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接回家

第二百一十一章 接回家

  大仇得报,夕瑶与虞殊、流川一同跑去井家墓地看二公子。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争抢着将陈氏母子的凄惨结局对着孤零零的坟包说完,顿觉胸中郁气疏散不少。

  再有两日穆敬荑几个就要坐船回云州了,即将与相处小半月的虞殊分开,相互间都有些不舍。

  巳时过半,客栈的小伙计“噌噌噌”跑上楼来,轻声敲了两下门。

  夕瑶打开门,探头问道:“何事?”

  小伙计乐呵呵指了指楼下大门口方向:“惠景山庄新任庄主派人来接六小姐归家,来了好几辆马车呢!”他一边说一边往屋里瞄:“嗯…庄主还说……说要请穆小姐和夕瑶姑娘,流川兄弟,宝坤,福瑞一同过去。”

  虞殊闻言,简单整了整仪容,缓步走到门边:“谢小二哥提醒,这些请您喝茶了!”

  “哎呦呦,六小姐,您太客气了!”小二嘴里说着客套话,接过赏钱掩进了袖中。

  穆敬荑看着新奇,暗道:楼上楼下报个信儿就能得半两多银子,这钱挣得也忒容易了!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虞殊并不是总这么大方,皆因今日心情好,连着压抑几个月的愤懑委屈,在此刻终得消散,豁然开朗,估计当下的她遇见谁都会高兴吧!

  待小二离开,夕瑶有一瞬的激动,余光瞥见穆敬荑微微蹙起的眉头,又将心里的欢喜压了下去。“小姐,咱们去吗?”

  还未等穆敬荑回答,虞殊就嗔怪的拉了她一把:“瞧你这话问的,为何不去?你们照顾我这么久,合该去我家做做客,也给我个机会感谢感谢你们!

  再过两日你们就要走了,以后再相见又不知要等上何年何月,所以得去,必须去!”

  她一手拉住穆敬荑,一手拉住夕瑶,晃了晃两只胳膊:“穆姐姐,去啊!”

  穆敬荑点点头:“好,以后有机会你也到云州寻我们玩儿!”

  虞殊立即笑了起来:“嗯,好!”

  说动了两人,她又跑去隔壁叫流川他们。

  夕瑶手脚麻利的帮两人梳妆打扮好,又把自己简单收拾了一下,提着虞殊的行李,三个人陆续下了楼。

  客栈外停了一溜儿三辆大马车,气派华贵,每辆车前都站着两匹毛色油光,膘肥体壮的高头大马。马夫均是统一着装,个个儿精神抖擞,静立车旁。

  突然从第一辆车上跳下个身形颀长,容貌俊郎的男子,冲着穆敬荑几人粲然一笑:“今日的六妹格外秀美,哥接你回家!”

  虞殊眼睛湿润,用力点头:“嗯,咱们回家!”

  “穆小姐果然绝色,能结识你这样的美人儿,也是我井某人的福分。”他伸手对着穆敬荑做了个请的手势,又冲夕瑶点了点头:“夕瑶姑娘也请!”

  “谢谢!”

  三个女孩子各自上了辆车,引得穆敬荑心中暗笑。

  这排场……

  忽的车帘一掀,井炀闪身坐了进来。

  “诶,你这是?”穆敬荑下意识往后挪了挪,讶异的看着他。

  “不用怕,我想单独和你聊聊。”井炀探头顺着车窗往外望了望,低声道:“为了保险起见我只能在车上说。”

  穆敬荑不觉紧张起来,同样压低了声音:“嗯,你说!”

  “何睿勍现在何处?他似乎一直在逃避追杀!”

  他的话听得穆敬荑有些懵:“据我所知,他并没有仇人啊,你又是打哪里知晓得?”

  井炀叹了口气:“我如今当上庄主,接手山庄,自然有权利掌管山庄里的所有人手,秘密以及历代所得的各路消息。

  其间有条消息,提到云州穆家作坊何管事何睿勍,曾遭神秘人追杀,身受重创,不知所踪。”

  穆敬荑直觉眼前一黑,如晴天霹雳一般,腿脚发软,下一瞬眼圈儿就红了。

  “你……你这消息可否确切?”她纤瘦的手指把住车厢,语音发颤的道:“这是多久之前的消息?”

  “一月前……”

  “他在哪里受的伤?”

  “云州!”井炀沉声道。

  “不可能啊,若在云州我怎会不知?”穆敬荑蹙着眉头,使劲儿想了想,根本没有任何打斗类的传闻出来啊!

  之前何焕阳又说过自己比师弟的功夫差了一截儿,可在惠景山庄,他以一敌众,全然不在话下,按理说何睿勍只会更强。

  如此身手的人,又会有谁伤的了呢?难道他之前真的有自己并不知晓的仇怨,以至于遭了人报复?

  她脑中如一团乱麻,开始来来回回的胡思乱想,一会儿觉得何睿勍已受伤惨重,奄奄一息;一会儿又感觉他正与无数敌人周旋,整天惶惶不可终日。

  总之越想越心窄,越想越忧心。

  井炀看着她脸色煞白,眉头紧锁的样子,轻声安慰道:“这些信息都是我刚刚接手的,真假还不好评说。

  再一个,师弟比我功夫要好,江湖上能匹敌他的高手不说屈指可数,也差不多,所以他不一定有性命之忧。

  你放心,等我将这些琐事处理完,就派人去寻他,一旦有了结果,必定第一时间告知于你!”

  “嗯,多谢!”即便心中惊骇如擂鼓,她还是选择了隐忍,如今的她没有能力去查,但是她可以将生意做遍大江南北,朝晖各地,只要路子够广,她就一定能找到他。

  车厢里沉默了一会儿,井炀再次开口,讲起了自己眼中的何睿勍。小时候好动且顽皮,但是对师父格外尊崇,比之他这个大师兄来说要听话的多。

  “师弟很聪明,学什么都是教一两遍就会,总得师父夸奖,不像我……”

  他说了很多,穆敬荑听得入神,突然觉得这小孩儿她仿佛一早就认识。

  路并不长,马车却走的很慢,行驶了小半个时辰还没有到惠景山庄的意思。

  穆敬荑疑惑的想要掀窗看外面:“这是要去哪儿?”

  井炀一把按住那窗子:“别掀,外面有人!”

  “嗯?”

  “葬礼那日,幸亏刘公子提醒,我留了一手,否则那信笺就真的付之一炬了。”

  穆敬荑这才想起,还有个人突然闯入点燃包袱,企图毁灭证据。可惜那人长什么模样她没有看清,还以为就是袁禄呢!

  “那是毒门的少保,那野种的亲爹。”井炀冷冷道。

  “啊?可毒门……”

  “无妨,有刘公子帮我,我们的人手不输于对方!”井炀做了个噤声手势。

  穆敬荑突然想起一事,当初的江灵络和紫芙不就是被毒门和拢钺门所抓吗?

  若刘赟与拢钺门有关,那江灵络会不会就在他手上?

  可细细想来又有些说不通,如果刘赟软禁了江灵络,那他的腿为何还不好?手中有神医,怎会允许自己还这样拖着病不治?

  紫芙是毒门中人,或者说是被毒门控制。不管怎样,凭借现场有血迹这一点,那两人不是受伤就是殒命,而出现危险可能性最大的就是紫芙。

  :。:

看过《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