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第十章 法场鸣冤

第十章 法场鸣冤

  这就怪不得牛大刚答允的如此痛快了,原来是早有先例。

  只是不知大名鼎鼎的锦毛鼠为何会成了一名磨刀人,难道此君也做了死囚不成?

  包正对卖肉大汉道:“这位兄弟,给我一个猪头,一副猪下水,另外以后每日都少量送些猪肉猪排什么的到开封府刑具房,我叫包正,每次咱们都是现钱结账。”

  “好咧,盛惠十二文,以后一定给您按时送到。”

  卖肉大汉挑了新鲜的猪头和一副猪下水,用油纸密密裹了,又拿草绳系好,递给了包正。

  包正接在手中,却不着急离开,笑道:“那位白玉堂白爷是什么时候进的刑具房,兄弟你可清楚啊?”

  “咳,您问这件事啊?汴京城那是无人不知啊,这位白爷啊......他可不是人。”

  “哦,他还不是人?”

  卖肉大汉笑道:“那可不嘛,这位白爷其实是个白老鼠成精,原本居住在两浙路松江府附近的陷空岛上。”

  “不过人家虽然是个妖精,却从没伤害过人命,是拥有‘良妖证’的大艮朝治下之妖。在陷空岛上有些家资,岛上的人还要称他一句白员外呢。”

  包正笑道:“既然是有良妖证的,怎么又会做了磨刀人?”

  “还不是因为那位展大人吗,展大人得了个绰号叫‘九命御猫’,这位锦毛鼠听了不服气啊,就跑进京城做了些案子,故意找展大人的麻烦。据说最后是被展大人收服,双方化敌为友,还成了朋友......”

  卖肉大汉道:“听说展大人原本是想请这位白爷做斩妖房的‘斩妖郎’,这位白爷却不肯,偏要去刑具房做一名磨刀人,还说要借此赎罪,免得连累了陷空岛......”

  包正闻言点头,不愧是锦毛鼠,敢做敢当。

  告别了卖肉大汉,又到菜市上找了个卖菜郎,选了些新鲜菜色,约定让他每日送些时令蔬菜来。再去粮铺买了十斤袋装的上等白面,一并提在手中。

  大艮朝物价低廉,货币购买力极强,算了下这每月一百二十文的伙食费加上十文例钱勉强够他每日三餐之用,山珍海味虽然买不起,每天有菜有肉却是毫无问题。

  解决了食材供应问题,包正手总拎着猪肉蔬菜,在东市中闲逛。

  自由就像是一碗隔夜粥,饱汉子不会珍惜,饥肠辘辘的人才会知道是如何宝贵,重获自由的包正感触尤深。

  东市是出了名热闹,除了菜市场外,还有商铺林立的街路,虽然比不得南市的那些高大上的商铺,却更接地气,还有各种不上台面的小吃铺子,虽然烹饪手法不够高明,也足够让穷棒子们垂涎欲滴了。

  包正走着走着,忽听前方一阵喧哗,有人高声叫道:“囚车过来啦,快去菜市口看砍脑袋啊!”

  跟着就听一阵净街锣鼓响起,一队押送死囚的军卒从开封府方向押着几辆囚车行来。

  队列中有高居马背的监斩官员,身着红衣的刽子手,一个个目光森然,杀气冲霄。

  两旁观者无不欢呼,纷纷报彩声,同时将烂菜叶子臭鸡蛋等物砸向囚车中的死刑犯。

  可见开封府深得人望,很受百姓的尊重爱戴,被开封府定罪的囚徒,没人会怀疑他们蒙冤受屈,必为十恶不赦之徒。

  包正两世为人,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砍人,心中好奇,便跟随着好事百姓,来到刑场看热闹。

  午时一刻,一通鼓响,人犯绑缚法场,午时二刻,二通鼓响,人犯验明正身,午时三刻,三通鼓响,‘斩’字令牌落地!

  刽子手解开包裹刑刀的红绫,正午阳光下刀光湛湛,刺目生花,场外顿时又是一阵喝彩声。

  也就是开封府的刑刀才能够保持的如此明亮锋利,这些死囚落在开封府手上,简直就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斩!”

  监斩官一声令下,刀光闪动。

  “吱吱,冤枉啊,可冤死我了。”

  嗯,有人叫冤?

  包正目光一凝,法眼开启,望向这个叫冤的囚徒。

  台上五名死囚,有人有妖,这个叫冤的囚徒此前已在验明正身环节,将身份信息公之于众。

  叔青,是一头地鼠妖。没错,就是上世常见的小游戏‘打地鼠’中被孩子们捶破了脑袋的地鼠。

  辛苦修炼百年时光,一朝得成人身,因为当初修行时常在地下偷听一名半耕半读的书生读书,于是倾慕儒家文化,一心也想做个读书人。

  因为从未害人,又是修行初期就被大艮朝登记入册的妖,所以得成人形后不久叔青就得到了大艮朝颁发的‘良妖证’。

  大艮朝立国时就曾借助妖族力量平定四方,抗衡外洲妖魔,因此对本朝妖族向来善待,凡是通过了朝廷审查、得到了良妖证的妖族,统统可以享受国民待遇。

  叔青不仅可以读书,还可以参与科举考试,如果金榜得中,甚至还可以做一任妖官。

  他也真是争气,短短十年时间,就一路得中童生、秀才、举人文位,眼看秋闱将开,便入京参考。

  地鼠妖不比人类中的官家富家子弟,甚至不如一般百姓也有几世积蓄,之前他就是个小地鼠,修成人身后在人道昌盛的大艮也不敢害人谋财,这次进京赶考的路费还是用辛苦载种的几亩红薯换来的。

  妖穷志短,住不起高级客栈,只得落脚在东市黄记驴肉旁的大车店中。

  大车店的对面,是一家布店,店中老板娘姿容绝丽,媚光动艳,是个风流人物。

  叔青文人的浪漫情调来了,经常跑去布店中和老板娘搭话,还动不动就赠诗给人家。

  很多人都可以证明这件事。

  却不想在秋闱开考的前日,老板娘被人先弓虽后杀,事后还血淋淋斩去了人头。

  人头就被挂在黄家驴肉的肉勾子上,案发后,开封府立案调查。

  事后察明,正是叔青这个地鼠妖所为,当即剥夺其文位,由斩妖郎出手,斩灭其一身道行,打入死牢,合该今日开刀问斩。

  可是在即将被砍头的时候,叔青却开口叫冤!

  另外四名死囚和观看斩刑的百姓都感吃惊,开封府断案,居然有人叫冤?

  有用吗?

  这只地鼠妖显然不知道开封府的规矩,开封府刀下,从不留人留妖。

  别说你自己叫冤,就算有人在刑场高呼刀下留人也是无用。

  “这只地鼠妖,怕是真被冤了。”

  包正开法眼观察,只见地鼠妖头上悬停着一团绿光。

  果然有冤气!

  忙开口叫道:“刀下......”

  留人两个字还没叫出口,只见眼前五道雪亮的刀光闪过,五颗脑袋咕噜噜滚落了一地。

  求收藏、推荐票、月票,谢谢大家。

看过《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