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四十一章 你咋不配合?

第四十一章 你咋不配合?

  佘太君成了英雄,也将杨门女将的名头打了出去。

  事后宋国君王封了大官也有了世袭的爵位,但宋国君王也不知是怕佘太君记恨前事还是说单纯的帝王权术,反正其命佘太君守卫宋辽边境远离政治中心。

  至此,杨家军的事暂时告一段落了。而辽国损失不少,为了之后能够更好的抵抗大秦入侵,他们只能撤兵。

  这时,由于宋辽双方都损失惨重,金国看到了便宜,于是起兵攻下了宋国很多城市。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又一个宋国名将以天神下凡之姿横扫千军。

  岳家军!

  岳家当家人当然就是那个有名的岳飞,其带领军队将金国一方杀的人仰马翻,不光收复了失地,甚至颇有打进金国境内抡一番拳脚的架势。

  金国方面见正面打不赢就开始侧面使阴招,暗中派使者觐见宋国君王答应求和。当时的宋国君王经过之前‘杨家军孤军深入’的教训,认为岳家军必然也会败北,如今金国求和自然龙颜大悦。

  于是紧急下令召回岳家军并同时断了粮草和援兵,甚至命沿途占据金国城市的武将也都撤回,彻底让岳家军成了孤军。

  岳飞无奈之下只能撤军,然而同样是撤军,岳家军与杨家军有一点不同,那就是杨家尚知道跟朝廷文官虚与委蛇,而岳家则跟文官集团水火不容。

  撤退稍迟就变成了有谋反之心,在没有任何实际证据的情况下便被下狱斩杀,同时文官集团斩草除根,岳飞麾下忠心部将和子嗣统统被诛连。

  传闻,只有一女侥幸逃脱,并被佘太君庇护。但此举也算是恶了宋国君王,虽然明面上没有追究但也算是彻底将佘太君排除到了‘自己人’之外。

  之后的事就简单了,大秦铁骑来了!

  辽国方面由于之前跟宋国一战元气大伤,本就是苦苦支撑,关键时刻佘太君又率领杨家军于后方给予辽国致命打击,算是彻底报了仇。

  辽国灭后,杨家军与大秦铁骑汇于一处转战金国,那时候金国的国内形势急转直下,根本就没有坚持几天便被扫平了。

  此战之后,杨家军投效大秦,佘太君做了西部兵马大元帅。同年,左老汉也带着左舟进入了剑南道辖内做了一名秦兵。

  因为秦皇突然停止兵戈,宋国君王捡回了一条小命,但左舟其实更想知道的是,如果大秦真对宋国用兵,杨家会不会参与呢?也许不会吧,因为如果杨家愿意带头反攻宋国,那佘太君就不会是西部兵马大元帅,而应该是更靠近宋国边境的南部兵马大元帅了。

  说回杨家,因为当年一战杨家男丁稀缺,每一代都成了宝贝,师爷供出来的杨文广就是杨家的独苗,也是佘太君的孙子。如今正值双十壮年,已经做到了副将衔。虽然是副将,但绝对是整个杨家的核心,那真是含在嘴里都怕化了。

  这样的一个人物,你说他有什么理由造反呢?

  左舟想不通,但通过他对于那师爷的观察,似乎又不像是说谎,因此也只能先将此事放在心中。

  “星宿派的蝼蚁,竟敢如此欺辱我飞鹰堡的人,受死!”

  左舟一个激灵,抬头间人影当空压来,嗤嗤嗤的劲风刺耳,尚未靠近就已经让他脸皮生疼。

  左舟拔出幽兰剑就是一招劈砍了过去,幽兰剑的形象很美观也很特殊,偷袭者明显成功认出了其神兵的牌面,手中招式一变,身形更是化成无数残影,只是刹那间就封住了左舟所有的退路。

  “嘶,好强大的内力,只可惜,不是真气。”

  左舟并没有被漫天的残影晃的眼花,由先天功强化的各种身体机能让他轻易就感知到了脑后那撕裂空气的尖啸。

  这一次左舟没有挥动幽兰剑,而是伏身向前跑去,同时换手握住长弓的一端。

  “你跑不了!”

  来者显然得势不饶人,空气被撕裂的风啸声不停袭来,似乎不打算再让左舟有回头的机会。

  长弓拖在房顶的瓦片上,卡咔咔咔的脆响伴随着瓦片破碎被所有人听到,然后左舟停住了,身后的人也不追了……

  “靠,万万没有想到,这拖刀斩竟然也有地形限制啊!”

  左舟讪笑,这真的很尴尬,本来想以弓代刀玩一招拖刀斩,谁知道瓦片不是地面,不管是刀还是弓,拖过去的同时就暴露了异常,哪怕身后的人不知道拖刀斩也提高警惕不再追了。

  “哼,雕虫小技!”来者双手一震,手上寒光闪烁,转眼又要攻过来。

  左舟这才第一次看清了来者,这是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人,那胡子跟狄仁杰有点相似,但是这个人的眼神太凶了,就像是一条毒蛇。至于他手上的寒光……

  “靠着手上的铁爪施展鹰爪功?看来你的鹰爪功最多修炼到登堂入室的级别,否则完全不需要使用铁爪。”

  左舟言语间非常轻松,这家伙看起来很凶可其实对他并没有什么威胁。毕竟面对连自己是先天境界都看不出的敌人,这境界差距实在有点大。

  当然,这不是轻敌翻车的理由,不过连登峰造极都没有的功夫,实在让他提不起劲头。

  要知道在回梦心经的辅助下,他大部分的功夫都能迅速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也深知这些等级差距意味着什么。

  利爪袭来,左舟一个躺倒,看我睡梦罗汉拳!轰,瓦片破碎,左舟整个身体下沉进入了房间。

  那中年汉子一爪抓空整个人愣了一下,正要跳下屋顶却猛然感觉危机临近,骇然回头,月光之下一个英俊魁伟的青年双手负后,站在了距离他不远的另一个屋顶。

  强大的气势犹如实质般压在汉子身上,让他尚未交手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青年看着警惕不已的汉子,轻蔑的摇摇头,“你以为他为什么跳下去?”

  鹰爪汉子嘴角微抽,视线往房顶空洞内瞄了一眼,左舟早就溜了,他也明白了,正因为对方提前一步发现了危机,这才果断溜掉。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