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四十二章 讨厌的少年

第四十二章 讨厌的少年

  吱呀,左舟推门回到自己的房间,迎面就是少女独特的鼾声!

  He~~~~~~~~~呼~~~~~~~~~

  默默的站在床边注视小梅三分钟,在深刻认识到自己的眼神没什么杀伤力之后,左舟伸手将作业本放在了她的枕边,希望她一觉醒来就能够感受到自己对她的关爱。

  接着拿上包袱缓缓关门出了客栈,局势有些复杂,面见吉利可汗的事情必须加快速度。当然,倒也不是说要急在一时,至少应该先去打扫一下战场。

  左舟一来一回的时间不到一刻钟,但是原本焦灼的战斗却已经结束了有一会儿,归根结底都是因为那位先天高手的出现。

  对,就是那个英伟魁梧一看就非常不好惹的青年先天高手。

  从他一出现的时候就被左舟感知到了,不过敏锐的感觉让他看出这青年对自己并没有敌意,或者说是相比起自己的对手来说敌意不明显。所以他直接利用睡梦罗汉拳压塌脚下的房梁进入房间,再借机遁走。

  倒不是说左舟怕那青年,只是打不过。

  真正的高手,当敌人往面前一站,若没有特殊的例外轻易就能够猜出胜负了。

  那青年是个先天高手,左舟也是先天,但是两者只是对了一眼,左舟就识趣的退避了。

  “算算时间,应该死了吧!”

  左舟为飞鹰堡的人默哀了三秒钟,大概是做山匪时间太久,欺负普通人欺负惯了,却忘记这江湖中有太多的高手默默无闻。

  像之前路人所说,星宿派刚刚创立没有几年,确实符合名不见经传的特征。但左舟却是知道,星宿派身后可是有个庞然大物的。

  “今天朝廷的人怎么回事,怎么还不来收尸?这放到早上不是都臭了!”

  左舟来到现场,听闻一个普通市民埋怨道。放眼望去,师爷率领的杀手已经全军覆没,而飞鹰堡的人也没有什么活口了。

  左舟顿了一下走向之前那铁爪汉子所在之处,却见一个与其同龄的少年正背对他站在一具干尸身旁。

  左舟的视线在少年身上略一停留便望向干尸,手上有铁爪,服饰跟之前袭击左舟的那人一模一样。这死的也是够惨啊!

  “有搜到什么好东西吗?”

  左舟看那少年蹲下摸尸体,并不意外的笑问。

  “他的铁爪内部有刻字,是鹰爪功。”少年将干尸手上的铁爪摘下来,瞄了一眼递给了左舟。

  左舟挑了挑眉毛,接过铁爪观看,几分钟后当系统出现‘一品绝学·鹰爪功’字样的时候,将铁爪还给了少年。

  少年顿了一下,也许是在惊讶左舟的天赋,接过铁爪也像他一样低头详细记忆,仅仅一分钟就又将铁爪递还给左舟。

  “好天赋!”这一次左舟终于看清了他,这是个皮肤有些粗糙的少年,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太多的沧桑,深眼窝、高鼻梁、瓜子脸、薄嘴唇还有那略微枯黄的头发,整体五官形象配合在一起竟是那么的让人……讨厌?

  这是一种奇怪的情绪,左舟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这种情绪来的是如此莫名其妙。

  “你先找到的,你留着吧,在将其练到出神入化的级别之前,铁爪也是一件好兵器。”左舟没有接过铁爪,一来自己的兵器够多了,带着铁爪会影响射箭和用刀。二来,他下意识的不想摸这少年碰过的东西,嗯?又是这种奇怪的感觉。

  左舟有些闹心的揉揉太阳穴,却见少年似乎愣了一下,收回铁爪,“我知道流亡者的规矩,见者有份,只是我身上没什么钱。”

  左舟看着少年,那股子讨厌的感觉仿佛从心里往外涌,甚至让他有种恶心欲呕的感觉了。但越是如此,左舟越觉得不对劲,自己这是被什么精神招数给影响了?还是说自己前世跟这货有仇?

  左舟讨厌这种感觉,讨厌这种被不知名原因影响的感觉。于是回梦心经与先天真气同时流转,强行将这种感觉压制了下去。

  “你没钱?我有啊!”

  左舟咧起嘴角,像是个固执倔强的小孩要跟那不知名的存在硬杠到底一样,伸手往少年手中塞了一大锭银子。

  那少年懵逼了,这什么操作?眼中光芒疯狂闪烁,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像是万花筒似的直接将左舟看傻了。却听其道:“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不抢我的东西,甚至还给我东西、给我银子……我叫何燃,你叫什么?”

  “左舟。”

  “谢谢……”

  少年何燃明显不太懂得交流,道谢之后就不动了,画面瞬间又尴尬下来。左舟翻了个白眼,直接找话题,“看你这一身黑衣服饰,应该是星宿派的吧,丁春秋那家伙不是个好人,有机会还是换个门派吧!”

  何燃点头,转身看看那个干尸,“他的化功大法很厉害,我想学。”

  左舟眉头微皱,看看那干尸,化功大法的效果如此霸道,这丁春秋、这灵鹫宫、这逍遥派怕不是仙侠版的吧!

  “劝你还是放弃吧,丁春秋这人自私自利至极,他不会将主修功法写在任何秘籍或者物体上,就算收了弟子也不会教授拿手绝技,充其量就是拿点毒功打发你们,但所谓毒功在他那里根本称不上牌面。”

  何燃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看左舟,“你怎么会如此了解丁春秋?”

  左舟好笑,拍着他的肩膀转身离去,“很显然,我混的比你好啊!”

  短暂的接触到分离,当他快要到城门的时候,那股子厌恶的感觉突兀消失,就想是夜晚乍然熄灭的路灯。

  “什么情况?”左舟让这种情况弄得一个踉跄,完全摸不着头脑。

  百思不得其解的甩了甩头,接着低头望向面板,鹰爪功,竟然是一品绝学?

  鹰爪功的版本非常多,三品二品一品都有,这个鹰爪功既然是一品,那说明其本身也蕴含武道意志。然而,他清楚记得那个带铁爪的汉子可不是先天高手,也就是说,这鹰爪功是别人传授给他的。

  “有趣,也不知道又牵连到什么剧情上去了。”

  左舟笑了笑,却又不自觉的想到了何燃,这小子状态就不对,算是他所见流亡者中最丧的一个了。同样,也是他所见资质最好的一个。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