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十七章 中国古拳法的最高境界

第十七章 中国古拳法的最高境界

  嘶呜……

  始毕可汗的抽气声还没有传出车厢就被左舟一把按住了,狠狠给了这货一个眼色让其自己体会。拾起幽兰剑转身开始拉弓,吱吱吱,弓弦收紧那紧绷中蕴含的力量让头一次近距离观看的两个少女惊得大眼睛圆瞪,跟俩手电筒似的。

  车外,蒙面人提枪迈步正要靠近行凶却猛然感觉到车中一股可怕的气机锁定了他!

  嘶,替始毕可汗抽冷气的蒙面人身体一僵,整个人就立在了原地不再轻易前进。隔着车帘他根本看不到其中的场景,但让他最惊讶的是,在这种可怕气机中,他根本就没有感受到内力或是真气的反应。

  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并没有准备什么大招,而只单单是靠着隐约的敌意就已经让其反应这么大了,难不成这是个人榜宗师高手!

  蒙面人紧握铁枪,缓缓向着旁边侧了一步,这是试探。他和车里的人都隔着车帘看不到彼此,但若是这种气机一点不变就说明对方比他的感知力要强,那么大概率实力是超过他的。

  车内,左舟耳廓微动,强大的听力弥补了所谓感知,石子的微微移动让他瞄准的方向也跟着稍许偏转,恰好又将外面蒙面人放入了准心。

  呃!

  车外蒙面人肩膀一颤,心头大震,感受到那强大的气机锁定心中开始叫苦。

  他不过是单纯的想要杀人灭口,有什么错,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个硬茬?现在好了,打又打不过,想走也得等到人家发话不是,这是弱者对强者的礼仪。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车厢之外蒙面人整个身体都快僵了,一部分是站的,另一部分是吓得,这高手不动手又不说让我走,且还一直保持着这危险气机,怕不是在考虑到底将自己油炸还是清蒸好?要不要自己出卖尊严啊?

  车厢之内,左舟手臂有点酸了,他再擅长弓箭也没有这么一直举着的道理啊!

  不过左舟脑子灵活,觉得自己大概率是将外面的人唬住了,只是现在骑虎难下,他的连珠三箭虽然伤害力强大,但真未必可以打中全神戒备的先天高手。

  如果打中了还好,若是打不中可就露怯了,到时候他们这波人都得遭殃。

  因此现在最好的战术依旧是进行心理战,将其吓跑!

  左舟想着对始毕可汗使了个眼色,后者一脸懵逼的样子看得他直来气。你一个突厥大汗难道就不能有点用吗?每天除了抽气就是色眯眯的看着人家少女,不做背景板会死啊。

  无奈的叹了口气,左舟又瞥了一眼小梅,上,忽悠他!

  小梅起初也愣了一下,但随后目光锐利起来,用那清脆的声音说道:“我家少主说了,江湖事江湖了。不是江湖的事,江湖人不管!”

  左舟(⊙_⊙)这小丫头……有点东西啊!

  车外的蒙面人闻听此言如蒙大赦,心中庆幸不已,幸好没有鲁莽上去。一个‘少主’就有这般实力,那其势力真正的扛把子会有多强?这种势力能不惹还是不惹的好。

  就这样,蒙面人抱拳鞠躬,“多谢阁下不杀之恩。”

  下一秒,刚刚还绽放的气机与杀意转瞬消失,突兀与干脆的让蒙面人更是心胆俱裂。

  好家伙,这杀意都已经达到收放自如的地步了,这得是什么境界?

  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蒙面人鞠躬退后十几步,接着施展轻功跳入丛林不见……

  马车之中,众人脸色迷茫的看着左舟,此时的他已经再次进入了入梦状态,对,这就是杀意收放自如的秘密。

  我都睡了当然不能对谁释放杀意!

  但人生在世,想要让所有人满意可不是辣么简单的,就拿身旁这几位来说……小梅激动的摇着左舟胳膊,兴奋的小表情像是要大声喊出来,不过却又怕真被那早已经远离的蒙面人听到,于是生生捏着嗓子靠近左舟耳边,“醒醒啊!你给我醒醒啊,没有这么不讲道理的啊!”

  一边的小青则是带着疑惑看他,倒是始毕可汗很直接的问道:“你刚刚也太冒险了,如果吓不住他怎么办?”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能够做的就是算计,算那些我能够想到的问题。”左舟睁开双眼,“追杀一个信使竟然用先天高手,这不仅仅是资源上的浪费,更说明其是个谨慎的性格,喜欢一切都做到万无一失。嗯,这一点要夸一夸,与那些傻乎乎派小喽啰给敌人升级的蠢货不同。”

  “嘁,也许是人家就一跑单帮的,根本没人。”小梅习惯性犟嘴。

  左舟没有搭理她,继续道:“在江湖上,名声对某些人来说很重要。从他那与衣着不搭配的蒙面巾,还有跟杀手身份不符的长兵器,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确定,他在阳光下的身份应该是个好的。也正是如此,才会担心身份泄漏,以求万无一失的重新回到现场确认是否有目击者。”

  左舟说着抚摸着自己的硬弓,“这是一个多疑的人,恰巧我的连珠箭可以威胁到先天高手。如果平时绝没有可能将其吓走,偏偏隔着一个车帘子,未知才是恐惧的源头。而对于一个多疑的人来说,生命永远比杀人灭口重要,更何况,他不是还带着蒙面巾嘛,那就相当于是给他自己多了一层心里安慰,也给了他自己撤退的借口。”

  始毕可汗与小梅对视一眼,有点组团懵逼的趋势了,“这……这里面这么多说道吗?”

  左舟颇有些不屑,“一个先天高手来亲自截杀一个信使,还蒙面,还想杀掉任何有可能的目击者。这明显是一个矛盾别扭的人,既然爱惜名声就不会是自愿来杀人,必然是有上级指示。偏偏又没有一探到底的决心,你信不信今天的事他回去根本说都不会说。”

  始毕可汗点点头,“这倒是很容易理解,毕竟自己出了纰漏,能隐瞒当然隐瞒,想当初我碰碎了我哥的玉玺,也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只是你咋就肯定他有上级,难道不能是欠了人情吗?”

  左舟乐了,满脸嫌弃的看着他,“我若是欠了你人情,哪怕是一条命,我也不可能违背自己的良心,大不了还你一条命。当然,我一般也不会欠那种没用的人命。”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