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四十四章 没脸见人的吉利可汗

第四十四章 没脸见人的吉利可汗

  “你唯一的希望,已经离开了。”

  吉利可汗对无脸人如此说道,那个声音左舟感觉很熟悉,可不就是当初假扮狄春被狄仁杰凭着芬芳口气认出来的镜子嘛。

  唉?这要是镜子,那师爷为什么还带人要来杀吉利可汗?这两方看来不是派系不同的问题了,还有点互相扯后腿的意思啊。

  “怎么?不说话,不喜欢我送你的大礼?你可是全程都在旁听的,难道不发表一下感想吗?”吉利可汗笑的甚是癫狂,向前迈了一步,伸出手像是要做什么,又好像是非常的嫌弃。

  “说说吧,我只是扒了你的脸皮,可没有拔你的舌头啊,来说说吧,我们的计划怎么样?”

  “很厉害,但我想那个李元芳,此时应该已经看穿了你们吧!”

  说话了,无脸人第一次说话了,却像是故意在气他一样,让吉利可汗,不,让镜子的脸色一瞬间就变得阴沉了下来。

  倒也不是说生气,而是上一次被狄仁杰教育之后,难免对自己的易容有了些怀疑,难不成这一次又有什么破绽?

  “为了应付李元芳,我们是严格按照你军中大营布置的,包括你军中的各级副将偏将都是真的,那李元芳又不是狄仁杰,怎么可能看穿这么严密的布局?”

  无脸人突然乐了,这一笑扯动脸上的肌肉竟是让鲜血呲的一下喷了出来,镜子猛的退了一步差点就被溅了一身血。

  无脸人用一种左舟听了都想打他的语气,“这里是突厥大营,就算可汗本人学究天人懂得汉语,那也绝不会一张口就是汉语,而该是突厥话!”

  镜子愣了一下,好吧,这确实是疏忽,但这特么是硬伤啊,他不会突厥语。

  “就因为这?不过是习惯的不同,哪怕有怀疑也不会付诸行动。”

  无脸人又道:“如果他没有怀疑,你们又要如何?”

  镜子冷笑,“等李元芳拿着手书命令边军撤兵的时候,我就会替你下命令让突厥大军进攻幽州城,等边军再次集结的时候,我们怕是已经连下三城了!到时候突厥与大秦一战将无可避免。”

  无脸人的眼神渐冷,“这对你们到底有什么好处?你们是大秦的人,秦皇愿意停止兵戈不是好事吗,难道你们还愿意过刀口舔血的生活?”

  镜子伸出一根手指,颇有腔调的摇了摇,“这你可说错了,对于百姓来说停止兵戈是好事,但对于我们来说,这可并不算是什么好事。”

  无脸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苦笑道:“我该庆幸,大秦不是你们在掌权。”

  镜子撇嘴,“我们掌权怎么了?我们掌权会比他更好!”

  无脸人眼中的冷意化为不屑,“知道为何各国君王如此敬佩秦皇吗?不仅仅是因为他能够勒住自己征伐的缰绳,更因为这时机选的无比巧妙。知道吗,曾有数位大师联合做出推衍,如果秦皇的铁蹄一直继续下去,虽然我们都会被灭国,但是大秦也会因为战线太长,慢慢被数不尽的问题耗尽国运,最后破灭!攻城略地这种事虽然了不起,但能够给国家带来的好处也是有极限的,如果那些得来的资源不能够进行有效转化,就会变成大秦的催命符。而停战的这六年,秦皇就是在消化,在将资源转化为大秦的实力。若是按照你们所做的这些,嘿嘿,怕是只会得到一个疆土辽阔却千疮百孔的大秦。”

  “胡扯!一帮招摇撞骗之徒,怕是还没有流亡者的所谓历史更可信吧!”

  镜子一句话回怼无脸人,却是将一边偷听的左舟给吓住了,卧槽!我们流亡者中出了叛徒!

  不过剧烈的心绪波动很快就压了下去,左舟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意外的,全球那么多人一起到平行位面讨生活,那么多天生就懂得武学的孩子出生,肯定会引起这个世界人的注意。再说,连他们的世界意识都在相互融合,流亡者自然也在寻求融入,那些还不能摆正身份的人才是被淘汰者。

  所以,就算有流亡者暴露了自身的特点也改变不了什么,这个世界依旧是强者说话的,只不过,秦皇会不会借鉴平行位面的历史进程就不得而知了。

  唉?要是这样的话,狄仁杰是不是已经看穿他流亡者的身份了?嗯,不会,自己的行事方式与流亡者还是有些出入的,最多就是怀疑。

  “流亡者所言的历史只是一种可能,但这种可能必然有其原因,只需智者逆向思维就大致可以想到关键。这也正是秦皇的厉害之处,但若是按照你们所做,那不正迎合了流亡者的历史吗?”

  无脸人显然还没有放弃劝说,但镜子已经不想再啰嗦了,“你我又何必在这里逞口舌之快呢,反正未来如何你也看不到了。”

  镜子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刀,一步步走向无脸人,刀尖隐隐指向了无脸人的心脏。

  咻咻咻!轰!

  一蓬鲜血直接洒在地上,镜子的身体变成两段,双腿和屁股向后坐在地面,身子前倾落在无脸人的面前,那嚣张得意的表情还停留在脸上。

  无脸人愣了一下,想要努力转头向后看看是谁,左舟已经甩着酸胀的手臂来到他面前了。早知道镜子这么不济事,他用两连珠就好了,三连珠实属浪费。

  “李元芳?”

  “吉利可汗?”

  彼此点头,真·吉利可汗也就是无脸人扯出一脸鲜血,像是在笑,“你怎么发现问题的?”

  “除了刚刚你提的全员说汉语的问题之外,我在解说来龙去脉时拿出了链子刀。”左舟说着将链子刀拿起,吉利可汗瞬间懂了,因为在链子的另一端正缠着他送给始毕可汗的匕首。

  左舟看到对方的反应也终于松了口气,看来这一回是找对了。心情一松又调侃道:“当然,做戏做全套,这帮人明显不算什么好演员,整个过程让我觉得太顺利了。”这若是拍电视剧,连特么十分钟的剧情都拉不出来,制片人爸爸不要面子哒!

  “不过我还仅仅是怀疑,所以我做了试探,始毕可汗曾经跟我说过,他无意间打坏了你的大印,因此才有了刚刚的那份假手书,偏偏他拿出来的大印完美无瑕。”左舟得意。

  吉利可汗眨眨眼,“不,那大印是真的,我身为可汗总不能使用带瑕疵的大印,所以我让人去修好了。”

  “……”

  左舟转头离开,吉利可汗急道:“你去哪?”没这么小气吧,不就是没配合你装逼嘛,要把我丢下?

  “我幽兰剑射出去了,得捡回来。”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