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二十八章 刺杀,如约而至

第二十八章 刺杀,如约而至

  小梅感觉很不好,转头瞥了一眼那个在马上摇摇晃晃的身影,心里想着咋不磕死你!

  长长感叹一声命苦,自己应该跟着姐姐走的,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累。远远吊在狄仁杰护卫队的后面,小梅依旧没有弄懂为何这个人重要,更不明白,为何你说要跟踪却自己睡大觉让她来盯着。

  ……

  “大人,后面那两个男女还在跟着。”

  尉迟真金拨马靠近狄仁杰的轿子,通过轿帘小声提醒,很快轿中传来狄仁杰的询问,“有威胁吗?”

  尉迟真金颇为不屑的摇摇头,“卑职之前让人暗中观察过,那个男的正坐在马上打瞌睡,女的虽然时不时将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但实力低微似是刚刚练武没有多久,不足以产生威胁。”

  “那你怕什么?”

  尉迟真金有点别扭,“不是怕,只不过我们一路走过十七个岔路口,但他们一直跟在我们后面,这并不像是凑巧。”

  “呵呵,也许跟咱们一样都是去帝都的呢,毕竟咱们这条道是去帝都最近的路,不是吗?”

  “……”

  尉迟真金有点无奈,这狄大人的警惕性未免也太弱了,与传说中有些不相同啊,该不会是被贬之后破罐子破摔了吧?

  想着回头,远远看着仿佛两个小黑点的左舟与小梅,嗯,这跟踪就离谱。

  虽说是秦皇急招狄仁杰回帝都,但队伍也没有到日夜奔行的程度,尉迟真金作为羽林军的高手,早就将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几乎在太阳刚刚下山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到达了绛帐驿馆。

  尉迟真金第一件事是安顿狄仁杰和其长随狄春住下,第二件事就是盯着左舟他们,就是要看看你们有什么目的。

  哼,绛帐驿馆可不接待非官方的陌生人!

  ……

  “喂醒醒,醒醒啊!”小梅一肚子怨气的拧着左舟的后腰,女生好像总是能够无师自通这项绝技。

  左舟打了个哈欠,挥挥手眼泪都出来了,这回梦心经是真不错,平时练功速度快,醒来精神还饱满,点赞!

  “下马吧,咱们在驿馆对面打个地铺。”

  “……”小梅拧着脑袋偷瞄驿馆门口的尉迟真金,“咱们……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了?你现在可是通缉犯啊!”

  “有监控吗?有指纹吗?有DNA吗?连个画像都没有,凭什么说我这翩翩公子是那黑不溜秋的通缉犯!”

  左舟理直气壮,拿起挂在马背上的水袋遥遥向远处的尉迟真金举了举,然后吨吨吨的开喝。

  尉迟真金就很来气,拿过自己的水袋也抿了一口,不过他的水袋里都是酒,倒也不是好这一口,只不过在外奔波需要点酒暖身。

  “大人,要不要我们去查查他们?”某小兵叫道。

  “不需要,敌不动我不动,守好大人莫要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尉迟真金挥挥手,视线不再盯着远处的那个小白脸。

  夜色渐浓,驿馆外守着的士兵们还是精神抖擞的,羽林卫是守卫帝都的精锐,仅仅是几夜不眠不休的保护重要官员而已,再简单不过了。

  狄仁杰借着灯光一遍遍的看着朝廷的通报公文,时而冷笑、时而感叹,一旁的狄春给老爷送上一碗热汤,“大人,你不是看过好几遍了吗,就那么几百个字,难道另有玄机?”

  狄仁杰瞥了一眼狄春,“你今天的话有点多啊。”

  “嘿嘿,大人,你这话说的,人家不一直都这么多话嘛!”

  狄仁杰将公文随意的丢在桌子上,脸色慵懒的看着他,眼神中的那抹冷光看的狄春有点发怵,“可是以前你不会给我端热汤,你明知道我喜欢喝的是茶。”

  “大人说笑了,明明前天我还给您端过汤呢!”

  狄仁杰表情舒展,哈哈尬笑,“是吗?那大概是我忘记了吧,哈哈哈!”

  狄春嬉皮笑脸的将烛台挪的近了一点,“大人那给小人解释解释呗,这通报公文中到底有什么意思?”

  “没啥意思。”

  “没啥意思是几个意思?”

  “就是某些人等不及了,想要意思意思。”

  “……”

  “你是怎么发现的?是汤的问题?我明明仿造的一分不差。”

  狄仁杰淡定的抬头看着狄春,此时的狄春已经剥去了刚刚的卑微,整个人都变得冰冷起来,看向狄仁杰的目光也像在看一个死人。

  “不是汤的问题,是口气的问题,今天早上狄春吃的是韭菜盒子,他饭量很大,一天下来没拉屎还一直在运动,嘴里的味道可想而知。可你刚刚说话的时候,却意外的清新呐!”

  “……”你特么耍我!

  狄春的脸上有点黑,黑的狄仁杰都有点不忍心了,“公文中提到,接替剑南道节度使暂掌兵权的是宦官刘瑾。虽然我与刘瑾素未谋面,但看到他宦官的身份时我就大概知道秦皇的意思,也明白有些人怕是忍不住要来动手了。”

  狄仁杰说着又一脸兴致勃勃的上下打量,“话又说回来,这有能耐的人真是到哪里都混得开啊,哪怕是成了太监,这在太监群里也能有如此能量。以你这出神入化的易容水平,不该是默默无闻之辈,不如报个字号,让我也死个明白。”

  狄春冷笑,一柄匕首已经从袖子里滑落掌心,“你大可以下去问问狄春。”

  狄仁杰闻言轻叹,言语中带着伤怀,“狄春是我的长随也是我的管家,虽然文不成武不就,但对我忠心耿耿。想不到最终还是因为我被害了性命!”

  说着话音一转,“不过就算你不说我大概也能猜得到,这事既然跟我的仇人与宦官有关,那往上追溯完全可以算在你们首领魏进忠的头上。嗯,江湖传说魏进忠麾下有八大杀手,其中一个称号叫镜子的最擅长易容,不会就是你吧?”

  狄春眼神微一闪烁便露出嗤笑,“想不到狄大人竟然还相信那些江湖谣言。”

  狄仁杰乐了,对手智商太差,他欺负起来难免觉得有点没意思,“你要真不是就不会在乎这些传闻,何况不管是不是也不会在没有证据判断时就肯定这是什么‘谣言’。除非是你明确知道这有假,或者想要刻意否认混淆视听。嗯,你是哪种?”

  “……”

  “跟他废话什么,杀!”

  啪,一个穿了身七彩大褂的老头撞碎窗户,双刀一摆对着狄仁杰就劈了过去。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