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第十一章 识香大妖来

第十一章 识香大妖来

  包正跟地鼠妖叔青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方才开口叫刀下留人,其实是法律人的秉性使然。

  结果还是无力回天,眼看着含冤负屈的地鼠妖人头落地。

  古往今来,冤案总是无法完全杜绝的,地鼠妖被冤杀也只能算是个例,不可说就是开封府不好。

  就是在上世蓝星,有两审终审,有死刑复核,有律师辩护,英美法系还有号称最为完善的陪审团制度,难道就不会出冤案了?

  不过地鼠妖这一死,刑具房多少就会有些麻烦。

  开封府斩首可不比别处,同样是砍头,别处的刽子手行刑还能保留下三魂七魄,开封府却会根据罪行类别,同时斩灭部分死囚的魂魄。

  但凡谋反、群杀、毒众、**者,刑刀上便会附加斩妖郎的法力,一刀下去魂魄同灭。

  地鼠妖被判**罪,合该斩灭魂魄。

  五颗人头在地面上滚动着,隐隐有三条魂魄从血腔子中飞了出来,被正午阳光一照,顿时就要散灭。

  忽然有阴风滚上刑台,风中站出几名身着黑袍黑甲的阴差,周身有淡淡香火金光,阻挡住日光侵伤。

  几名阴差冲监斩官所在方向微微躬身施礼,抖动手中的拘魂牌、锁魄链,将三团阴魂缚住,向城隍庙方向飞去。

  阴差拿魂?

  整个过程在包正的法眼下看的清清楚楚。

  包正暗暗点头,这就对了,所谓孤阴难涨,独阳不生,大艮朝有阴司奖善罚恶,正是建设大艮朝和谐社会的有力补充。

  这三名死囚能够保留魂魄被阴司招去,也算幸运,地鼠妖和另外一名死囚则是彻底魂飞魄散,包正大开法眼,紧紧盯着斩杀他两个的刑刀。

  一把镔铁雁翎刀、一把七环定魂刀,斩杀地鼠妖的,正是那把定魂刀。

  那把镔铁雁翎刀上只不过笼罩了几层怨煞,不像有聻魂产生。

  定魂刀上的肃杀刀意却忽然大盛,虽然只是瞬间的变化,却被包正立刻捕捉到了。

  “果然,这头地鼠妖蒙冤而死,且被判同斩魂魄,连去阴司哭诉的机会都没有,结果怨气冲天,凝成了聻魂。”

  “他和我先前遭遇的那些大凶之徒、华山剑修不同,是以冤怨二气凝成的聻魂,这口冤气不出,恐怕就是仙师高人亲自出手,都难以平复......”

  “这个麻烦,最终肯定要落在刑具房,又该牛知吏头疼了。”

  包正摇摇头,提着肉菜离开了刑场,心里慢慢算计,该如何才能想办法把这把斩杀了地鼠妖的刑刀弄到自己手中磨砺?

  之前所遭遇的聻魂都是本身就该死,冤的只是苦主,却都有许多的奖励;如今这个地鼠妖改姓了窦,本身就是最大的苦主,傻子都能想到奖励必然更为丰厚!

  ......

  回到刑具房,交验了具保禀书证明自己没有逃离,包正就一头扎进房中,开始整治美食。

  先将买来的上等白面熟至半发,烙成两面焦黄的饼子,而后就开始着手处理猪头和猪下水。

  做卤菜最难的就是高汤秘料,很多所谓的祖传秘方根源就在此两项。

  包正却无需为此担心,奖励的卤猪十三香一出,一锅清水也成百年老汤了。

  只需要将猪头洗净,去干净猪毛,少量放入葱姜,撇去头层血沫,放进大锅中炖煮即可。

  等到猪头半熟,放入卤猪十三香,不多时便肉香弥漫。

  猪下水还挺全,有猪肚、猪肺、猪肝、猪肠......这些玩意儿并不值钱,基本上就是买猪肉的搭头儿,洗这些东西有讲究,既要去除干净腌臜的部分,又不能完全洗脱了脏器味儿,脏器味还不能太盛,基本保留三成就可。

  包正是老吃货了,手上功夫不凡,很快将猪下水清理完成,放入大锅中与猪头同煮。

  此时猪头已经熟至五成,油气泛出,包裹住这些下水,相互交融,厚味更加。

  此时便可加入赤油红酱和适量的精盐。

  香啊......

  不多时,肉香已经弥漫了小半个刑具房,距离包正最近的乙字班磨刀人们刚刚从公食堂填饱了肚子回来,却还是忍不住打开窗户,一面闻着味儿,一面向包正所在的斗宿房张望。

  不过很快窗户又纷纷关闭,磨刀人之间可没有所谓的同僚之情,这里什么样的凶人都有,彼此间互有防范,虽然被包正勾引的馋涎欲滴,也没人会贸然来访。

  当肉香弥漫到甲字班时,位于甲字班七星之首的贪狼房窗户打开,露出一张右鬓处插了朵红绒花的俊美面孔来。

  这位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斗宿房方向,‘咕咚’吞下口水,喃喃自语道:“怪哉,什么人能把肉炖的这么香啊?嗯,有这样的手艺,似乎值得白爷去品评一二了?”

  “好像是初入乙子班的磨刀人,据说是个才来了不过一周的新人?这样的人才,似乎勉强够资格与白爷我结交。”

  “就给他这个面子罢......白爷我可不算是蹭肉吃,三十年的女儿红还剩下一坛,算这小子有口福!”

  “就这么定了,这小子见到白爷上门,想必会受宠若惊。”

  ......

  算计着火候已至,包正撤去炉火,掀起了锅盖查看。

  忽听身后有人道:“好香好香,寻常猪肉可没有这样的香味,这是猪头肉吧?”

  “我都不用走到锅边看,就知道锅内除了猪头肉外,还有一挂下水。你倒是很会吃啊?可笑这汴京城的食家就没有几个知道下水美味的,或是不敢食用,或是不屑食用,就这样错过了人间美味,可算是白活了。”

  “难得你是个会吃的,你我倒算是同道中人。”

  谁啊这是?

  包正转过身,眼前是一名俊俏的青年,面白如玉、目如点漆。头戴一顶八棱英雄帽,帽顶一朵红缨颤巍巍的抖动。

  上身是双排扣的白色劲装,外罩一袭玄色英雄氅,水绸子的筒裤,脚蹬一双抓地虎的快靴。

  靴边露着荷叶边的袜沿儿,说不出的飒爽风流!

  如此人物却出现在刑具房,除了那位锦毛鼠还能有谁?

  暗暗用法眼观察,只见妖气盛烈,不过这妖气中不见血光,更无怨煞纠缠,确实是个善妖。

  自己竟然判断不出他的道行法力,只怕还是只几百上千年的大妖。

  包正看了这只老鼠妖一眼,只装做不认识:“阁下是什么人,别人开饭的当口儿你闯进来,这是要开唱莲花落吗?”

  白玉堂是出了名的骄傲人物,对这种人你越捧着,他就越当自己是大爷,你越是嘲讽奚落,他反倒会对你另眼相看。

  包正对待这种家伙有的是手段。

  白玉堂果然一愣。

  我擦,这个新人还挺狂啊,竟敢讽刺白爷我是要饭的?

  有性格啊,我喜欢!

  想不到这开封府中除了姓展的那只老猫,居然还有人敢讽刺白爷我?

  太有意思了,爽快地很呢......

看过《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