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二十四章 我,通缉犯?

第二十四章 我,通缉犯?

  “我……我刚刚若是拿的大刀就好了。”

  始毕可汗缓缓软倒,眼神中迅速失去光彩,那个黑衣人手中长剑舞了个剑花直接收剑转身,“任务完成,撤!”

  众杀手闻言直接撞出客栈,他们早就想跑了,那个拿链子刀的太凶了。

  “在我面前装完逼就想跑?”

  黑衣人刚要抬脚跳窗却被链子刀直接封了去路,接着只觉背后劲风来袭,忙抽剑回身。

  啪,左舟一把按住黑衣人胳膊,将其长剑又插回剑鞘,反手一刀直削咽喉。

  黑衣人大惊,糟了,刚刚装逼装大了,收什么剑啊!

  一个情急之中的铁板桥虽然躲过了横斩却也彻底让自己陷入了危险,有心再叫那些杀手来帮忙却发现那群家伙早特么跑没影了。

  “死!”

  左舟含怒出手,身随刀走开始疯狂旋转,在这狭窄的廊道之中,墙壁、扶手刹那间布满刀痕,没几下就在黑衣人大腿上留了一道血口。

  黑衣人闷哼同时将身后大氅甩到前面直接盖在了左舟头顶,而自己则懒驴打滚同时拔出长剑,对着大氅后的左舟就刺了过去。

  这一招充满了浓浓的套路,一般武者在视线受阻的瞬间就慌了,再说他的剑非常快,有信心在敌人反应过来前奏效,哼,先天高手又如何,还不是被我……

  得意并未持久,那黑色大氅突然间诡异的旋转起来,猎猎风啸,在黑衣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缠在了他的剑上。

  紧接着,一股巨力甩动,他的长剑被大氅带着脱手掉落一边。

  黑衣人整个懵逼,还没待反应过来,那大氅便狠狠撞在他的胸口!

  噗!一口老血喷在蒙面巾上,感觉五脏六腑都开始翻腾。

  左舟顺势一收,转身间将大氅系在了自己的脖领上,那姿势远比刚刚黑衣人收剑姿势更帅。

  袈裟伏魔功!

  佛门武功讲究佛也有火可依旧慈悲,甭管那些和尚能不能做到,但这个武道真意倒是摆在那里。所以袈裟伏魔功也不是一个纯攻击武学,更多的是用缠、困、绞、摔等方式来限制敌人,可以说是种另类的锁技。

  此时的黑衣人脑瓜子嗡嗡的,情报中对方应该不会这种功夫啊!

  左舟可没有手软,也没有兴趣跟他哔哔,挥刀再次斩来。然黑衣人比他更加绝决,转身竟然朝着墙壁撞去。

  轰,客栈外墙直接被撞出了一个窟窿,黑衣人从其中跳出,双脚落地就撒开欢的跑起来。

  左舟大怒却也心惊,快,太快了!

  这黑衣人不是横练高手,哪怕有内力护体撞墙也是自损八百的事情,刚刚又被袈裟伏魔功拍了一下,大腿上还中了一刀,可现在依旧跑的像是一道影子,好厉害的轻功。

  “哪跑!”

  左舟并没有打算放弃,链子狂甩射入一家房顶角台,身形跟着飞射而出,在城镇之中,这里虽然没有现代化都市那么的高楼林立,可他依旧可以用千秋索以蜘蛛侠的方式追赶敌人。

  黑衣人逃跑同时回头,吓得直伸舌头,这又是什么功夫?该死,到底是谁做的情报!等等,难道他是个流亡者,所以能够有很多来历不明的武学?不对不对,李元芳的年龄对不上,流亡者现在都该十六岁才是。

  “拦住他,给我拦住他!”

  黑衣人的叫声显然是在提醒在附近的同伙,两个之前跑掉的杀手突然窜起砍向左舟。

  “别碍事!”左舟怒喝,身后大氅挥舞缠在其中一人刀上,接着用力一引竟是直接捅穿了杀手同伙。

  同伙被自己的刀杀死,那杀手有一瞬间的愣神,身旁呼啸而过,只觉天旋地转,他的脑袋已经被左舟顺势砍断。

  “上,上啊!”

  黑衣人再叫,然而这一次却没有人来帮忙了,开玩笑,他们只是普通的杀手,怎么跟先天高手打?厕所里点灯找屎吗?

  黑衣人大急,但回头时却发现左舟的行动轨迹完全靠那条链子,眼睛一转跑向城门。

  这一转向让左舟大急,如果跑出了城,那他这种移动方式就无效了,一马平川的地形也没有可借力的地方施展千秋索。

  “他是杀人凶手,拦住他!”

  眼看黑衣人要通过城门,左舟张口大叫,以他对大秦门吏的了解,这些人肯定会做阻拦。

  事实上他想对了,本来那黑衣人就不像是好人,再加上后面那人的叫唤,一个个门吏抽出钢刀就要上。可万没想到,一名门吏突然间将他们都撞开,接着使大门洞开,让黑衣人顺利的穿过了城门。

  这一下,门吏们哪还不懂其中问题,纷纷起身将那开门的同事按住。好啊,想不到我们之中竟然出了个叛徒!

  左舟看的目呲欲裂,但他依旧没有放弃,既然不能追上你,那就直接干掉你。

  千秋索使出,一个纵跃上了城头,远远正看到黑衣人的背影,就这一会儿竟然就跑出了快三百米有余。

  “把你的弓箭给我!”

  左舟朝一名卫兵伸手,那卫兵早就听到了下面的混乱,但依旧没有轻易将军械交出,“你是什么人?”

  左舟郁闷,直接将先锋官令牌亮出来,“我要调用你的弓箭,快给我。”

  我大秦的ADC眼力都不错,这卫兵轻易就看清了令牌上大大的先锋两字,正准备解下弓箭却又瞄到了旁边剑南道等字样。

  唰!

  “卧槽!”

  刀光一闪,左舟吓出来一头冷汗,差点让个城头小兵给削了脑袋。

  这什么情况?咋挥刀就砍呢,难道自己运气这么差,找了个卧底借弓?那黑衣人组织也渗透的太夸张了吧!

  “这是剑南道叛逆,诸位兄弟助我擒下他!”

  卫兵大喊,整个城墙上的卫兵都跑了过来,数不清的刀剑全都招呼过来。

  左舟彻底懵逼了,不甘的瞥了一眼远去的黑衣人,直接使用千秋索离开了城墙。接着人还在空中,一排箭雨就飞射过来。这时候袈裟伏魔功又起作用了,黑色大氅一卷一甩就破了箭雨。

  不过左舟可没有半点庆幸,剑南道叛逆?老子成通缉犯了?

  什么杀人犯远没有抓住叛逆的功劳大,全城的士兵都被调动了起来,只可惜左舟追不上黑衣人但甩掉他们还是挺简单的。

  几个纵跃就轻易回到了客栈,此时,除了小青小梅和脸上已经毫无血色的始毕可汗外,掌柜的也哭丧不已,“死了这么多人,这客栈以后还怎么开啊?”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