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六章 睡梦罗汉拳

第六章 睡梦罗汉拳

  “这就是你所谓的摇人儿?”

  始毕可汗一瘸一拐的从队伍前面检阅到后面,这都是一群什么臭鱼烂虾啊,就凭这些人便想对付那专门在人脑袋顶上抠窟窿的凶徒?

  左舟有点尴尬的捋了捋额前发丝,好吧,确实有点没眼看。

  不得不说,李元芳的先锋官令牌是真的好用,县衙的人一看令牌直接将所有人都派了出来,甚至于连县令本人都着甲上阵了。

  “这……花县令,怎么好意思劳您亲自动手呢?”左舟瞄了一眼他那低头绝对看不见脚面的肚腩,实在不忍心送他去死,话说这些脂肪若是长在头顶,是不是九阴白骨爪也插不穿?

  这可是大功劳,能不能升迁就看他了……花县令留着两撇小胡子,说起话来一翘一翘,“大人不必多言,在我花铁针的治下竟然出了此种穷凶极恶之徒,若是不将其绳之以法,妄为一方父母官!”

  为了表示自己不会拖后腿,花铁针从身后衙役手中接过一杆大枪,往地上一杵还真有那么点威风凛凛的味道。

  旁边始毕可汗饶有兴趣的瞄了一眼那大枪,盅口粗细,枪杆黑沉深邃,枪刃寒光闪烁,卖相极为英武,难不成这个胖子还是什么隐藏的高手?

  左舟也颇为诧异,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凭他的眼力来看……这货没有!

  但是他这杆枪却是不一般,不管是枪杆上的岁月痕迹还是那枪尖上的刃芒,都告诉左舟,这是一杆战绩彪炳的枪,问题是,这样的枪怎么会在他手里呢?

  现在显然不是好奇的时候,左舟又往后面的那些捕快衙役身上望去,一个个身体素质倒是不错,只可惜没有任何气机反应,都是些练过拳脚却没有内功修炼的不入流武者。虽说人数快到五十了,可面对九阴白骨爪,人数再多也没用。

  “县衙之中……可有强弩?”

  “大人,我们这只是个小县衙,怎么可能拥有那种军事重械,不过倒是有十把床弩!”

  嘶呜……左舟再次捂住想要抽冷气的始毕可汗,古怪的看着花铁针,“这种攻城用具,你这小县城为什么有?”

  “大人有所不知,六年前大秦铁骑曾经在突厥边境集结,这些攻城器具就是在那个时候运过来的。但后来秦皇止息干戈,这些攻城器具就分散放于各地县衙,我这里恰好就有六架床弩。我这县衙平时偶有江湖强人路过,为了防止他们行凶为恶,我特意让人好生保养。”花县令说到此处似极为得意。

  “原来如此啊。”

  左舟瞄了一眼始毕可汗,后者脸色有点青,嗯,一定是毒性还没过吧。

  “着人去推弩车出来,安排在我指定的位置,听我号令行事。”

  “遵命!”

  左舟没有鲁莽的带着捕快衙役直接冲进那凶徒宅院,他再一次爬上了房顶。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拉着始毕可汗一起,或者说始毕可汗觉得待在捕快们中间更加安全一些。

  向宅院中望去,此时的宅院哀嚎声越来越响了,以始毕可汗为参照的话,应该是药效在缓缓退去。不过乞丐们往往叫不出几声就会被家丁们挥动棒子打晕,看那些牙齿混着鲜血乱吐的惨样,这哪是家丁啊,分明是悍匪。

  对于助纣为虐的人,左舟直接在心里就打上了‘可杀’的标签。

  “想不到在鸭群里竟然还藏着一只小天鹅,嘿嘿!”

  左舟诧异的循声望去,一个少女竟然从房间里跌出来,她明显也是个乞丐,只不过头发与脸上都是水,原本的污泥尽去后却是个颇为清秀甚至可以说漂亮的小美人。

  用污泥涂脸,这也算是最简单的易容术了,果然,如我这般英俊漂亮的人思维都差不多。

  “有股子狼性,我就喜欢这种驯服的感觉,本少爷缺个丫鬟,包你吃香喝辣,伺候的好了还有功夫学哦!”

  房门之内华服少年一步踏出,说不尽的骄傲与得意,望向那少女乞丐的时候眼中全是戏谑。

  左舟在房顶看的清清楚楚,他倒是理解这种骄傲,毕竟虽然抽奖得到的绝学都是残招,但能够抽到残招的人也算是运气爆表了,更何况,是抽到九阴白骨爪这种成套残招的人呢!

  “我才不做丫鬟!”

  “哦?不做丫鬟,难不成你还想做本少的妾室不成?来啊,将她剥光洗净,本少要看看她到底有何自信,想要做本少的妾室。”

  两个家丁听令一脸邪笑的上去按住少女乞丐。

  “放开我,我不做妾室也不做丫鬟!我……洪大叔救我!”少女乞丐不停挣扎,只是本就中了毒再加上一个小姑娘如何能跟两个大汉比力量,那动作就像是一条不停自翻的咸鱼。

  “洪大叔?”

  就在华服少年惊讶于新角色的时候,满地躺倒的乞丐中突然间蹦出一个汉子,拳风呼啸在灯光中掀起片片残影,精准命中两名家丁的太阳穴,直接将他们的眼珠子都爆出来了,端的狠辣。

  “臭丫头,求人的时候就洪大叔,没事的时候就老鬼,你还真是现实呢!”

  干哑的声音满是宠溺,油腻打绺的乱发看起来倒是个标准乞丐造型。

  “上乘武功?今天还真是好运气啊!”华服少年好笑的迈入院中,站在汉子对面,双手负后冷不丁真有一种翩翩公子的气质。

  只是气质这东西可以培养,善恶却是要看形迹,不论这华服少年的样子多么容易引人好感。这位洪大叔都紧握双拳,眼中警惕十足。

  左舟缩回脖子朝外面的捕快衙役们挥挥手,一帮人倒是都很懂,扛着床弩悄声来到了院落之外,拉动绞轴,带动牵引绳缓缓拉开床弩,一根带着尾羽的铁枪就放在了上面。

  左舟再次挥手,随着手势不断变动,十架床弩被围着宅院安放在了不同的地方。只要时机合适,巨大的威力会让铁枪直接洞穿府门和墙壁,到时候只要华服少年擦着点边,那也能让其骨断筋折!

  啪砰!

  就在左舟布置好的瞬间,院中打起来了,拳爪相交,那大汉上来就专攻下三路,而且还满地爬……

  “睡梦罗汉拳?”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