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三十九章 你猜我信不信?

第三十九章 你猜我信不信?

  黑暗,之后是呼吸困难,师爷冷静的思考着此时的情况,他好像明白了,自己这是被人抓了啊!

  突然,黑暗尽去,烛光刺进眼睛,让他在一瞬间感觉有些难受。眼皮迅速的眨动,在稍稍适应了之后,他看到了那个绑架者。

  这是个……人!

  好吧,这家伙不光穿着黑衣、带着黑手套,就连脸上都蒙着黑纱巾,虽然纱巾轻薄但依旧有影响视力的问题,不过谁让他面对的是一个被绑住的人质呢?

  呜呜呜,师爷发出犀利的喝问,这一发声就感觉嘴里的布条有点臭,我去,这个混蛋到底是用什么布堵嘴的?

  左舟轻轻打开窗户,这是一间面朝月亮的房间,借着月光通过窗户恰巧能够看到远处激烈的大战。

  “看来你的人不行啊!恐怕没人能够救你了。”左舟捏着嗓子说话有点累,要是有柯南的蝴蝶结就好了。

  师爷双眼布满血丝,他的武功虽然不高,但依旧能够看出来,杀手们已经快要全军覆没了。

  之前左舟的行为让那些杀手急了,他们想要阻止左舟但却根本来不及,自然的转身就去跟星宿派的人打在一起。

  星宿派的人当然最门清,这伙人本就不是自己人,虽然让人算计了有点不爽,但我们是邪教啊,被人追杀不是常态嘛,没说的,打回去。

  接着纠结的就变成了飞鹰堡的人,他们就是再笨也看出来了,这两伙黑衣人还真就不是一波的。

  “老大,我们怎么办?”

  “废话,有仇的是星宿派,当然打星宿派啊!”

  “……哪一伙是星宿派?”

  “……”

  飞鹰堡队伍首领沉默半晌……脸都憋红了,最后一巴掌拍在小弟的后脑勺上,“黑衣夜行的都不是好人,给我全部砍死。”

  “我们好像也不是好人啊!”某小弟意外的有自知之明。

  “少废话,见人就砍!”

  至此,局面彻底混乱了起来,两伙黑衣人谁也认不出谁,互动刀剑的同时也跟飞鹰堡的人打成一团。

  左舟满意的看着这一幕,拍了拍师爷的肩膀,“我喜欢混乱,会让我激动的手舞足蹈,恨不得也参与进去。只是,我又很害怕,你知道吗?鲜血溅到手上的感觉,就像是开水一样烫。所以……我不喜欢见到血。”

  师爷一个激灵,还以为他想说自己不喜欢杀人呢!

  左舟伸出三根手指,轻轻拈在了师爷的左手小指上,“几天之前,我干掉了一个和尚,你知道的吧,朝廷灭了少林,很多少林绝技都流落到了江湖上。我恰巧得到了一种叫做拈花指的绝技,这绝学厉害啊,其武道真意竟然跟一般的佛门武学大相径庭,施展的时候竟然不需要考虑慈悲与否的问题。哎呦,我高兴的啊,一晚上都没睡着觉,就想找个人分享。”

  咔!呜呜呜!

  左舟的拈花指其实并不强,毕竟他还没怎么练,但架不住本身就是先天境界。所以轻易就将师爷的小指给捏碎了。

  听着师爷的哽咽哭叫,左舟整张脸都靠近了过去到师爷眼前,“你的运气真好,我是第一次跟人分享呢!”

  快来人啊,这里有变态啊……师爷眼泪已经疼出来了。

  “看你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呢。”左舟拉出堵住嘴巴的布给他擦擦眼泪,然后在师爷反应过来之前又给堵上了。

  “你这眼神好啊,倔强、坚定、忠贞不二,我喜欢!”

  咔!左舟又捏碎了师爷一根小指。

  救命啊,这个变态眼睛有问题,我哪里倔强坚定忠贞不二了……师爷疼的快要翻白眼了。

  “好,真好,就喜欢你这打死也不说的劲。”

  咔咔咔,左舟反手就是一个拈花指三连,师爷抖如筛糠差点就抽了过去。

  “还不说?好吧,那我……”

  呜呜呜!师爷似乎无师自通了腹语,用肚子发出了对生命的渴望。

  左舟见状摘下嘴里的布,“说吧!”

  “你想知道什么,你问啊!”

  左舟“……”

  (`д′) o(TωT)o

  “我其实就是想要告诉你,我这个人啊,记性不好,经常忘记一些事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忘记你是个活人了。你怕不怕?”

  “怕……”

  “怕就好,你半夜带着人去做什么?”

  师爷快速回答,“带人去暗杀吉利可汗,引突厥军队进攻幽州城。”

  “受谁的指使?”

  “是幽州刺史大人!”

  啊哒!咔咔咔!

  啊!呜呜呜!

  左舟又是一个拈花指三连,然后让师爷惨叫两声又给他堵上了。接着抬起手腕瞧了瞧,好像那上面有块手表似的。我们时间还有很多,慢慢玩!

  “回答错误,幽州刺史不过是个小角色,给我最上面的名字。”

  左舟见师爷停止了挣扎,再次拽下口中布,“是……是魏进忠,是魏进忠啊,我没撒谎,是真的。”

  左舟啧啧啧的摇摇头,满脸都是遗憾,“还来啊,你好像没剩几个手指了,要不我勉为其难捏捏脚趾,也给你留两个大拇指点赞。”

  “真的真的,真的啊,就是魏进忠啊,我没说谎,你相信我啊!”

  左舟后仰,泪花蹦出来了,有点嫌弃。

  “我当然知道魏进忠,只可惜,你们……不是一个派系的,不是吗?”

  左舟的眼神陡然锐利起来,仿佛一眼就看进了师爷的灵魂深处。而师爷内心巨震,他知道魏进忠!还知道不是一个派系的?

  说谎的真正奥义就是真假混合,九分真一分假,往往能够在最关键的地方将敌人引导向致命的方向。

  师爷明显不是个老实的家伙,左舟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烛台,看师爷恐惧的眼神解释道:“不要误会,我不玩滴蜡,我只是感觉这东西趁手,觉得用这玩意儿敲在你的脑袋上,一定能够绽放出绚烂的花朵。”

  “是杨文广!是杨文广啊!我是杨文广的人啊!”

  此时的师爷舌头无比利索,一个让左舟做梦都想不到的名字就蹦了出来。

  是……他知道的那个杨文广吗?

  “还有吗?就一个名字?”

  “没了没了,真的没了,我们是杨家军一系的人,直接受杨将军的领导!”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