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十六章 先天高手欺负人

第十六章 先天高手欺负人

  “店家,两个馒头一碟咸菜,再帮我包半斤牛肉和一壶酒。”

  “好嘞,江哥这是要去找老蔡喝酒?”店伙计笑呵呵的招呼一声后院厨房,然后引着一个士兵在大堂坐下。如今太阳还不高,之前赶集的那波人已经过去,现在正是空档期,并没有什么客人。

  士兵江哥笑道:“喝酒没有错,但却不是老蔡。这一次有八百里加急,我到了下个驿站的时候老蔡就得上马。不过倒是可以跟老蔡的女儿喝点!”

  店伙计笑的很男人,“就知道你一直惦记着小蔡,嘿嘿,你等着,我给你换烈酒,这女人不醉啊,男人没机会。”

  “嘿,你还真懂,那要不你给我换成鹿肉?”

  “鹿肉有啊,得加钱。”

  “那算了。”

  “小蔡,怕是你见不到了。”

  “谁啊,乌鸦……”

  突如其来的插话让士兵江哥火气急窜,然而当他与店伙计转身望去,嘴里的问候却直接憋了回去。

  这……是一个坏人,毕竟大白天还用黑巾蒙面的,不是打算做坏事就是已经做完了坏事!

  士兵江哥身子一横,一手抓住胸前包袱,一边将店伙计挡住,“不知是哪方绿林中的好汉,可是有什么误会,我只是个小兵!”

  这蒙面人穿着一袭灰绿外袍看起来色彩柔和一点没有绿林强人的凶恶扎眼,加上身后黑色的大氅倒是更像一个风尘仆仆的江湖豪侠。只是他手上那杆钢枪寒光闪烁,枪尖斜指向地隐隐封住了士兵江哥的退路。

  “没误会,就是来找你的。”

  士兵江哥闻言再无侥幸之心,伸手推了一把店伙计,“先让无辜的人离开吧。”

  持枪蒙面人没有说话,士兵江哥则推了店伙计一把,让其从后门离开,只是其还没有走出两步,那杆钢枪突然间脱手,飞射而出好似那天夜里贯穿了墙壁的床弩,瞬间就将店伙计钉死在了墙上。

  “你……”

  “你的手法很快,在挡住他之前就将信件给了他,只可惜,还逃不过我的眼睛。”

  士兵江哥闻言大怒,抽出腰间钢刀就狠狠劈向持枪蒙面人,作为官府的紧急信使,他比一般的捕快衙役要对沿途绿林更加了解一些,他知道眼前敌人的实力超过自己,今天到底能不能活命,就看能不能趁他丢了趁手兵器后对其造成伤害了。

  叮叮叮!

  蒙面人双手在眼前划过一片残影,钢刀竟是断成一截截跌落地上,接着一只手就按在了士兵江哥的头上,他甚至都没有看清怎么回事,就觉得顶门剧痛。

  有一瞬间,士兵江哥想到了昨夜对付的那个华服少年,他就擅长在人脑袋上开五个洞。不过随着头顶感觉传来,他只觉得有三个指头狠狠抠进了他的大脑。

  鹰爪功?

  这是士兵江哥最后的念头,待他的尸体软倒时,那蒙面人已经从店伙计身上搜出了那封加急信件。

  他也没有看,在得到信件的第一时间就用柜台上的蜡烛将信件引燃,飘散的火星中他仿佛也放心下来,提着铁枪出了店门。

  这里是靠近永安县边境最后的一家客栈,多是招待一些赶集的山民与行脚商人,平时倒是真没什么人。

  蒙面人出来后左右看看,几个起落就钻进树林不见了。

  不足三分钟后,一辆马车缓缓自林中转出。此马车是轿式三架马车,三匹马看起来卖相非常不错,好像那种解下套索就能日行千里似的。

  车厢两边盖的白色绸缎,看起来倒是颇为奢侈,车顶顺延下来的是蓝色丝穗显得庄重典雅,跟那白色的绸缎窗帘配在一起生出了一股异样的书卷气。

  马车缓缓来到客栈前,却只是停留了一分钟,就接着继续启程了。

  “我们不下去看看吗?”

  马车里始毕可汗打扮的像是个进京赶考的老秀才,连胡子都刮了,不是熟悉的人绝对看不出他竟然是什么突厥可汗。

  “那个蒙面人做什么不是都猜到了吗,既然猜到了,那还下车做什么。况且,我计算的时间似乎有点误差,可能是出了什么我不了解的事情,有点麻烦。”左舟盘腿坐在小青的旁边,身下是软弱的毯子,对小青照顾的也算‘无微不至’了。

  小梅抻了抻自己的袖子,此时身上是深红色的纱裙,并不是那么的艳丽突出,但也不是那种江湖侠女的打扮,让她有点不适应。话说有多久没有穿这么好的裙子,她自己也不记得了。

  “什么意思?杀手追上来了?”始毕可汗又慌了,他最怕的就是什么‘出乎意料’,搞不好就要挂掉的。

  左舟深吐了一口气,透过车窗纱帘的缝隙,他隐约可以闻到客栈里的血腥气。这是道家养生功带来的功效,常年对所有器官的滋养,不光让他的眼力惊人,就是嗅觉也远比一般人灵敏。

  “按照小梅昨天夜里送信的时间来看,那信使应该远远将我们甩在身后才是。原本我的计划就是好像正常一家人般一路游山玩水到达帝都的,却没有想到竟然会赶上这一幕。”

  “那这代表什么?”小青躺在旁边听着左舟的分析,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就像是一只饥肠辘辘的下山猛虎,你若是在一百里之外看到它,那你就是对其竖中指大喊‘你过来啊’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可若是距离太近,哪怕你什么都不做甚至注意隐藏自己,也有可能会被老虎盯上,因为老虎也是会动且有视力的啊!

  一句话,麻烦会自动找上门。

  “这代表小梅当时看到启程的那个信使确实是幌子,花县令确实有问题。但也同样表示,花县令并没有完全掌控永安县,还有人在发现信使出什么问题的时候,又派出了第二波,这才有刚刚的事情。”

  左舟说着又乐了,“我现在越来越感到好奇了,这些敌人到底是谁?他们的势力辐射的很远,可以得知突厥使团的路线,可以聚集起足够的力量灭杀使团卫队,可以渗透进官场达到如此边远的永安县,那他们的极限在哪里?在他们之中地位最高的那个是谁?”

  始毕可汗张着大嘴好半晌才感叹道:“你们大秦是真牛逼啊,连坏人都如此厉害。”

  左舟不屑,“厉不厉害现在还不知道,要先看看他们还能做到什么程度。”

  小梅有点好奇的看着他,“那你再猜猜,我们接下来会遇到什么?”

  左舟顿了一下,伸手拿起强弓,“我若是个杀手,在做完任务的时候,很有可能会回到现场看一看。说不得,我们已经进入了刚刚那个杀手的视野。”

  吁嗤嗤,马车突然间停了下来,是马匹自己停的,因为在他们的前方站着一个手持长枪的蒙面人。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