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十九章 我·先天高手!

第十九章 我·先天高手!

  “还以为你要去找大夫呢,想不到直接就住店了。话说竟然主动帮你介绍医馆,这些士兵该不会跟那医馆有什么义务来往吧。”始毕可汗一边说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客栈,“尚儒客栈,大秦果然人杰地灵啊,这掌柜的肯定是个读书人。”

  以始毕可汗的见识来看,这尚儒客栈并不算大,但在这小城里已经算是不错了。

  身后,左舟已经背着小青进入了客栈,店小二直接拉着马车去了后面喂饲料。店掌柜很年轻,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看起来仪表堂堂,虽然粗茶布衣可自有一种文人骨气。

  “来两间上房。”

  “好勒,两间上房,二子带客人上楼!”

  一名小二带着他们进入上房,既然是上房,各种配置还都挺齐全。有桌子有椅子,有床还有书案,只是左舟看着书案上放置的白纸有点感慨,连这种小城使用的白纸都是金钱帮那种,恐怕距离上官金虹露出獠牙的时间不远了。

  “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始毕可汗问道。

  “两天,采购足了干粮和水之后就可以继续启程了,你若是待着心烦可以去随意逛逛,毕竟我们现在还是个游山玩水的人设。”

  “嘁,一个小城能有什么景点,还是算了吧。我就呆在房间里照顾小青,哪都不去!”始毕可汗一副我很好心的样子。

  小梅充满怀疑的目光顿时扫射过来,再看看躺在床上的小青,话说那种道家养生功辣么厉害?还有美容功效的吗?

  经过多天的休养与修炼,此时的小青已经可以称得上病西施了,皮肤比之前不知细嫩了多少,一双大长腿也渐渐晃眼。这不是道家养生功的功效,是小青本就属于美人胚子,如今不过在滋养下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你要是留在客栈里,那我也只能留下了,毕竟我也怕在这时候会有刺客过来。那就是由小梅去负责采购吧!”左舟理所当然的回道。

  小梅瞪眼,“我一个弱女子,你让我去买东西?就算我能够去买,那也搬不回来啊!”

  “给你钱,找店小二帮着搬东西。”左舟说着将十几块碎银子塞进小梅手里。

  这手中骤然被塞了这么多钱,小梅初时有点发愣,接着就开始喜笑颜开。转身开开心心的购物去了。

  “嘁,女人!”

  始毕可汗说着又望向躺在床上的小青,“你们姐妹当初是怎么遇到的?怎么性格差了这么多?”

  小青没有搭理他,倒是旁边左舟乐了,坐在小青的身边,轻轻撩开其腰间的衣摆,“我倒是觉得小梅这性格挺可爱的,毕竟青春期嘛,都是叛逆的性格,她能够在叛逆之中不坏事,这就是好的。嗯,你这外伤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疤痕还有点浅但已经不用再上药了。”

  小青还没有表示,始毕可汗却高兴坏了,“那可太好了,我这黑玉断续膏算是可以省下来了。”

  小青甩了他一个白眼,左舟也有点哭笑不得,“你不是还有至少一海碗的量嘛,这么抠呢!”

  始毕可汗眼睛一瞪,“你懂什么,我们大部分的贡品都已经丢在了大漠里,能够带上的贡品也就是这疗伤圣药和狼祖之牙了,结果还没有到帝都,这药就让你拿来浪费了!”

  左舟巧妙的回避了用药的问题,只是做惊讶状,“狼祖之牙?那玩意儿真的存在啊!”

  “当然!”始毕可汗说着又得意了起来。

  突厥的图腾是狼,传说中突厥的祖先就是一名女性与狼生下的后裔,而那只狼就被称为狼祖。其最后结果如何无人知晓,但是却在其消失之前留下来两颗狼祖之牙,这东西可以说是突厥皇室的象征了。如今始毕可汗将其中一颗狼祖之牙放在了贡品里,其与大秦修好的决心可见一斑。

  左舟点点头完成了转移话题的目的后便不理他,接着转头望向小青,“感觉怎么样,道家养生功的效果还是不错的吧,只要持之以恒的练下去,你身上的隐患旧伤终究会被解决。只是你也不要太过着急,欲速则不达,太急的话反倒是不符合道家功法的气质。”

  “呵,又不是个绝学,还什么气质,你以为武道真意啊!”始毕可汗撇撇嘴,将脑袋转到一边去不理这对儿狗男女,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他的药。

  小青虽然也觉得好笑但还是点头答应,可看那只要你转身我就修炼的架势,左舟也没法说什么了。索性不管小青兀自靠在床沿上练起了功,不过这一次不是入梦练武了,而是修炼道家养生功。

  其实始毕可汗说的也没有错,道家养生功就是个三品的功法,虽然能够滋养内脏改善体质,但效果实在是太缓慢了,跟那些大名鼎鼎的易筋经洗髓经之类的没法比。

  只是这毕竟是他修炼了十六年的功法,在没有办法确定可以抽到内功的时候,他不会将道家养生功献祭的。

  再说,都十六年了,最近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到达了某种极限,道家养生功的内力虽然依旧在源源不断的进入内脏骨骼中,但强化作用却感觉不到了。

  这就很神奇,要知道深受前世科学影响的他明白,这能量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只能是转化成了一种他所不认识的形态隐藏起来。

  已经修炼十六年的功法突然间出现了这种变化,就很让左舟新奇,再加上道家养生功已经修炼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下一个级别就是出神入化,他也不忍心在这个时候将其献祭。

  只是他好像到达了瓶颈,一直不知道该怎么突破,这就很难受。

  一开始他想着借鉴连珠箭的经验,但他发现内功和招式的进阶似乎完全不同,没法借鉴什么,于是就暂时先搁置了。

  但是……就在刚刚,他劝小青不要急功近利的时候,突然间醒悟了,他说小青急了,可自己呢?在遇到瓶颈的时候何尝不是着急想要迅速突破呢!

  其实,他该慢下来的,不,更准确的说是,按照以前的节奏,不骄不躁、无悲无喜……

  小青和左舟相继进入练功状态,又留下始毕可汗在这无聊的嗑瓜子,只是刚刚拿起果盘却陡然感觉身后一股暖风袭来。

  回头望去,却见以左舟为圆心,隐隐有清纯气流汇入其身体遍处。视觉扭曲间还以为是眼花了。

  始毕可汗抬手揉揉眼睛,再看时,左舟已经清醒,面上略带讶异之色,整个人的气质仿佛有点不一样了。

  “你这是怎么了?练功练岔劈了?”

  左舟看都不看他,只是望向自己的面板,上面金色的一行大字让他爽爆。

  一品绝学,先天功!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