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第八章 他人笑我太疯癫

第八章 他人笑我太疯癫

  道济以佛法观察,发现友人所化的聻魂前面仅剩下三道怨煞。

  聻魂不在五行中,可以轻松进入他人的意识深处,却偏偏越不过这怨气怨煞,这也是天道不独,凡物必有相克之道。

  也正因如此,他那友人才能与妖僧相安无事。

  “接下来还是让贫僧接手吧,我与那友人恩怨纠葛,却是不好假他人之手。”

  道济是真的有些看不透包正。

  瞧着明明是个凡人,天赋之强血气之壮却超越了许多修行者。

  那妖僧虽化聻魂,也不是轻易可以消灭,在包正手中却只撑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

  他还真怕包正杀心起来,回头再顺手将友人的聻魂一锅端了。

  包正点点头:“如此也好。”

  虽然有些眼馋,道济和尚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同时心中好奇,不知道济和尚口中的友人是男是女,与他又有着什么恩怨纠缠?

  可惜对方已化聻魂,只怕会与那名妖僧一般,在道济和尚的意识深处与其交流,道济和尚怕也不会主动说出这些秘密。

  只见道济挥手射出三道金色佛光,轻松抹去了三道怨煞,忽然面色一僵,定立不动。

  “果然是遇到老友了吗?”

  包正念头刚刚闪过,眼前忽然变得模糊,景物变幻,洗冤录轻轻翻开,某一书页上开始显现出画面......

  道济和尚此时已化身为一名翩翩佳公子,站立在他面前的是一名满头珠翠、凤冠霞帔的年轻女子。

  道济柔声道:“秀儿,你难道不记得我了吗?”

  年轻女子眉目俊秀,眼神却是混沌不清,忽然偏头一笑,眉眼歪斜,嘴角流下口水来:“嘻嘻......俊俏公子俊俏公子,你看我美不美啊?我好美哦......让我做你的新娘子好不好?”

  道济脸色微变:“秀儿,我是李修缘。我遁入空门,确是有负于你......可你......你不要再疯了好不好?”

  原来是她!

  看着洗冤录中缓缓出现的一行文字,包正恍然大悟。

  这个道济,果然就是日后的济颠。

  当年他弃家为僧,抛下了新婚妻子,却以为自己是向佛心诚。

  没想到他离家出走后,所有的脏水都被泼到了这位可怜女子的身上,她被视为不祥之人,甚至连下人都敢嘲笑她。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这位姑娘原本也是个知书达理之人,却在无数人的指责中陷入了深深自责,真以为自己是个不祥之人。

  日日以泪洗面,最终疯颠,竟然一把火将李家点燃,烧死了公婆。

  此为忤逆大罪,被判斩立决,死后成为聻魂。

  此事成为了道济的心魔,一时经也念不得、佛也参不得,修为竟然隐隐开始倒退!

  他此来就是为了渡化秀儿,也渡自己。

  却想不到秀儿虽然成了聻魂,却依然疯疯癫癫,根本无法接受他的道歉,更不要说是渡化了。

  眼见得道济和尚又是《金刚经》,又是《楞严经》,又是《往生经》,佛经念颂了足有十几部,秀儿还是一脸的呆滞,只会咯咯疯笑。

  道济面容愁苦,终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赫然是心魔深种,要当场道消人亡。

  包正轻叹一声,知道自己是时候出手了。否则人间少一济公,更不知道要牵连出多少因果。

  狠狠一巴掌拍在道济的肩膀上,强行让他从意识深处退出,大声道:“大师,你刚才吐血了。”

  “吐多些才好,吐死了落的干净。”

  道济面容愁苦,接连又是两口鲜血喷出。

  他也是堂堂炼气化神的四品修士,却硬是止不住吐血。

  包正摇头道:“胡说八道!你可是道济大师,开封府的仙师供奉,难道不想渡化你的友人了?”

  “她疯了,再也渡不得她啦......”

  道济目光越发呆滞。

  渡不成秀儿,也就等于渡不得他自己,他这个灵觉寺高僧早晚会像那名妖僧一样,叛道入魔、万劫不复。

  “大师,我却不是这样看。”

  包正忽然心中一动,笑眯眯望着道济的眼睛:“我看她疯了倒好,既然疯了,那也就不需要大师费心费力的去渡化她了。”

  “包施主,你说的什么混话?”

  道济微怒,这人竟然落井下石。

  自己真是瞎了眼,竟当他是个可交之人。

  “我是说啊,疯了其实也是一种幸福、一种解脱,难道大师不觉得这个世上的疯子有时比正常人更为幸运吗?”

  包正清清嗓子,悠悠道:“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朝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大师,难道你还不明白?”

  他来自前世蓝星,自然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济颠的经历。

  从李修缘至道济,从道济至济颠,和尚最大的顿悟契机正是这个疯癫的妻子。

  妻子因他而疯,他却因疯妻入道,最终突破境界,成就了在世罗汉。

  “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道济猛然一愣,犹如被人当头棒喝!

  “哈哈,说得好,说得妙,说得呱呱叫。”

  道济一把扯破僧衣,踢飞了脚上的珍珠僧鞋,眉眼歪斜,冲包正扮了个鬼脸。

  “她疯我也疯,她是疯子,你是疯子,和尚我也是疯子,大家都是疯子!哈哈!谁敢比和尚我疯?”

  一把抓住包正胸衣,在他脸上吧唧亲了口,流下好大的一片湿痕。

  “和尚走了,和尚走了。好朋友,好兄弟,好哥们儿,纵然山崩地裂、海枯石烂,你都不许忘记了和尚哦,和尚会想你的......”

  他这时似疯非疯,不疯也疯,却觉心中一片豁亮,再无一丝挂碍。

  佛门的中阴身开始显现元阳盛态,在体内大放光明,隐隐有开始凝聚舍利的趋势。

  道济被困四品境界多年,如今一朝突破,立地成为三品修士。

  和尚说走就走,光着一对大脚板冲出了这间斗宿房,留下一阵荒腔走板的歌声,‘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哎嗨哎嗨......无烦无恼无忧愁,世态炎凉皆看破!走啊走,乐呀乐......’

  “这和尚居然说走就走,连句人情话都不留下?”

  包正哭笑不得,正恼这和尚装疯卖傻,实在是个滑头,洗冤录再次显现,翻停在某页后,一名凤冠霞帔的新娘子冲他盈盈一拜,而后定格。

  她是和尚的心魔,和尚又何尝不是她的心魔?

  包正一语令和尚顿悟,却也同时让她得以解脱,心中恨意冤情就此消去。

  这次没有法力奖励,却首次得到了一门法家大神通!

  金戈玉帛!(调解之道)

  神通效果:弱化对手各种攻击,化干戈为玉帛,削弱世间万种法!

  就如同现代蓝星法律中的调解程序!

看过《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