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四十六章 难得有机会欺负人

第四十六章 难得有机会欺负人

  谁想拦你了,我们都不知道那里面的人是谁,我们,只是想要杀了你!

  蹦嗡嗡嗡!

  弓弦松开的震响连成一片,数十箭矢朝左舟倾泻而来,左舟不能躲,躲了就相当于让大帐中的吉利可汗去死。

  大氅随之甩开,袈裟伏魔功似乎在救人的时候尤其好用,箭矢直接被大氅卷了倒射向围上来的士兵。

  啊~~~

  惨叫声顿时响成一片,左舟手持匕首甩动链子,刀刃探出数米之外抡了个大圆,精准在一票士兵脖颈划过。

  左舟没有任何停顿,狂啸一声撞进人群,开玩笑,他是先天啊!一帮子连三品武者都没有几个的小兵,就算再凶残,人再多还能将他堆死?

  当然,人也不是真的多,镜子布置这个假营地就是为了骗他,其中布置的人手若是真那么多,也不会有左舟轻而易举就潜伏进来的事情了。

  所以,今天晚上要将这些人都杀光!

  开了杀心的左舟就像是一架绞肉机,所过之处幽兰剑芒挥舞,那些制式的长矛刀剑根本抵御不了神兵的锋利,前一刻还是手持兵刃的凶徒,这一秒就成了赤手空拳的蝼蚁,下一个瞬间便是鲜血喷溅的尸体!

  咻咻咻!

  又是一波箭雨进来,丝毫都没有顾及到什么自己人,连串的惨叫在周围响起,左舟踩着一个小兵跳到空中,不停利用最原始的弹跳力移动,也引着箭雨移动,他发现这个箭雨的效率比他还高。

  “别特么射啦!死的都是自己人!”

  左舟回头,眼神锐利直刺某多话小兵,链子刀唰的飞射过去,让你瞎喊,没了箭雨我不是要很累?

  那小兵挂了,但箭雨也是真的停了,更多的士兵围殴过来,其中还夹杂着几个将领。

  这些将领都是之前左舟在大帐中见过的,实力明显要在杂鱼小兵之上,而且多数骑马显然更擅长军队作战。

  “冲锋!”

  一小队骑兵突然间从后方冲击过来,完全没有给那些杂鱼小兵撤退的时间,一瞬间将许多小兵踩成了肉泥,而他们的目标正是左舟。

  左舟没有那么莽敢直接跟骑兵硬刚正面,也不敢乱甩链子刀去砍马腿,因为链子一旦不慎被缠住,那就会将自己拖拽出去。

  在他所修炼的武功中倒是有一种非常适合眼前的环境,幽兰剑往身后一背,链子一甩卷起地上一柄大刀。

  春秋刀法(残),拖刀斩!

  左舟的转身让骑兵们更加兴奋,马匹也随着左舟有意的拐弯,作为骑兵当然知道直来直去的冲击力最强,一旦拐弯就要打个折扣,但见左舟拐弯的幅度并不大也便跟了上去,何况已经距离左舟很近了,很近了,很近了……

  唰!

  左舟的身体在地上划了个大圆,大刀擦过领头的三匹马,连人带马瞬间断成数截,尸体刚刚落地就被后面的骑兵踩成肉泥,但马匹硕大的骨骼成为阻碍影响了后面骑兵的前进,使得速度骤降。

  而左舟的身形却没有停止,刚刚的大圆似乎还在继续,这一波,是拖刀连环斩!

  不停调节身体的重心,以睡梦罗汉拳为基础将脚死死钉在地上,没办法,咱就是下盘稳!拖刀斩形成了离心力驱使身体不停转着大圈。奔跑的骑兵像是侧面撞上了一个巨大的盘锯,所过之处人仰马翻。

  吱叮吟!

