大车店中已经是十分的扎眼。

  穿着长袍的读书人站在一群车夫苦力群中,怎么看都是鹤立鸡群。

  店小二是个人族,见到包正就是眼睛一亮,微微恭身道:“先生要在这里住店?”

  “嗯,我是初次来到京城,看着你们这里人气旺,价钱合理,就想住几天。”

  包正赏了小二两枚铜钱道:“就是不知道你这大车店内有没有上房?”

  卷宗上显示,叔青在此住宿期间,要的就是上房。

  再穷也是举人身份,都沦落到大车店了,多少还是要找回些颜面的。

  大车店虽然是穷棒子们聚集的地方,却也有两间所谓的上房,专一用来接待叔青这种囊中不算宽裕,却又有些身份的客人。

  “多谢先生赏赐......”

  小二看了眼包正头上的文士方巾,腰又低了些。

  “两间上房都还空着,位置都在二楼,一东一西,有临街的窗户,还开了天窗呢,可比下面的大通铺要强的多,不知先生中意哪一间?”

  “东间没有西晒,我就要东间上房吧,先包三天再说。”

  “东间,先生要不再想想?”

  小二捏了捏包正给的两枚赏钱,压低声音道:“先生有所不知,上月这东间住了位入京考试的举子,谁想到他竟是个杀人夺命的恶妖,如今已被开封府砍了脑袋,先生住在东间怕是有些不妥。”

  包正又拿出一钱银子递给小二:“如此才合我意。小二哥有所不知,我虽然是个读书人,却志不在功名,最喜著书立说。近来正在撰写一本《奇案志》,四处搜集素材......”

  说到这里声音渐渐拔高,看似随意,却让正在一楼打尖吃饭的车夫苦力们听得清清楚楚。

  “听你说,这位举人老爷竟然还是个犯案的恶妖,这也算是一桩奇案了。走走走......小二哥你现在就带我去房间,酒菜也送来房间,我今天请你喝酒,你给我详细讲解此案如何?”

  小二捏着银子,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得道:“就依先生,先生请随我来。”

  “哈哈,好好好!我圣手书生李寻欢平生最爱探究奇案,这个案子可不简单,我现在是越发的有兴趣了。”

  包正跟在小二身后拾阶上楼,大声笑道:“小二哥你可相信?先生我不仅擅长写书,更擅推案断讼。堂堂一位举人老爷又怎会无缘无故的杀人害命?这其中只怕是大有文章,若真有什么冤屈,先生我说不定就能替他翻案,也算成全了我李寻欢的佳名!”

  “先生说笑了,这可是开封府断过的案子,怎可能说翻就翻......”

  小二笑着摇头,心说总归是个乡下来的读书人,不知天高地厚。

  包正闻言脑袋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小二哥此言差矣,开封府难道就不会犯错么?若果真如此,朝廷只留一个开封府就好了,还要什么刑部和大理寺?”

  大车店一楼饭堂顿时安静了下来,几十名车夫苦力望着包正的背影,有摇头鄙夷的,有切齿不忿的,也有转身就走的......

  店内来了这么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指不定就会惹出什么祸来,这大车店是不能呆了。

  包正没有回头,法力却暗中笼罩住了这些车夫苦力。

  走的人不止一个,有人是为了避祸,可也有人明明就是心神慌乱......

  现代犯罪心理学说得没错,真凶在案发后一定会返回案发现场。

  别看叔青已经被砍了脑袋,此案已结。可是叔青在法场鸣冤的那一幕,定会令真凶不安。

  ......

  店小二回返下楼的时候,不少车夫苦力都向他好奇地打探消息,所问无非是那位李先生莫不是个失心疯的?开封府断的案子他也敢质疑,还说要为地鼠妖翻案?

  小二差点没被憋死,那位李寻欢李先生就是听他讲了遍案子经过,便塞了整整一两银子给他,还特别叮嘱下面的人无论如何询问,你都不可言语一字,越是神秘就越好。

  谁让人家出了钱呢,憋死就憋死算啦!

  平日里口齿伶俐的小二哥硬生生变成了一个闷葫芦。

  上房中‘李先生’和店小二究竟谈了什么,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书生酒后又是如何的狂言,变成了最神秘的事情。

  ......

  吃饱喝足,包正在床上盘膝而坐。

  混沌法经运转,体内法力流动,越发变得精纯。

  自从拥有千年法力,《混沌法经》上记载的一些高深术法已经可以从容施展。

  例如基础的避火避水、飞腾遁法,都在瞬间圆熟。

  法家,脱胎于道家之理。在这些基础术法方面,与道家本来就多有交集。

  不过既称法经,自然有其独到之秘,眼下包正施展的‘查堪寻踪’之术,就为法家独有。

  此非为佛道卜算前知之术,而是一种用法力融合周围原来环境,而后细细筛选堪查,找出其中有任何变化的法门。

  法力在持续消耗中......

  以包正目前的能力,这间上房一个半月内所有住宿、来访、哪怕是短暂停留者的信息,都会被他堪查到。

  除非对方法力神通是他三倍以上,而且提前有了防范,否则就逃不过他的寻踪之术!

  “我的推断果然没错,叔青曾经住宿的这间虽是上房,却在最低等的大车店中,不可能有富家官家和修为高深的修士入住。”

  “这就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我的堪查难度。只需要将这房中一个半月以来所留的气息痕迹一点点排查过去,早晚都能找出蛛丝马迹!”

  “或许,不等我有所发现,有人就要沉不住气了。”

  包正抬头看了眼天窗,夜色渐深,和风朗月。

  虽是深夜,仍被星月光芒染成一片青天!

看过《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