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三十五章 辟水剑法

第三十五章 辟水剑法

  “明天就要进入幽州地界了,到时候你在城里等我,如果我在七天之内还没有回来的话,你就不用等了,之后是游历江湖还是去找小青都随你。”

  又是一个夜晚,左舟听着林中传来的鸦鸣,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味道,这是先天高手冥冥中对于危险的感知,瞧瞧身边一路颠簸陪伴的小梅,忍不住就立下个flag。

  “很危险?”小梅挑着秀眉问道。

  “是。”

  “那你还不将好东西都留下,难道放在身上便宜敌人啊!”

  “……”

  左舟有点哭笑不得,这妹纸还真是朴实啊,不过这倒是提醒他了。过去认识的很多流亡者都没有认出自己同为流亡者的身份,但不意味着他就不是啊,以前身上没啥有价值的功法,现在却是应该做一些流亡者早就该做的事情。

  “也行,那我就先教你一套剑法,正好上一次我还缴获了一把软剑,练这个正合适。”

  小梅的表情顿时由嫌弃变得兴致勃勃,老实讲,小青教她的那什么杨家刀法与沛伞虽然品级够高,但完全不合适她。别的不说,长柄大刀这种兵器那是她一个美少女能用的?至于沛伞,这功法倒是不错,可需要特制的伞具才行,寻常雨伞根本不足以与兵器相碰,而他们缺少的恰恰是时间。

  “这一套剑法叫做辟水剑法,是我从之前的女杀手身上搜来的。”

  “唉?我没看到那女杀手身上有东西啊?”

  “哦,是那女杀手沉迷于我的美貌,所以在临死之前托付给我的!”

  “哼,你就胡扯吧!”

  左舟才不会跟她解释流亡者的身份呢,手中持着一把软剑唰唰唰的就施展开来。

  一品绝学,辟水剑法(残)

  这是左舟在保护狄仁杰时从干掉的那个女杀手身上翻出来的,看到这剑法的第一时间,他就可以肯定,其不是抽奖得来,而是被本世界土著传授的。

  最初那波抽奖得到的绝学都是残招,而绝学残招是不能评级的,因为不完整。之后抽奖得到的绝学都是完整的,也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所以这种情况只可能存在于被人传授的武学,因为传授之人留了招没教,所以才让面板也显示出了那大大的残字。

  按照系统的逻辑来讲,残招绝学是不能评级的,而现在却出现了评级的情况,那就说明,虽然有招数没有教全,可是独属于绝学的武道真意却是完整的!

  对此,左舟有那么点摸不着头脑,除非是那种真正惊天地泣鬼神的奇招,否则绝学真正有价值的就是武道真意,你这教别人想要留一手,你倒是留最关键的啊!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也许,连那个传授者也不懂得辟水剑法真正的珍贵之处吧。

  不过这倒是便宜了左舟,他一点都不嫌弃辟水剑法缺了几招,只要领悟了武道真意,他随便劈砍也是辟水剑法。

  “你已经学了沛伞,因为当初行乞生涯营养不良,虽然现在有所补足但终究是欠了些底蕴。所以太过阳刚对基础有太大要求的招式不适合你,以后在招式方面你大可以走沛伞和辟水剑法配合的路子。”

  小梅大眼睛都不敢眨,生怕错过左舟的教导,不过她心中也很疑惑,这家伙以前不是不会用剑吗?

  “辟水剑法的剑意与水息息相关,但却不是溶于水,而是水中藏剑,讲究顺水而为、破水伤敌!古语有云,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所以辟水剑法也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剑招,当你领悟剑法真意之后就可以随心而为方得上乘。如果,有谁能够破你的辟水剑法,那他破的也是你的剑意,而不是什么剑招,这跟剑法本身是不是完整没有关系。”

  小梅看着软剑在半空精准的点在一片片落叶上,好似一条灵蛇在空中飞舞,不禁小脸上爬满了疑惑,“那这剑招还有什么意义?”

  “剑招的意义在于帮助你更好的领悟剑意,这才是目的,不是让你靠剑招去对敌,当然,这剑招也有相同的效果就是了。”左舟说着用剑脊拍了下小梅的脑门。

  “啊!别打了,再打就傻了呜!那什么叫做水中藏剑、破水伤敌?”

  左舟叹了口气,手腕轻甩让软剑弯曲,“寻常使用软剑的人伤敌都会利用软剑的特性临时改变攻击方位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但辟水剑不是,你想象将剑藏在一股水流之中,水流不会突然生硬的弯曲转折,你的剑也不会突然转折弯曲。水之道,细水长流、连绵不滞,你的剑也要这样。像水一样,而破水伤敌则会是辟水剑法最后的绝招。它有点类似于拔刀术,兵刃藏在鞘中便是在蓄积威力,水就是你的鞘,当剑脱鞘之后是你最强的一剑,也是你最后的一剑,如果这一剑没有效果,那就转身跑。”

  左舟说着将软剑交给小梅,看其煞有介事的耍了一通,别说还真有模有样的,这丫头天赋似乎意外的好。

  “唉不对啊,按照你说的,顺着水势运剑,但好像没有那些突然变换攻击方位厉害吧!”

  听到小梅的话,左舟知道这货又犯毛病了,你跟她讨论正道的沧桑,她就跟你谈走捷径的高效便捷。

  “不错,表面上看那些刁钻的软剑使用技巧更加厉害,但这不过是唬弄外行的。”左舟挥手夺过软剑,伸手将软剑掰弯,“对于固定的一把长剑来说,剑尖到剑柄之间的距离必然是伸直状态最长。一旦弯曲,虽然出剑路线会出人意料,但弯曲的剑刃意味着攻击距离缩短了。为了弥补这段距离,势必要配合上往前的步伐。这一点是没有选择的,而一旦身体向前移动,就算步法再精妙,也相当于将身体放入了敌人可攻击的范围内。近身搏杀中让对手知道了你下一步的行动,那将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

  “呃,是这样啊,呵呵!”小梅尴尬的抢过软剑重新练起来,一步步的开始按招索技,也不追求那些所谓的技巧了。

  左舟看着变‘乖’的小梅,以数学物理服人,他也是第一次,难免有点不适应,以后应该加大对她的教育,让她自己能够想通想透。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