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三十四章 劝他的人

第三十四章 劝他的人

  “哦,原来是因为这事啊,嗨,你不做尼姑的样子会可爱很多啊,清惠实在让为兄伤心了。”狄仁杰带着调笑摇头,“当年秦皇灭佛门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人动不动就以‘和平’的名义去大秦铁骑面前闹事。”

  “狄兄是当世大才,你我之交从唐国便开始了,又何必用这种话来搪塞清惠呢?那不过是一些佛门弟子受俗缘牵累,秦皇则借机发难罢了。”梵清惠一手端着竹笛,神色间多了一丝怨怪,柔美的气质直接将旁边尉迟真金给看傻了。

  狄仁杰似乎挺喜欢看人呆呆傻傻的样子,瞥了一眼尉迟真金也不提醒,只是不在意的说道:“秦皇要做人皇,也没说不敬天地,只是不敬你们那些佛啊仙啊什么的。我觉得就挺好,况且,秦皇也不是那种听不进去劝的人,你看,他不是停止兵戈了吗?只不过,劝他的不是你们慈航静斋的人。”

  ……

  深夜,官道虽然很宽敞,但在两边都是树林的情况下,还是显得阴森吓人。

  小梅撅着嘴在马上乱晃,此时她心里是充满怨气又羡慕无比的,又不是没有钱,干吗要赶夜路呢?还有,为什么大家都是在骑马,你却能够安稳的入睡!

  小梅双眼微眯,轻轻在左舟马屁股后面踢了一脚,然而预料中的马惊没有出现,那匹马耷拉着眼睛回头瞥了她一眼,然后像是看到了什么玻璃做的东西,无视。

  “我……”

  “闹什么啊,有这时间不如复习一下功课,我教你的字都记下来了吗?”左舟睁开眼睛,觉得对付熊孩子就要用功课。

  小梅果然气势矮一头,连声音都弱了不少,“这黑灯瞎火的,我又不考状元,用不着借着月光读书吧。”

  “哼,不读书就不明事理,不明事理就会像某些老娘们儿一样,嘴里说着天下大义,干着所有人都嗤之以鼻的傻事。”

  小梅眨眨眼,感觉他好像意有所指,‘老娘们儿’?回想一下这一路遇到的人,“你是在说那个梵清惠?我看人家气质挺好的啊,你不是说看人就要看气质吗?”

  “我说过吗?”左舟瞪眼。

  “说过啊!”小梅肯定的点点头。

  “那也要分什么样的气质,如果是天然形成的自然可以,就比如你小青姐姐,她是沛国皇族,所以身上带着点天生的贵气,再加上从小就锦衣玉食受贵族文化熏陶,那气质自然好。但不要忘了,功法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这种气质并不具备什么指导性,可千万不要随意相信。”

  “那个梵清惠,就是练了什么功法?听你的话,你好像对她挺熟悉?”

  左舟摩挲着下巴,眼神飘忽似是在回忆什么,半晌过后接道:“那是一帮擅于自我催眠干扰国家大事的女人,说她们心怀不轨或者虚伪吧倒也不对,因为她们自己可能都觉得自己在为世界和平做贡献。但问题是,她们并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才能对天下好。所以翻过来掉过去,只能选些有助于她们生存的环境或者有助于她们延续的人物辅助。”

  小梅眨眨眼突然笑喷,“原来那个梵清惠这么天真的吗?还维护世界和平,嘁,我都知道这种事不可能。除非……除非有什么敌人能够与全天下为敌,同时威胁到了所有国家和门派,这才能够让全人类联手,达到暂时的和平!”

  左舟身体一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小梅。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左舟摇摇头,笑道:“若非知道你从未练过武,我差点以为你是个流亡者了。这些感悟,是你自己想的?”

  “这很难吗?”小梅见状还挺得意,将并不凶残的娇躯挺了挺,“以前做乞丐的时候,经常出现乞丐相互抢馒头的情况,而当有野狗路过的时候,乞丐们就会联合起来将狗撵走。洪大叔以前说过,国家与国家,人与人,其实都差不多!”

  左舟伸手拍了拍小梅的脑袋,“虽然不够深刻,但能够想到这一步,已经很难得了,这比很多流亡者都强。”

  小梅厌烦的将手拍掉,总觉得人家是个小姑娘,明明你自己都没多大,还有,流亡者到底是啥啊!

  左舟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抬头看着月亮,双眼深邃像是看到了遥远的不知名的时间与空间,“其实以前,我也是抱着这种思维。我曾经看过很多封神的电影电视剧动漫,《守望者》《鲁鲁修》《高达00》等等,一个共同的敌人要远比核威胁下的平衡更直观,更有效果。好像一个共同的敌人真的能够带来和平!”

  “只是……后来我醒悟了,现实中一场波及全人类的瘟疫让我醒悟了。嘿嘿,共同的敌人出现了,可是人类并没有因此而团结起来,甚至还在相互推诿、攻击,无数人因为政府的不作为而死。”

  “那真是一场对观念思想的冲击啊,现实,让那些过去封神的作品全都成了笑话!”

  小梅满脑袋问号,啥是电影电视剧动漫,啥又是守望者鲁鲁修高达00?为什么这些字她不光不认识还听不懂?还有那一场什么瘟疫,她咋没听过?难道真是因为没文化惹的祸!

  左舟完全没有想到小梅陷入了对知识缺乏的恐惧之中,兀自感慨道:“我曾经看过一版太祖选集,上面有一句是,‘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足以矫枉’。所以我十分支持秦皇的征伐统一大业,相比于梵清惠她们只盯着那些短暂发生的痛苦,我更清楚当世界统一后会出现怎样的盛世。”

  嘿!这几句话听懂了,小梅赶紧坐直反怼,“你说的好听,只是那痛苦没有发生在你的身上。”

  左舟乐了,“怎么没有发生在我身上呢?我原本所在的金国没了,流亡到了大秦成了秦民,又加入了秦军,我可是切身参与进了这场痛苦之中呢!”

  小梅张张嘴发现好像确实如此,“那……那秦皇也没有像你说的那样,真的完成统一大业啊!”

  左舟闻言沉默片刻,“我也想要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的雄心壮志不是那么容易磨灭的,总要有什么原因吧,也许以后我有机会知道。”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