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第三章 混沌法经

第三章 混沌法经

  《洗冤录》书册轻震,一股暖流缓缓在包正周身游动。

  那股怨煞寒气渐渐消失不见,书册首页浮现一行文字,稍现即逝。

  ‘磨除死囚怨煞一层,获得法力半年。’

  “法力?”

  包正先是一愣,随即大喜。

  小时候看那些神仙话本,书中常用‘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来形容那些大佬们,想不到自己也有今日。

  磨除一层死囚怨煞就能收获半年法力,若是时间长些,那还了得?

  虽然还不知道该如何运用法力,可有了这半年法力入体,在磨除第二层死囚怨煞时,那股寒气扑面的不舒服感觉已经减轻了许多,体内仿佛有暖阳春水在汩汩流动。

  ‘磨除死囚怨煞一层,获得法力三个月......’

  ‘磨除死囚怨煞一层,获得法力一年......’

  死囚怨煞凝聚于刑具刀锋之上,就算磨刀人运气够好,不曾遭遇最可怕的‘聻魂’,在连续磨除几层后,往往也需要稍事休息,沐浴阳光,索要一碗三阳汤喝。

  狗鞭、驴鞭、牛鞭熬煮的三阳汤,能够有效消除怨煞对磨刀人身体的影响,延长他们的生命。

  磨除了几层怨煞后,就连身体最强壮的刘大郎都变得脸色苍白,不时低声咳嗽,停止了磨砺那把秋水雁翎刀,坐在阳光下慢慢喝着一碗三阳汤。

  忽然有一名磨刀人发出惨叫,倒在地上,身体蜷缩如虾,双手拼命抓挠自己的头颈面部,七窍中缓缓流出了黑血......

  管事皂隶对此早已是见多不怪,让人将这名磨刀人的尸体带下去,那把磨到一半的刑刀则被暂时封存,留待下一班的某个倒霉蛋接手。

  包正却已经连破六层怨煞,每次获得的法力有多有少,累计达到了五年。

  五年法力上身,包正耳边听到一声轻响,后脑处仿佛有多年淤塞之处被突破,法力在体内循环流动,自行周天。

  就连耳目,都变得更为清明了些。

  包正却‘重重咳嗽’了几声,抬手索要三阳汤。

  现在他是身怀至宝,比先前更要危险,在没有变得真正强大起来前,必须要苟住发展。

  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太少,小心无大错。

  何况三阳汤大名鼎鼎,上辈子就听过,有机会当然要尝试一下。

  “你小子看着文弱,身体质素倒是不错。”

  陈三递了碗三阳汤给包正,点点头道:“看刀锋颜色,这把刀倒是要被你磨出来了。不过我要是你,就悠着点,磨刀人要想活得长久些,就要学会合理的‘偷懒’。”

  “多谢大人。”

  包正接过三阳汤,笑着点头。

  陈三和他无亲无故,能这样当面提点,恩德不小,这个人情是要记下的。

  “我也不是什么大人,曾经和你一样,是个学而无成的读书人,你好自为之吧......”

  陈三笑了笑,转身离开。

  慢悠悠喝光了这碗三阳汤,包正发誓以后再也不喝这种鬼东西了。

  这玩意儿的味道实在是令人消受不起,腥膻扑鼻,嗅之欲呕,包正简直无法想象那些磨刀人居然能喝的津津有味。

  ‘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包正再次拿起这把无环象鼻刀,开始继续磨砺刀锋。

  ‘刺啦......’

  刀锋和磨刀石接触,发出一阵刺耳难听的声音。

  包正握刀的双手忽然一顿。

  阴风扑面,如针附骨,直刺心神!

  这最后一层显然不是之前所见的普通怨煞,刺骨阴风及面的同时,包正视力变得微微模糊,耳边仿佛听到有阴鬼厉嚎!

  正是刑具房管事差吏牛大刚曾经提及的聻魂。

  今天上午的半日培训,没少提及这要命的玩意儿。

  死囚被斩杀后,早就魂飞魄散,多半只能在刑具刀锋上留下一层怨煞,属无主无灵之物。对磨刀人虽有危害,却要日积月累才能害命。

  但是其中或有含冤莫白的,或有虽然死有余辜,生前却是大凶强人的,在刑台这种至阴之地受刑后,会强行凝聚出一缕聻魂。

  人死为鬼,鬼死为聻。

  聻本非魂,却可以在刑台上凝聚怨煞之气,化作‘聻魂’!

  这玩意儿并不属三魂七魄,不入天地五行、阴司难管,就算是传说中的仙师高人要将其彻底清除,都要花费一番功夫,而且还要损耗许多法力。

  大艮朝的仙师们高高在上,根本懒得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所以这等苦差事就落在了磨刀人的身上。

  哪怕有正午阳光加上三阳汤,遇到聻魂的磨刀人也有三成机会当场没命,反正原本就是死囚,也没什么人会怜悯他们。

  性命攸关,包正反应极快,迅速咬破舌尖,一口舌血喷了出去。

  暗含法力流动的舌尖血化作一团红雾,将迎面扑来的聻魂笼罩了进去,耳边只听得一声尖嚎,红雾中发出‘嗤嗤’的腐蚀声,包正感觉身上一松,先前那扑面而来的刺骨阴风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洗冤录》再次出现,书页翻动一阵缓缓停下,原本空白的页面上出现了一名红衣少女。

  少女面含感激笑容,向包正缓缓下拜,而后才定格在页面上。

  同时她与这道聻魂的经历也化为说明文字,出现在书页下方。

  许红儿,本来是书香世家,从她父亲那代起家道中落,父亲病重无医,许红儿只能抛头露面,在街边替人代书为生。

  大艮朝文兴武隆,风气开放,女子中也有出众的女诗人、女词人,可以和男子一样抛头露面、出入市井,偶尔喝多了还可以写出‘误入藕花深处’这样的妙词,许红儿卖字为生却是官府许可的。

  不过这位柔弱的女子自然是找不到好的摊位,只能流落最低等的菜市井中,对面就是一位杀猪屠狗的恶人,姓郑,号称‘镇关东’。

  有些泼皮无赖,尊称其为郑大官人。

  久而久之,郑屠真把自己当做大官人了,仗着垄断东门肉市赚了好多银钱,娶了五房妻妾,就这样还感到不足,常常说什么这天下的美人儿有我一半的混话。

  见到许红儿美貌,郑屠跑去撩妹,这货也算对许红儿另眼相看,居然玩起了风雅,做诗道:‘郑家素有猪,只是却无珠,见到许红妹,我今来拾珠。’

  然后挤眉弄眼,以为自己是个风流人物了。

  许红儿差点吐了,瞪眼道:“你是猪!”

  此后郑屠多次纠缠,许红儿只是不从,逼良不从,终生歹意,选了个月黑风高之夜潜进许家,杀死许父、奸·杀许红儿。

  案发后,被开封府捉拿,斩立决,却不想这郑屠手上性命无数,是个凶人,死后竟成聻魂,不算死绝。

  直到今日被包正消灭了这股聻魂,许红儿才算真正的沉冤昭雪。

  《洗冤录》为包正记下一功。

  眼前白光闪动,得到两件奖励品。

  一为《混沌法经》。

  一为‘卤猪十三香’。

看过《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