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第十六章 量天法尺(下)

第十六章 量天法尺(下)

  秋雨绵绵,乌云遮月。

  一道乌光融入夜色,悄悄潜入开封府衙。

  骄傲是刻入到白玉堂骨头中的,哪怕此刻他被包正神通影响,依然不改性情,竟然没有使用隐匿身形类的法术。

  一路如老马识途,遇到有禁制阵法阻路,亮出开封府仙师供奉的腰牌便告顺利通过。

  牛大刚他们只知道这位白爷是展大人的好友,因为性情古怪,偏偏要做个磨刀人,却不知白玉堂私下里的身份早就是开封府仙师供奉,而且还是仙师中唯一的妖族。

  除了开封府尹海正刚所在的私宅后院,白玉堂可以在开封府衙通行无阻。

  乌光潜入开封府案牍室后,不久便即离开,神不知鬼不觉地取走了叔青的卷宗。

  片刻后,卷宗已经到了包正的手中。

  包正施展了一个法家小术法‘照影术’,将卷宗内容复制下来,笑着对白玉堂道:“将卷宗归回原位,白兄就可回去休息了,代理关系自当解除。”

  白玉堂目光有些茫然,接过卷宗转身就走。

  代理关系解除后,就算是他这位千年大妖也难记起是自己盗出卷宗交给了包正。

  望着白玉堂的背影,包正暗暗摇头。

  看来自己的法力积累还是不够啊......

  白玉堂法力远超过他,哪怕有那枚智齿为媒介、成功施展了法家大神通,可在代理关系维系期间,他却无时无刻不在消耗法力。

  只是片刻时间,就消耗了他足足五十年的法力。

  不比那十名乙字房的磨刀人,简直就是自由放养,不会有所消耗。

  但是这次尝试还是非常值得的,至少让他验证了‘识法代言人’这门大神通的无穷奥妙。

  只要掌握了牵连对方血脉之物,就可以越阶同对方建立代理关系,这门神通若是用的巧妙,简直如同核威慑一般。

  一页页翻动着卷宗留影,包正开始仔细查阅。

  ‘康诚十六年,六月二十三,有野田地鼠小妖叔青,入京赴考。留京期间,多觊觎良家妇尤氏,搭讪留诗,邻家可证。’

  ‘六月二十七日,尤氏黑夜丢首,现于对邻黄家驴肉摊位之上。死时上衣脱落,下身裸·袒,可断非仇非财,乃情杀***之案。’

  ‘经查,尤氏上体留有印痕,乃地鼠妖气息,断颈之处犹如爪裂,合地鼠原身爪形,叔青有重大嫌疑。’

  ‘六月二十八日,斩妖房捉拿叔青归案,其口称冤枉。开封府素来断案重证轻言,三木之下,岂有不招之理?动刑三巡,叔青招供,是为见色起意,犯下此案。依大艮律法,干犯***罪者,当斩首,并灭其魂魄!’

  开封府的卷宗十分谨严,其中堪查、动推、验尸、堂审,皆有记录,看去实在是没有什么破绽。

  可包正却是缓缓摇头。

  抛开《洗冤录》已经认定了这是一起冤案不说,只从逻辑分析此案也是大有问题的。

  叔青好歹也是读过圣贤书、拥有举人文位的一只‘儒妖’。

  他这次进京本是为了赴考,希望可以金榜题名,做得一任妖官,为什么早不犯案,晚不犯案,偏偏要在参加秋闱考试的前一日犯下这***重罪?

  花痴也不是这么个花痴法的吧?

  至于情挑留诗什么的,这只是文化人的爱好,根本就不能算是犯罪动机。

  而且杀了尤氏后还要留下尸体,还要把人头挂在黄家驴肉的肉勾子上,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有意惊动开封府?

  好歹也是修炼过百年、得成了人身的妖族,难道说在犯案时就没有掩盖气息的方法?取人头的时候用什么不成,非要用鼠爪生生弄断尤氏的粉颈?

  就这种脑子进水的做法,还是个举人?

  若说开封府的推官和提刑官们没有注意到这些疑点,包正是不信的。

  可结果他们还是仅凭表面证据以大刑逼迫叔青招供,做死了这件案子。

  虽说表面看去程序上没有任何问题,也可见哪怕明如开封府,对这些妖族还是存有偏见的。

  若不是地鼠妖,换了是个有根底出身的人族举人,难道也会如此草率?

  包正其实也能理解开封府。

  妖族嘛,本来就是‘二等公民’,站在人族的立场上,实在没办法要求他们为一只小地鼠尽心尽力。

  不过站在法家的立场上,此案既然被他知道,便要为叔青洗冤,这是他前世经历所致,不如此便难以念头通达。

  “尤氏既非叔青所杀,真正的凶手又是谁?从卷宗上看,尤氏出身良家,嫁给布商不过一年,虽然丈夫时常外出入货出货,空房寂寞,喜爱倚门俏望,招蜂引蝶,却没有她有违妇道的切实证据。”

  “而且尤氏的出身、经历并不复杂,开封府也没调查出她有何仇家。”

  “汴京为天子脚下,有开封府镇压一方,各路采花淫贼也是万万不敢在京城犯案的,何况采花贼也有采花贼的规矩,绝对不会事后杀人,还把人头悬挂在对面的肉铺中......”

  “尤氏既非仇杀,又非遭了采花贼的毒手,已经基本可以放弃排查尤氏。真凶的目标很可能并不是尤氏,而是叔青这只倒霉的地鼠妖!”

  包正剥茧抽丝,一层层推理下去,很快找到了侦破此案的方向。

  现在他的调查方向是:是否有人杀害尤氏,嫁祸地鼠妖叔青,此举究竟目的何在?

  叔青不过是只百年修炼的小地鼠,没招过谁没惹过谁,真凶为何要加害于他?要灭杀这只小地鼠不算很困难,有何必要非得杀人嫁祸,闹的满城风雨?

  似乎有很多的不合理之处。

  可包正上世的办案经历却告诉他,当不合理的情况多了,有时就会变成合理,背后往往隐藏着某个不为人知的阴谋。

  如今叔青的这件冤案已经过去了一月有余,恐怕很多证据已经湮灭,要为叔青成功翻案,洗雪冤屈,黄记驴肉旁边的大车店是一定要去的。

  想到这里,包正有些为难。

  以他如今在牛大刚眼中的地位,请假外出不是难事,可是他没钱啊!

  每月一百三十文本就刚够吃喝,加上白玉堂动不动就来蹭吃蹭喝,早就捉襟见肘,现在要外出查案,没钱不是瞎扯?

  《洗冤录》奖励功法神通,可就是不奖励钱,他也没运气逆天到每天都可以出门拣钱的程度。

  真是一文钱难倒了英雄汉,有谁能想到他这个拥有千年法力的法家修士,竟然会为金钱发愁?

  包正寻思着,也是时候找白玉堂算算账了,天下可没有白吃的道理!

看过《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