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十一章 大夫不留,我留!

第十一章 大夫不留,我留!

  “她的伤口都已经化脓腐烂,全部都是陈年旧伤。”大夫指了指小青腰腹处的巨大创口,“其它的伤口也就算了,并未伤及骨骼筋脉,但是这一刀就太重了,不光划开了肚子甚至已经伤害到了內腑,嗯,或者直接说肠子。不过也幸好是肠子,如果是其它内脏,这姑娘早就死了。”

  大夫面向众人摊摊手,“在最该治疗的时候没有好好处理伤口,之后又在受伤之中奔波劳顿,再接着是数年的营养不良。以我的经验来看,这姑娘几年前就该死了。”

  左舟皱眉,有些疑惑的看着大夫,“按你的说法,她几年前就该死了,但既然活到了现在,是否有什么转机?”

  “之所以还活着,不过是因为有人用内力在吊着她的命!”大夫挥挥手,依旧坚持自己的判断,“依我看,与其用内劲继续让她苟延残喘受这份活罪,倒不如给她个痛快!嗯,我这里有吃了就死还没有痛苦的毒药,便宜点卖给你们!”

  ((′-_-)-_-)-_-)

  乞丐少女张嘴开哭,哇哇哇的声音在深夜里显得有点渗人。

  身为大夫自然时常与死亡为伍,这种画面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了,倒不是说麻木,只是知道在这里共情也无济于事。

  “你有多少那种毒药?我全要了!”

  大夫有点诧异的看着左舟,“药性挺强的,不需要那么多,另外为了不被歹人拿去为恶,我特意将这种药做的恶臭难闻,色泽艳丽且不溶于水,你若是想要用来下毒还是算了。”

  “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使用阴损毒药的小人呢?我就是觉得你这毒药很仁慈,打算以后留着也让别人感受到我的仁慈。”左舟一脸正气。

  大夫嘿笑着拿出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白瓷瓶,递给左舟的同时劝道:“这东西不溶于水也不好淬进兵器,唯一的使用方法就是口服,我叫他极乐散。”

  左舟接过毒药,打开瓶口瞅了瞅,豁,这味儿,是生化武器吗?想不到江湖上已经有人开始制造臭蛋了,大夫,就凭这一手本事,你能够开宗立派了啊!

  “决定了,以后就叫要你鼻命三千!”

  “已经是你的了,随你起什么名字。”

  赶紧将瓶口塞上,左舟付了足足十两银子,接着再次将小青抱起。这个动作显然让小青有点疑惑,不过倒也不在意,对于一个就快要死了的人来说,男女大防什么的不重要,死在哪里也不重要。唯一有些遗憾的是,还有很多事情无法完成。

  左舟走的并不快,小青大脑放空的同时,他也在观察着她。从那茫然的眼神中,他看到了一丝不甘,虽然这丝不甘很快就被将死之意覆盖了。

  左舟一路抱着小青来到了码头,将其放在小船上后把一张纸交给了乞丐少女,“这是我的令牌,你拿着将这个交给花县令,让他按照信中指示去做。快去快回,说不定你的姐妹还有救!”

  “这……这封信这么重要吗?难不成那花县令是个大夫?”

  乞丐少女直接将纸摊开了,动作麻利的连左舟都没有来得及阻止,然后就见她翻过来调过去,整张腮帮子都鼓起来了,着急上火的模样差点让旁边的始毕可汗笑喷。

  “不认识字你看什么,快去快回!”

  左舟一脚踹在她的屁股上将其打发走,然后划着小船就回到了船上。

  船老大本来笑呵呵的迎接,看到乞丐少女却瞬间脸色难看起来,“我这船上可不兴死人啊!”

  左舟没理他直接将小青抱进船舱,身后始毕可汗大气的掏出两个银豆子,“够不够?”

  “够了够了,客官可需要小人帮忙叫大夫?”

  “不用了。”叫大夫做什么,再宣布一次死亡吗?

  始毕可汗摇摇头,其实他不太理解左舟干吗还将其带回来,难道是……想要趁热?你要是这么想的话,那我可真是看错你了,我堂堂突厥可汗,你竟然在我面前……好刺激啊!

  始毕可汗笑的颇为淫荡,推门进屋却见左舟拿着他的匕首在蜡烛上烤,“你这是打算自己动手?”

  “对。”

  左舟没有回头,拿着匕首坐在小青床边,一刀下去挑飞一块腐肉。

  呜!小青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恨恨盯着左舟,想不通为何还要如此这般折磨她,过往的无数委屈瞬间涌上来,让她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十岁之前,我并不是大秦的人。”左舟的言语似是有着特殊的魔力,让她就卡在崩溃边缘不上不下,“我爹原本是一个军户家的管家,主家心善让我的童年衣食无忧,甚至还准许我跟着家中少爷学文习武。之后大秦的军队来了,主家身为军户必然要上战场的。可惜,整个国家腐朽不堪,大秦的军队甚至都没有动手,这个国家自己就垮掉了。”

  “……”

  小青与始毕可汗静静的听着,而左舟却一点点的剔除着腐肉,剧烈的疼痛似乎已经不能再引起小青的注意,她的身体渐渐麻痹了,这是死亡的前兆。

  “还记得主家老爷经常深夜买醉、捶胸顿首,只恨军户地位低下不能够清君侧保社稷,而那时候,我爹就会恭敬的站在主家身后。听着,感叹着,无力着。”

  “所以我们并不恨大秦,甚至跟所有人一样敬仰秦皇。因为只有曾经经历过战乱的人才明白和平是多么可贵。”

  “人人都向往和平,但又有谁能够体会到为了和平而举起屠刀之人的痛苦与挣扎呢?我们相信秦皇,相信他不是一个热衷于权势的人,否则他不会停止征伐,不会修大运河,不会主动与不如自己的国家求和!”

  始毕可汗:你礼貌吗?

  “我与父亲本是漂泊之人,能够身处和平盛世已经难得,若能让我们活的有尊严,那便是我的信仰!”

  左舟的话铿锵有力、坚定无比,他动作一顿直视小青双眼,“营养不良的人骨架与正常人是有区别的。从你的身形上我就可以知道,你必定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锦衣玉食的生活。我不知道你心中的仇恨到底是对秦皇还是对整个大秦?但无论哪个,我们都该是敌人,不过洪日新留给我的太过珍贵了,你这条命我说什么都要保住。只希望你恢复之后能够放下仇恨,过自己的生活。”

  小青尚未开口,始毕可汗却已经在左舟的眼中看到了杀意,好一副抽离矛盾的画面,明明在做救人的事,可那缕杀意又如此的真实。

  嗯?他能救?

  始毕可汗突然间察觉到了话里的重点,然后就见左舟将手伸向了他的包袱……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