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十二章 小梅送信

第十二章 小梅送信

  “我觉得你又当……又立……将我的感动还给我啊!”

  始毕可汗委屈的抱紧包袱,就像是少女护卫自己的胸衣一样坚定,眼睛里泪汪汪的。

  左舟动作没有任何迟疑,头也不回,“我完全听不懂你想要说什么。”

  “我怀疑你在泡妞!”始毕可汗声泪控诉!

  “这你都看出来了,那你怎么还待在这里?”左舟一脸怨怪的回头,世上为何会有这么不识趣的人呢?

  始毕可汗气的两个鼻孔都快胀裂了,然而最后还是转身出门,甚至还十分幼稚的将房门狠狠的关上。

  左舟转头继续用匕首剃着腐肉,同时将一种黑乎乎的药膏涂抹在了伤口上,这种涂抹方式无比粗暴。

  大夫说她的肠子有破裂有腐烂,左舟就砍掉一截肠子然后用药膏直接像抹胶水似的将肠子糊住。伤口裂开的太大了,他就掏出针线在伤口中间系了个蝴蝶结。好像他此时操作的不是什么病患,而是一具尸体。

  还有更过分的,左舟一点没有征求小青的意见,嘶啦几下将那本就破损不堪的乞丐服撕成破碎,一具惨白干枯的身体就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小青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事实上她觉得自己现在还没有死已经是奇迹了,哪还有理由反抗什么。

  左舟认真的在身上每一处伤口剃着腐肉然后敷药,少女的身体当然很美好,可这具在死亡线上反复横跳的病躯就算了吧。

  “这种药膏叫做黑玉断续膏,乃是疗伤圣药,从此以后你可以完全无视曾经的那些外伤了。不过你的身体亏空太多,光是填补外伤已经无用,我之后会教你道家养生功,让你滋养修复内脏……但我没有内力,想要活命的话,你只能靠自己来运行功法。现在告诉我,你想活吗?”

  左舟小心翼翼的将黑玉断续膏放在一边,若非这一次洪日新给的绝学太过珍贵,他绝不会将这么珍贵的东西拿出来。

  “我的国家……不是大秦灭的!”

  小青终于说话了,一句话就让左舟很满意,他找来了一坛烈酒,将货船上常备的纱布浸泡其中消毒,然后将小青缠成了一具木乃伊。

  左舟退后一步,看着自己的作品感觉很满意,虽然他肯定自己的操作没有一个是规范的,但结果却意外的好。

  而就在左舟低声传授小青道家养生功的时候,乞丐少女已经噔噔噔的上了船,她着急的寻过来一眼就看到始毕可汗正暗戳戳的趴在房门上偷听。

  乞丐少女眨眨眼,也将脑袋靠在门板上,“你在听什么?”

  始毕可汗瞥了她一眼,语气酸酸的,“你那姐妹从此以后怕是沦陷喽!”

  “怎么了?”

  “这臭不要脸的,口口声声说什么尊重、什么信仰,结果反手就将进献给秦皇的贡品药物用在了你那姐妹身上!”始毕可汗说着还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乞丐少女,别说,从这个角度看,这丫头意外的充满青春活力呢!

  “进贡给……秦皇的药品!”

  “……”糟了,好像暴露了我们的身份。

  “你当没听到就好。”

  “哦。”

  吱呀,砰!

  房门打开,左舟仿佛早有所料的后退一步,为两人的趴跪留下空间。

  “又不是过年过节,不用这么大的礼。”

  乞丐少女不管他的调侃,起身就扑到小青旁边,却见小青眉头舒展,眼皮下的眼珠在有规律的转动。“她,她怎么了?”

  “在修复自己,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索性她现在除了躺着也做不了什么。”

  左舟说着望向乞丐少女,“我让你送的信送到了?”

  乞丐少女回神点头,“那个花县令很重视,当着我的面就派人出发了,怎么?你信里到底写了什么?”

  “我只是告诉花县令让他加急传信给帝都方面,通报突厥使团遇害一事,然后还告诉他,我们要乘船沿运河而上。”

  嘶……始毕可汗想要抽气却被左舟一瞪又憋了回去,“你暴露了我们的行踪?”

  “如果不暴露,怎么引敌人来追杀?”左舟理所当然的坐在椅子上,忙了一夜,他也有点累,“一个人保护你始终太危险了,杀手若是再来,我可能顾不得你。所以今夜的事情也可以算是一个考验,如果县衙的人能够捣毁魔窟,就说明他们的实力不错,只要做好调度可堪一用,我们就可以表明身份征用捕快衙役形成新的护卫队了。”

  乞丐少女看看脸色严肃的两人,虽然没太明白前因后果,但却知道自己好像卷进麻烦中了,洪大叔,你这眼力不行啊!

  始毕可汗奇道:“既然如此,你为何又决定上船了?”

  “因为县衙里有床弩!”

  左舟的双眼陡然锐利起来,缓缓解释道:“你是突厥人有所不知,秦军战士不会因为怕麻烦就将任何攻城器械放弃。从六年前停战到现在,都这么长时间了,那些床弩却还保留在县衙里。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花县令隐瞒了军方,要么是军队中有人跟他勾结,将床弩藏了起来。”

  “这……就不能是因为不易运输,所以秦军偷懒了吗?”

  左舟不理他,兀自说道:“所以我送了这封信做试探,别看花县令送了信,但信使可未必到得了帝都,甚至于……可能连永安县境内都出不去!”

  “那我们怎么办?”

  “先按照原计划,等明天货船进入运河支流时中途下船,然后我们去走信使的道路。如果信使死了,那敌人就会疏忽封锁,绝想不到我们会走同样的路途。如果信使顺利的出去了,那说明这条路安全,我们更不用担心了!”

  “听起来不错。”始毕可汗拍手,事实上他巴不得更复杂一些,毕竟像行踪这种事越复杂越安全。

  “那……那我们怎么办?要不在上岸的时候,我们……我们找辆马车?”乞丐少女本来想要说离开的,可突然间想到,自己听到了计划,那会不会被灭口啊?

  左舟也没注意这丫头蛮机灵的,“小青不能动确实需要一辆马车代步,对了,你叫什么,小红?小蓝?小黄?小……”

  “我有名字的,我叫梅若华,洪大叔以前叫我小梅!”

  左舟了然的点点头,梅若华?这名字隐隐有点耳熟,不过却想不起在哪听过,大概是洪日新曾经提过一嘴吧。看她提到名字时那一闪而逝的倔强,心中却是多了一丝认同欣赏,如此看重自己的名字,至少说明她不是个忘本的人。而不忘本的人都重恩情,自己至少不会救个白眼狼。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