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七章 不保输出你能赢?

第七章 不保输出你能赢?

  大秦征伐十年,什么样的人最倒霉?那些看不清自己站位的武林中人最倒霉!

  各种门各种派各种山各种宫,小到武馆镖局、大到山门教派,所有势力发展都需要资源,而这些资源往往是跟所属国家共享的。

  从这点上说,这些势力其实算是寄生在国家体系中的寄生虫。而当国家有难的时候,你难道不出手吗?

  好吧,就算你不出手,等国家被大秦所灭,你还想像之前那样安稳的享受着资源可要问大秦铁骑答不答应了。

  在这种大环境下,整个江湖都迎来了一波彻底的洗牌。

  之前为何说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就是因为丐帮讲究以人为本,凭着特殊的传讯方式,长老帮主等在哪里,哪里就可以成为丐帮总舵。

  那些门派破灭后的幸存者,有很大一部分都加入了丐帮,致使丐帮一夜蜕变,甚至其规模成为了天下第一。

  因此,你如果见到一个乞丐突然间使用出佛门道门甚至是某些魔教功法的话,完全不用惊讶,他们也不过是一些重新找到了庇护的丧家之犬罢了。

  左舟认出了睡梦罗汉拳,这其实不算是什么稀奇,因为罗汉拳在佛门武功中算是很基础的一个拳种了。之前在剑南道当兵的时候,有几个小队长练的也是罗汉拳。

  毕竟不是所有武林中人都愿意当乞丐,还有大部分人摇身一变成了大秦的子民,甚至加入了大秦的军队。

  打不过就加入,这没毛病!

  至于为何是睡梦罗汉拳,谁让这汉子总是满地乱滚打下三路呢。

  “罗汉拳?嘿嘿,原来是佛门余孽啊,只可惜,这种烂大街的武学实在不够看。”华服少年在交手之余还有余力出言嘲讽,可见两人交战这优势到底在哪一方。

  罗汉拳乃是佛门武学,讲究一个刚阳有力、硬桥硬马,虽是外家拳法但自有一股子堂堂煌煌的气势在其中,若非明确知道罗汉拳乃是一门三品的外家拳法,左舟差点以为罗汉拳也是带着什么拳意的绝学呢。

  那汉子拳影翻飞,虽然打的中正阳刚但并不缺少变化,一阵强攻之下竟然还隐隐有种压制华服少年的意思。

  但有句话叫‘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股子勇猛在华服少年的封挡闪避下竟是并未建功。

  “嘿嘿,虽然我下的药不算是什么高级毒药,但你也太小看药性了。怎么?是不是感觉腿脚无力,步伐有点跟不上?”

  华服少年身形平躺,在临近地面的高度竟是转了个大圈,手掌啪的一下拍在了汉子的屁股上。

  这一掌没用力,只是让那汉子恶心的够呛,而华服少年则哈哈大笑。

  房顶上,原本有些惊喜的左舟脸色再次阴沉下来,固然有那汉子所中毒药药性没过的问题,可这华服少年的轻功也实在不俗。

  轻功其实是身法、步法的统称,不同的功法所擅长的方向不同。

  身法好的人移动迅速,登高、跳远、长途奔袭!

  步法好的人精于近身搏杀,配合拳脚变化往往杀人于瞬息之间!

  一般罗汉拳的步法稀松平常,作用不过是辅助于手臂发力或者保持下盘平稳的,碰到以阴诡著称的九阴白骨爪便有些不够看了。

  嚓,一条血痕在那汉子的背上出现,正是趁着汉子再次伏身时划过他的背脊。

  呜!汉子闷哼一声,突然跳起双脚在地面狠狠一跺,青石板顿时在重击下被掀翻射向华服少年。

  汉子急退几步,转身抓起那少女乞丐便窜向院外。

  “想跑啊,晚了!”

  华服少年一点都不急,从腰上突然间解下了一条皮鞭,接着甩向前方,那鞭影极快,甚至超过了左舟的眼力。让他不禁心下大震,不会吧,这小子不光抽奖抽到了九阴白骨爪,还抽到了白蟒鞭法?

  然后令人喷饭的一幕出现了,那条鞭影并没有抽向汉子与乞丐少女,反而直接扎在了他们前方的墙面上,然后华服少年的身形就咻的一下超过了他们。

  所以……这特么是人猿泰山的轻功吗?

  华服少年挥出一爪直接将汉子又打了下去,然后就尴尬了,因为高度的关系,左舟与华服少年视线相交,彼此懵逼的同时,眨眼。

  “艹!”×2

  院落之外,听到了左舟的大喊众捕快哪里还会迟疑,提着铁尺就开始往里冲。

  “凶徒残暴,如遇抵抗,就地革杀!”

  花县令倒是很晓事,要知道抱着杀心和想要活捉完全是两个概念,根据大秦律例,即使是捕快也没有随意击杀犯人的权力。再加上捕快衙役的功夫本就不高,如果再留手怕是要吃大亏。

  那些作恶多端的家丁看到衙门中人冲进来也有点慌,但华服少年一声呼喝顿时稳住军心,“区区永安县衙那几十号人怕什么?给我杀!”

  这么一嗓子,家丁们就此与捕快衙役们打杀在一处,而左舟却在这动手片刻看出来一些东西,九阴白骨爪、那种皮鞭移动的方式、还有其所修炼的内功,这就已经是三种了。看这些家丁所用武学似乎也不俗,也就是说,这华服少年当初抽奖时至少有四次机会。

  嗯,其实他也可以有四次的,怨念……

  “大叔,官府来了!”少女乞丐开心的叫道,眼中充满了希望。

  可那汉子却心思越发沉重,再多的普通人也打不了一个武功高手,何况衙门的人本就不多,看来还是得跑!

  “你跟他打,我支援你,别想着逃,他的轻功比你好。”

  嘈杂的打斗中,一个清晰的声音传到众人之间,汉子眼神偏移见一风尘仆仆的灰衣少年挽弓如月,箭尖所指遥遥笼罩在众人头顶。

  嘶,华服少年背脊发紧,一股从未有过的紧张感蔓延开来。

  又是同样的方式,要想让一个ad尽情的输出,就要有一个肉盾将敌人牢牢控住。之前是李元芳,现在是这乞丐汉子。

  然而可惜,李元芳身为一个军人,愿意将自己的身后交给任何一个战友。但这乞丐汉子却没有这份觉悟。

  在华服少年被吓住的同时,汉子竟然抱着少女再次起飞,打算越过围墙逃走。

  淦!……左舟见状忍不住翻个大白眼,接着果然见华服少年朝他跳过来。

  左舟一箭射出却不去看结果,而是挥手向外打出信号,嘣嗡,巨大的颤音传来,一柄大铁枪撞碎了院墙直射华服少年。

  然而左舟还是低估了华服少年,或者说是低估了内功高手对于危险的感知,在墙体破裂之前华服少年就已经瞪大了眼睛面向墙壁。

  皮鞭抖擞,竟是精准的缠住了大铁枪,内劲爆发直接将其甩向了逃往墙外的汉子与乞丐少女!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