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二十二章 我帮你改良绝学

第二十二章 我帮你改良绝学

  感觉自己是系统爸爸的亲儿子,不然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奇遇呢?话说这一阵子得到的绝学是不是有点多啊!

  回梦心经,睡梦罗汉拳,袈裟伏魔功,如今还有春秋刀法和倾城之恋,这心里没来由的有点慌。

  左舟显然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对于春秋刀法和倾城之恋的出现倒也没有太迷惑。

  在系统这里学习功法其实有着独特的方式,无论是得人传授还是参悟秘籍,都可以在系统面板中解锁出武学条目。

  虽然小青演示的所谓杨家刀法惨不忍睹,跟原版尚不能比就更别提地榜绝学级别的倾城之恋了。

  但系统不会管这些,只要这刀法跟倾城之恋存在因果关系,而你又领悟了其中的部分精义,那么系统就会给你解锁这项绝学。至于之后怎么练,练成什么样,那就是你个人的事情了。

  很明显,刚刚左舟关于‘至刚至阳’的理解符合了倾城之恋的奥义,这才让系统解锁了倾城之恋的条目。

  左舟极快的瞄了一眼倾城之恋的介绍,刚刚灿烂的笑意却又带着点唏嘘,怎么讲呢?作为风云系列中逼格很高的绝招,倾城之恋的威力自然不必说。可以将刀挥出光速级别,然后凌空打出黑洞扯碎周遭的一切!

  光是这个介绍就让人嘴上流眼泪,只是其对于使用者的要求也非常苛刻。

  毕竟力是相互的,能够凌空打出一个黑洞的招数,其反作用力绝不是人体能够承受的。

  所以若想要施展这一招,必须拥有一把强大的神兵,比如青龙偃月刀。还需要一个强大的坐骑,可以为你分摊好大一部分副作用,比如赤兔马。

  传闻当初为了施展这招,关羽连脸都憋红了!

  左舟现在一没有大刀样式的神兵,二没有成精的坐骑,别说现在还没练,就算练了,那也没法施展,因为一旦施展他肯定会被反作用力摧残的半死。

  因此,从理论上来讲,倾城之恋这一招是一种不能修炼的武学,因为平时根本没有办法增加使用其的经验。最多最多,当做同归于尽的招数。嗯,不过这对于左舟来说不算事,毕竟他可以在梦里修炼。

  至于那个一品绝学春秋刀法,很明显就是当初关羽使用的刀法,但有些让人无奈的是,这一套刀法是残招,只有三招。

  不过这三招也不俗了,尤其是那招拖刀斩绝对是春秋刀法中的精华。也不知道小青的敌人是从哪个坟地里将这些招式挖出来的,可能直接弄混了倾城之恋和春秋刀法的口诀吧。

  “好了,这算是我的疏忽,不管这套杨家刀法到底有什么秘密,其精华也就是这三招,你记住就行。接下来,我要教你的,是我真正擅长的绝学。”

  小青说着撑起雨伞,表情无比严肃凝重,远比之前持刀时更加认真。

  左舟微怔,撑起雨伞的小青突然间气质变了,原本的倔强坚硬统统化作了绕指温柔,前一刻明明还是个女汉子,现在,成了温婉甜笑的江南女子。

  轻移莲步,那微晃的身形竟是那般销魂,仿佛每一步都踩在左舟心跳的节奏上!

  微风轻拂,发丝飞舞,磕打在雨伞边缘便似有无数花雨从中翻涌而出。春泥之下是黑暗的,可黑暗中也有光,也有勃勃生机!

  此时拿上雨伞的小青远不是刚刚拿着大刀时候可比,她对于所谓的杨家刀法不过是转述,甚至转述的还是错漏百出。可现在,她明显掌握了这种绝学的武道真意。

  “此绝学名为沛伞,起源于沛国。沛国多雨,一年中有将近七个月的时间都布满潮气。这沛伞正是诞生在阴柔连绵的雨中!”