  大刀毕竟只是军中制式装备,在这番使用之后直接崩成了两段,左舟也因此停下了打出拖刀连环斩无限连的心思。

  他的表情并不是很好看,倒不是说受伤了,而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将春秋刀法练到出神入化,就算练到了也发挥不出超越极限的威力,连带着,可能倾城之恋也练不成的。

  理由很简单,春秋刀法是关羽自战斗中悟出,其中大部分招式都是马战,虽然步战也能用但在威力上要打折扣。再说,他的春秋刀法是残招就只有三式,另外关羽是个很高傲的人,虽然智慧方面可能有点欠缺,但是勇武忠义绝对没的黑。他的刀,讲究的就是一往无前,讲究的就是‘没什么是我劈不开的’。而这种绝对的执念与左舟性格并不相合。

  左舟长叹一声将断成两截的大刀投掷出去扎死一个刚刚爬起来的副将,所以说啊,世界上真没有什么全才,绝学这种东西不是说越多越好,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真要有什么人可以精通多种差异巨大的绝学,那不是有挂就是精神分裂,能够靠着不同人格领悟不同武道真意。

  啊!

  三个持着刀剑的武将向左舟劈来,这几个实力隐约达到了二品,比起当初的蝮蛇都尚且不如,面对如今的左舟更是没什么威胁。

  只是左舟的先天真气太少,对真气不敏感的武者根本就发现不了,更何况因为真气量少,左舟也从不玩先天强者真气外放那一套,反倒是有了很强的迷惑作用。

  伸手拔剑!

  这个动作直接吓退了三个武将,“小心,他的剑是神兵,游斗杀他!”

  链子刀已经转了一圈逼他们不得不身形狂推,游尼玛啊!左舟都懒得搭理他们,直接起步冲进弓箭手阵营。

  啊啊啊啊!连环惨叫如预料般上演,左舟刀剑狂舞,鲜血已经浸透了他的衣衫,那些弓箭手早就已经吓破了胆,哭喊着连滚带爬逃出营地。

  三名武将在后面看的目呲欲裂,不停追赶却发现左舟有种特殊的移动方式,将链子刀插在某个小兵胸口,然后身形跟着链子就直接到那个小兵身边了,这一来,在场每一个小兵都成了他可以迅速移动的点。

  可是吓坏了那些小兵,他们再不敢聚堆了,这要是有一个被插了,岂不是马上就会坑了一群人?

  三名武将眼看着士兵们四散溃逃,也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哇哇叫着就要跑上来跟左舟拼命。

  左舟身形骤停,俯身捡起两根箭矢,又将幽兰剑架在硬弓之上,三连珠!

  嘣!噗!

  幽兰剑像是一道流星划过夜空,所过之处血液被气流裹挟形成了一道横贯半个营地的红色液柱。

  一名武将只觉凉风掠过,身边原本两个同僚已经倒下了,他怔怔停下,死亡的恐惧笼罩让他感觉身体僵硬无法动弹。

  他觉得巨大的杀气犹如凝固般的压在身上,双眼瞪的老大却连脖子都好像转不动了。

  “怎么不反抗了?”

  左舟的询问已经在耳边响起,这武将终于将脑袋转过来了,可也感觉视线在坠落,最后看到的画面,是自己持剑的无头尸体。

  ……

  夜风微凉,浓厚的血腥气引来了很多附近丛林中的狼,今天他们开心了,毕竟在人类的一个大城附近讨生活也着实不易,今天吃点人肉就当是报复那些猎人吧。

  嗯,唯一不爽的就是总有乌鸦在头顶盘旋,晦气!

  噗噗!

  一队十几个的黑衣人从空中掠过,顺手就解决了狼群,为首者是两个身材娇小的少女。

  她们没有管营地中横七竖八的残尸,直接进入大帐看到了那个没了脸皮的镜子。

  “原来他真正的样貌是这样啊,真丑!”

  “通知镜子一声,他徒弟死了,行凶者……应该是李元芳。其余人留下来打扫战场,不能让外人察觉到我们的存在!”

  “嘿嘿,那我们呢?”

  “当然是追上去,将李元芳解决掉!”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