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第五章 道济和尚

第五章 道济和尚

  包正没想到第一次让他动用‘法眼观察’的居然是个和尚。

  而且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和尚。

  好生浑圆的一颗光头,眉清目秀,一身正气。

  身穿一袭鹅黄色丝质僧袍,外罩着走金丝掐银线的大红袈裟,颈挂上等质地的墨玉念珠,手中把玩着蜜蜡佛串,就连一对僧鞋上都镶嵌了珍珠。

  一身珠光宝气,富贵逼人。

  在包正法眼观察下,和尚周身金光缭绕,氤氲香动,果然是佛门座师、有道的高僧。

  看来果然不能以衣帽取人,穿了一身绫罗的也可以是有道高僧。

  牛大刚向来脾气不好,在这个和尚面前却是表现的十分恭敬客气,

  指着广场上整齐排列的磨刀人笑道:“道济大师,汴京总衙刑具房计有三百七十二名磨刀人,最近三日内磨砺刑刀、破除怨煞累积达到十层以上或遭遇一次以上聻魂的,共计有三十九人,如今全数都在大师面前了。”

  广场上的磨刀人们纷纷偷望这个齿白唇红的年轻和尚,心中又是激动、又是好奇,连知吏大人都要称和尚为大师,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仙师高人?

  大艮朝的仙师高人多半出自儒、释、道三教,这个和尚仪容不俗,确实符合普通人对仙师的认知。

  包正看着和尚,心中却是有些狐疑。

  道济?

  放在他前世蓝星,这个名字可是大名鼎鼎,只是眼前这位道济和尚怎么看都不像是鞋儿破帽儿破的那位。

  莫非是因为道济眼下还只是道济,并不曾变成济颠?

  “阿弥陀佛,贫僧与诸位施主有缘......”

  道济一身珠光宝气,却是句句贫僧不离口,望着众人淡淡一笑,口颂佛经:“行深般若波罗蜜时,照见五阴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弗,色空,故无恼坏相、受空,故无受相,想空,故无知相,行空,故无作相,识空,故无觉相......”

  磨刀人们微微一愣,只觉佛音绕耳,渐渐沉迷。

  就连牛大刚这个刑具房知吏也渐渐露出欢喜赞叹的神色。

  但凡是被佛经洗礼的人,无不感到心意平和,正气渐生,多日磨砺刑刀积累在体内的怨煞之气都被消磨了七八成,仿佛冬日过去,脱下了厚重的棉袄,全身轻松。

  包正却是微微皱眉,体内法家法力鼓荡不止,隐隐抗衡着佛经的力量。

  或许道济的佛经就如同亲人温柔的手,令人无法抗拒其温柔的抚慰,可这世上却不是所有人都肯接受被人胡乱摸来摸去的......

  “阿弥陀佛......”

  道济忽然停下诵经,有些惊奇的目光从包正面上扫过,在法家隐匿法门之下,他没有三倍于包正的法力,却是看不透包正的法力修为。

  一个普通的磨刀人竟然不被佛经影响,产生出崇拜真佛罗汉之心,实属奇事。

  若非是修为超过自己的高人,令自己难以看破,那就是天生智慧超人之辈。

  因为越是智慧超群的天才,就越是不会轻易认同某一门学说,哪怕是儒、释、道这样的堂皇正学,显圣教派。

  道济看着包正,渐渐眼泛奇光。

  包正却扭动了一下脖子,轻轻咳嗽了两声。

  被一个齿白唇红、眼神暧昧的漂亮和尚紧紧盯着,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这和尚古古怪怪的,难道真不是那个‘鞋儿破、帽儿破’?

  别人撞衫,他撞法名?

  道济手指包正笑道:“牛知吏选择的人,莫非就是这位施主?”

  牛大刚道:“大师果然慧眼,正是此人。包正,这位是灵觉寺的道济大师,乃我开封府仙师供奉。你有福气了,大师也是为那把双煞刀而来。”

  包正微微一愣,今日正该他磨砺那把已经害死了两名磨刀人的双煞刀,没想到道济和尚竟然也是为了这把刀而来。

  道济微微点头,目光柔和地望着包正:“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果然与我有缘。”

  ......

  刑具房除了可供几十名磨刀人同时施展的广场外,还有分属甲乙两班的‘刀房’。

  甲班刀房七间,乙班刀房二十八间,上合北斗七星和二十八宿之数。

  房中不仅有折引日光,凝聚阳刚的机巧设置,甲班所属的刀房中,甚至还有仙师高人布下的禁法,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克制聻魂,保护磨刀人。

  聻魂乃是鬼死化物,于魂飞魄散时得一线大衍生机,再与刑场上的多年凝煞遭遇而成,虽属邪物,却一样是天地生成,不入轮回,阴司难管。

  面对这种邪门玩意儿,就算是仙师高人都需要小心谨慎,轻易不肯招惹。

  包正随着道济和尚走进的这间是乙班二十八房之一的斗宿房,房间内有墨家高级工匠打造的机关,可以吸引、聚集阳光,到了午时三刻,凝聚的阳刚之烈,尤胜过外面广场。

  不过听牛大刚介绍,乙字班刀房中却没有仙师高人布下的禁法,他本想推荐道济选用甲字房,却被道济拒绝了。

  包正猜想,只怕仙师高人之间多半也有门户之见,说到布置阵法禁术,道家手段最多最精,甲字班刀房中的禁法多半也是道家仙师布置,道济是个和尚,自然会排斥。

  “阿弥陀佛,距离午时还有小半个时辰,你我可先休息片刻。今日之事,还要麻烦施主助我一臂之力。”

  斗宿房中除了有专用的磨刀地,布置了磨刀石、清泉水,还有专供磨刀人休息的桌椅。

  道济倒是没什么架子,话说的十分客气。

  笑眯眯地请包正入座后,长袖轻拂,桌上立刻多了一壶香茶和两个茶杯。

  茶香扑鼻,不似幻术,包正以‘法眼观察’暗中看过,果然是实物。

  这和尚一身珠光宝气,连僧鞋上都要镶嵌珍珠,可见对生活品质的要求极高,不就是小布尔乔亚作风嘛......

  包正抿了口茶笑道:“道济大师是开封府仙师供奉,难道还要顾忌磨励刑刀的时辰?尤其以大师身份,为何还需要小人帮忙呢?”

  他心中不解,更准备借这小半个时辰从道济口中打听一些有关这个世界的消息。

  在这个陌生世界中,如果只是管中窥豹,那可就太危险了。

  道济笑眯眯地看了包正一眼道:“香象有力渡河,却构筑不成精巧蚁穴,可见纵然是仙师高人,也有不及普通人之处。”

  “更何况,施主可未必是什么普通人呢......方才贫僧念诵经文,众人皆因佛音沉醉,独施主不为所动,若非真魔大妖,必是天赋卓绝,施主日后成就,恐怕小僧难及。”

  求推荐票、收藏、月票,谢谢大家。

看过《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