  小青一步步走进,那把雨伞在她的手中左右晃动竟有一种玄奥的轨迹。

  “如果说杨家刀法走了阳刚的路子,那沛伞就是全然的阴柔,且在阴雨之中还有着威力的加成。”小青说着开始转动娇躯,那把伞在她身周划出一个个圈,颇有顺势而为的感觉。

  左舟当年物理学的不错,知道这是因为伞与空气的接触面积大,单纯的直拉直收都需要遭遇空气阻力很费劲,若是以弧线运使就会简单轻松不少。

  微一沉思,左舟从地上捡起那把大刀,以刚刚演示的杨家刀法攻击。

  小青身上旧伤未愈面对大刀却信心十足,伞面迎着刀刃就过去了,接着左舟只觉刀刃劈在伞面上却被一种光滑的力道带偏到了地上,而伞的边缘却已经掠过了他的脖子。

  “沛伞讲究以柔克刚,越是阴柔就越是威力强大,所以我们不光要在雨天使用,还要以女人的身形入沛伞,将阴柔发挥到极致,这沛伞就是真正的绝学!”小青说着看了一眼小梅,很显然,这一套功法也是在教小梅,毕竟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女人才能发挥最大威力的功法。

  左舟却是将大刀往地上一杵,好笑道:“据我所知,当初大秦铁骑即将对沛国展开攻伐的时候,沛国国王却被刺客刺杀,当时都言刺客是宿敌炎国的余孽。大都督子虞连打都没打,直接率军投降效忠了,还被秦皇封为江南道节度使。你这沛伞怕不就是专为了破炎国将军的杨家刀法才创出来的吧!”

  小青的眼神有一瞬间的迷茫,“江南道节度使吗?哼,不错,当初就是为了破杨家刀法才创出来的。”

  左舟颠了颠手中大刀却奇道:“你这沛伞有些门道,按照我对那什么杨家刀法的了解,你们应该会赢,可你为何被重伤至此?”

  小青摇摇头,重新站直将娇躯收在伞下,“我虽用心修炼沛伞,但当见到敌人时因为仇恨失了分寸,明明是阴柔诡谲的功夫却使得鲁莽混乱。失了武道真意,自然不敌!”

  左舟瞄了一眼系统面板,沛伞的条目已经出来了,只是还属于二品,跟小青说的绝学不一样。还差什么?

  略微打量了一下小青手中雨伞,“就像你说的,沛伞走的阴柔路线,一切可以融入的阴柔都可以提高它的威力。那么就要做的极端点,属于堂堂正正的招数都不要。”

  小青奇道:“怎么讲?”

  “之前你的攻击方式与挥动盾牌有什么区别?若是在盾牌边缘装上刀刃恐怕比你这沛伞好用。所以啊,不能这么用。”

  小青看看手中雨伞,一时间有点迷茫,这就是武学奇才?我说一句,你特么一百句等着我!

  左舟继续,“类似劈砍、横斩之类刚猛堂堂正正的招式全都不用,专门强攻边路,以刁钻的路线攻击敌人。祛除蛮力的攻击,主打旋转,放弃攻杀,以要敌人疼为目的!”

  瞄了一眼面板,嘿,条目更亮了!

  左舟来劲了,兴致勃勃的继续道:“也别纠结女人的身形了,道家早有阴阳之分,为母、为柔、为顺,应为阴卦。女人身形只能说占了‘为母’,阴柔的攻击占了‘为柔’,那么再需要加强的便是因势利导的‘为顺’了,避其锋芒借力卸力用力。嗯,接化发,嘿嘿!”

  小青娇躯狂震,再望向左舟的眼神也带上了一点崇拜,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并没有逃过左舟的注意,挺胸、叉腰,感觉自己牛逼完了,尤其当看到系统条目中那已经变成一品绝学的沛伞更加得意。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