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二十五章 始毕可汗:“丢人!”

第二十五章 始毕可汗:“丢人!”

  左舟瞄了一眼掌柜的,从理智方面来说,他是应该先审问一下的。但现在,没时间了。

  缓缓蹲在始毕可汗的身边,看看那心脏处的剑伤,说不上是不是命运的安排,那位置竟然跟当初李元芳的伤势位置一模一样。

  “追……追到了吗?”

  始毕可汗嘴唇轻颤,似乎是强撑着将话说完。

  左舟无奈的摇摇头,始毕可汗顿时翻了个白眼还以为他挂了呢,“枉费我还强撑着等你回来,连个凶手都追不上,丢人!”

  左舟的双手陡然握紧,眼球周边布满血丝,当初李元芳也是这么说他的。事实证明,这帮人说的真特么对,他确实很没用。

  好气啊,没法反驳!

  “你放心,这个人我记得,之后我一定杀了他,我向你保证!”

  始毕可汗咧嘴,缓缓伸手进怀里竟是掏出了一把匕首,“我哥哥骗我,他说出外在怀里揣一把刀能够起到保护心脏的作用,可一剧烈运动,这刀就移位了啊。还有那些写小说的也骗人,凭什么那些主角藏个铜钱都能挡刀,我辣么大个匕首不行?”

  始毕可汗说着将刀塞进左舟手中,“替我报仇的时候,用这把刀,我……多砍两刀……我跟秦皇求情,让你当将……”

  那么多死前还要多哔哔的正邪大人物,始毕可汗相比起他们来并不算多话。

  “又死一个,唉,我们还是先将他埋了吧!”掌柜的眼中带着一丝同情,并没有再说之前那种生意难做的话。

  左舟站起,将匕首缠在链子刀的另一边,“掌柜的,你的店伙计呢?”

  掌柜的一脸沮丧,“不知道啊,一个个都不见了人影,刚刚我去厨房想要通知厨子做菜,发现就连厨子都没了,也不知道还活没活着,我怎么跟他们的家人交代啊?”

  小梅拄着大刀站起,这人啊,都是自己作死的,如果始毕可汗手上还拿着大刀,那一剑说什么都能挡一下的。不过这人虽然讨厌,还总是色眯眯的看着她们,但明显也属于那种有色心没色胆的人物,也许他这辈子最大的自知之明就是,他哥哥厉害!

  “掌柜的命很大啊,他们竟然没有杀你。”

  “大概是他们觉得你们认识我,不好下手吧,毕竟一个客栈若是看不到掌柜,那实在太可疑了。”掌柜的整个人没精打采的,并不只是担心伙计们的抚恤问题,关键是,他根本找不到尸体在哪,这该怎么交代?

  “掌柜的贵姓?”左舟突然问道。

  只见掌柜的猛然间精气神都不一样了,“免贵,吕轻侯,双口吕,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的那个王侯,呃,是轻侯!”

  左舟挑了挑眼眉,意味深长的点点头,“好名字,这是当年唐国大诗人李白的诗句,能够以此取名,想来令尊也是个读书人啊!”

  “好眼力,家父曾经也是一方知府,只可惜后来家道中落,唉!”

  吕轻侯说着就开始叹气,只是动作有点酸腐做作。

  左舟点点头,伸手将身上所有的银两都塞进了他的怀里,“这些是补偿你客栈的损失,不过我看你这客栈暂时也是开不了。我托付阁下一件事,这剩余的钱,就当是报酬。”

  吕轻侯打开钱袋发现除了有众多碎银之外,还有很多黄金!

  当初贡品在大漠翻车,他们能带上的除了药和狼祖之牙外也就剩下这些钱了。只是平时外出不方便使用金子,太扎眼。

  “这么多,你们想要做什么。”

  左舟指了指始毕可汗的尸体,“麻烦你将这尸体处理一下,然后将其运往帝都,送到鸿胪寺丞手上,另外,将这个包袱也交给鸿胪寺丞。”

  “这……我一个穷秀才哪里能够见得到鸿胪寺丞啊?”吕轻侯脸上都是为难。

  左舟摇头,“鸿胪寺专管接见外宾,本身权力不多,他们不会那么的跋扈,你只说这是来自于突厥的尸体,只要那鸿胪寺丞不傻,肯定会见你。不过你记得,这包袱要藏好,除非亲手交给鸿胪寺丞,否则谁都不要给。”

  吕轻侯下意识的想要打开包袱,不过转眼就忍住了,“好吧,我答应你们。但我这里死了这么多人,未必能够……”

  “没事,我一会儿会将所有官兵都引开,你们将他的尸体抬到后院先埋起来。之后她们两个会出城等我汇合,之后就靠你自己了。”

  “那这些杀手怎么办?”

  左舟眉头微皱,“你就说是一些想要领取赏金的江湖人士。”

  “赏……赏金?!”

  左舟没有给他太多时间惊讶,将黑玉断续膏交给小梅,又将狼祖之牙塞进自己的怀里,最后再看了一眼始毕可汗,顺着那个墙壁窟窿就跳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就凭你们这龟速,只配在小爷的后面闻屁吃!”

  左舟嚣张嘲讽的声音传出很远,吕轻侯与两女就算不看也知道他在做什么。对视一眼开始合力处理尸体。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夕阳眼看就要落下城头,到时候整个小城都会点起灯,也意味着那些官兵再找不到左舟了。

  “该死,这家伙太能逃了!”两个卫兵在夕阳下于街口乱窜,左顾右盼却根本没有任何收获。

  “话说你到底有没有看清他长什么样啊!别我们错过了都不知道。”

  “看清了……呃,是个挺黑的糙汉子。”

  “那应该很好找啊。”

  “那你给我找一个看看啊!”

  “那你倒是给我……哦抱歉,你倒是给我找一个看看啊!”

  两个卫兵抬杠不小心撞到一个青衣公子,看那着装就知道非富即贵,道歉之后马上离开省的惹麻烦。

  左舟看着两个远去的卫兵,捋了捋自己耳后长发,看来那个马甲不好用了,以后可以考虑将脸涂成蜡黄的。

  此时的左舟一身青衣长衫,腰悬玉佩、唇红齿白,整个人毫无半点江湖侠气,任谁看了都以为是哪个富家公子来夕阳散步了。

  抬头看了看天色,只要等到天黑,他就可以从城墙上离开了。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