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四十三章 简单任务

第四十三章 简单任务

  想要出城其实挺简单的,毕竟这城里的士兵没有谁在追捕他,只是想要无声无息的进入突厥大营就有点困难了,你能想象蜘蛛侠在小村庄里用两条腿赶路的尴尬吗?

  这一刻,左舟又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的不足。

  “什么人!”

  “我是大秦派来的使者,前来觐见吉利可汗,请代为通报。”

  “秦国的人竟然还敢……”

  “你再哔哔一句我就走,到时候两军开战就是你这一个小门卫的责任!”

  “……”

  左舟用自己练箭十六年的锐利眼神盯得那小兵直发毛,在一群士兵面面相觑之后终于有一个人进入大营去通报了。

  就是如此简单,本来大秦的实力就远超突厥,自己要是不强硬一点反倒是让人怀疑。事实上,狄仁杰让他来做这个任务一开始也并没有感觉多难,无非就是将前因后果讲给吉利可汗听而已,至于是战是和完全都是由吉利可汗自己决定的。

  至于他会做什么选择,呵呵,左舟包括狄仁杰都并不担心。

  很快,一个穿着长袍披头散发的男人就过来了,先是跟左舟抱拳互相施礼,然后引着左舟就往大营里面走。

  左舟没有询问这位五大三粗的汉子是什么职位,只是眼神不停在四周巡视,这大营,是不是防卫有点松散?勿怪那师爷有信心带着那点人手就敢来刺杀,吉利可汗这是算准了大秦方面不会动手?

  按下心中的疑惑,左舟进入中军大帐,入眼是两排将领,各个身彪体壮,接着就看到了站在中央的那个男人,其穿着与之前的始毕可汗相差无几,看起来就是突厥的传统贵族服饰。

  转过头来,这人长相竟然与当初的始毕可汗有八分相似,至此左舟再无怀疑,毕竟人家是兄弟嘛!

  “剑南道节度使麾下先锋……李元芳见过吉利可汗。”左舟抿了抿嘴,躬身行礼的时候感觉相当别扭,自己这特么就成李元芳了?

  “剑南道节度使麾下?好啊,你竟然有胆子来到这里!”吉利可汗锵吟的一声将挂在帐壁上的宝剑拔了出来。

  左舟瞟了一眼,这吉利可汗的剑法肯定不行,从这拔剑姿势就能够看出来。不过想想始毕可汗那连三品武者都不算的身手,吉利可汗实力不强倒也合理,嘁,以前信了始毕可汗的邪,还说他哥哥文武双全呢!

  “吉利可汗勿要听信传言,此事另有隐情,在下此行就是为了两国和平而来,且听在下一言。”

  左舟朗声叫道,他觉得这时候应该会有几个突厥将领叫嚣着将自己弄死了,嗯,电视剧里都这样演的,不过不怕,从突厥按兵不动这点就能够看出来,吉利可汗并不是个鲁莽的性格,而且恐怕心里也想着跟大秦求和。

  “可汗,听听他说什么吧。”

  “是啊可汗,听听他说什么吧。”

  “……”

  嗯?左舟有点懵逼,这突厥人都这么深明大义的吗?看来这一次真是个简单任务啊。

  吉利可汗从善如流,挥手将宝剑又插入剑鞘,“你且说来。”

  左舟眨眨眼,轻咳一声,“话说事情要从剑南道节度使陈缨派出护卫队前去接应始毕可汗说起,这陈缨麾下有两大先锋,一为西门公子,一为李元芳,这李元芳是何许人也呢,他乃是……”

  左舟开口就是一阵阴阳顿挫,完全将过程当做评书来说,亏这帮人还听得津津有味。过程中左舟拿出链子刀比比划划,十分生动的将当初李元芳跟杀手们的搏杀过程给演绎了出来,当然,其中隐去了自己这个最佳ADC的存在。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然后我就来了,这是狄大人的手书与官印,望可汗大人以两国百姓的和平安乐为重,暂且带兵撤退,关于始毕可汗的事情,我们大秦一定会给阁下一个完美的答复。”

  吉利可汗眼中含泪,双手颤巍巍的接过手书与官印,仔细查看之后长叹一声,“狄公之名,自然可信,也罢,我就暂且撤兵等你们的解释。”

  “可汗高义!”左舟抱拳高呼,就跟之前吹捧丁春秋的样子如出一辙。

  “来人啊,送李队长出营。”

  左舟并不意外,无视了身后靠近的两个士兵,再次抱拳道:“可汗,可否回一封手书?盖上大印,这样边军也可以不必再紧张了,总是这么对峙实在劳民伤财也容易误伤彼此加深误会。”

  吉利可汗倒是真的好说话,“正该如此。”

  左舟等的手书并没有用多长时间,眼看着吉利可汗掏出自己的大印盖上,他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如此卑职告辞了,愿吉利可汗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嗯,嗯?”×n

  在一帮人古怪的脸色中,左舟离开了大帐,快步走向幽州城,等隐约看不到大帐的时候一个纵跃进入了黑暗。

  “就知道没有这么简单!”

  左舟掏出那手书直接撕碎,这玩意儿从书写到大印没有一个是真的,毫无意义。

  转身再次潜行向突厥大帐,咻咻两箭放倒两位巡逻士兵,将其中一个埋进沙中,另一个摆站在大帐外围,而他自己则换了士兵衣服开始在营地里乱逛。

  这一回仔细查看才发现了这大营的精妙之处,整个营地由各种营帐围成一个个圈,这种布置可以有效的防止骑兵冲营。粮草存放位置也非常的讲究,不仅隐蔽不起眼,四周更是隐藏有水车,可见事先是预防过有人会偷烧粮草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精心的布置为何会配上如此松散的警卫?

  若非左舟走了好几圈了,他差点就以为这是敌人在诱敌深入呢。

  一时想不明白的左舟抬脚向中帐靠近,此时那些仿佛背景板只会起哄的将领早就没了,中帐内只剩下吉利可汗一个人,还有……一个被架在十字架上的无脸人!

  嘶……左舟自己捂了嘴,吓特么他一跳,这人被绑在一个十字木头架子上,双手双脚都有深黑的伤痕显然已经断了手脚筋,身上倒是没有什么伤痕,可那张脸,不,已经没有脸了,只剩下红肿狰狞的血肉,没有皮。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