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五章 你肯定是眼花了

第五章 你肯定是眼花了

  始毕可汗哭了,很委屈,不知道是为自己中了毒还是那沾了灰尘的鸡腿。

  左舟起身朝岸边望去,这种毒药明显不是致命的,更像是一种致人麻痹的麻药或者类似蒙汗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下药者肯定会来收割成果的。

  “你留在此处不要慌,我去岸上看看情况,若确定对方不是敌人,我就回来!”左舟推开窗户探身就要跳入河中,然而抬脚刚踩到窗框又身形一顿,回头只见始毕可汗在那疯狂使眼色。

  拜托,你是我的护卫啊,将我这个重点保护的人物留下,自己出去浪?这像话吗!

  左舟有点为难,“我现在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药,可能是无害的麻药,过一阵儿自然缓解,也有可能是有害的慢性毒药。真要是后者,难道看着你死吗?”

  始毕可汗的眼神开始挣扎,显然也被左舟的话给吓着了。左舟衡量再三,回头背起始毕可汗出门,“船老大,我们临时想起来有点事,先上岸一趟,给我们准备一艘小船,我们天亮之前回来。”

  “货船天亮前出发,客官记得一定要赶到,不然东家的命令我也很为难的。”

  “多谢!”

  越是精神文明发达的国家越是民风淳朴,大秦现在就有点那个意思,百姓多是和善待人。

  同样的,左舟也不打算让船老大难做,他划着小船带着始毕可汗一点点的朝岸边划去。

  白日里,那青衣华服少年发包子的目标主要是乞丐,那么现在去乞丐窝等,必然可以等到对方。说是乞丐窝,其实就是一间荒宅,可能是年久失修,可能是原主人犯了事,总之一般小城小镇总有这么一个地方。

  “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

  “……”

  左舟刚在乞丐窝外面蹲好,就听背上的始毕可汗略显担心的问道。

  “哎呀?我恢复了,这药的药性,好像也没多大啊!”

  “嘘,你给我小声一点啊!”

  左舟一把按住始毕可汗的嘴,只听乞丐窝中传来了一片哀嚎。左舟小心翼翼的背着始毕可汗藏在了墙角上,视线所及,那些乞丐纷纷瘫软在地,哀嚎中被一个个穿着深蓝布衣仿佛家丁打扮的人拖走。而这些家丁明显就是白天那个华服少年的人。

  “我们不会碰上人牙子了吧?”始毕可汗身居高位,平时也是锦衣玉食,哪里见过这种阵仗。眼里带着谨慎,也有点好奇。

  “人牙子们不傻,他们卖的也都是健康的女孩或者男孩,像这种乞丐,平时营养不良谁知道有什么疾病,根本就不会有买家看得上。”

  左舟还有一件事没有说,除非你是天下第一大帮丐帮的人,否则这些乞丐倒是巴不得被卖掉呢,至少能够求一餐温饱、一瓦遮头。

  “噫,真特么恶心,白瞎了一个丫头。”

  “一身伤都腐烂了,估计活不过三天,留这等死吧。”

  几个家丁充满厌恶的声音传来,循声望去,在墙角茅草堆上躺着一个重伤的乞丐,脸上脏兮兮的还粘着黑泥,看身形倒是很苗条,只是暴露在空气中的纤腰上有一条几乎横贯左右的巨大伤口,黑的、白的、黄的一堆,看那乞丐恍惚的眼神,显然已经病入膏肓。

  左舟没有多看那女乞丐,只是背上始毕可汗跟着一众家丁来到了一处宅院。

  “既然没事,我们就离开吧,这里本就不关我们的事,安全第一啊。”

  “我是剑南道的兵,不允许剑南道治下有这种贩卖人口的腌臜事,哪怕被拐卖的是乞丐!”

  始毕可汗张了张嘴,看着左舟,他突然间有点明白了,为何大秦能够纵横天下成为世人畏惧的庞然大物。连一个小兵都这般嫉恶如仇,而由这种兵组成的军队,该有多可怕?

  左舟的身手其实不错,虽然没有习得什么轻功,但简单的爬树上房倒也难不倒他,轻轻将始毕可汗放在房顶趴着,两人的视线同时望向灯火通明的院中。

  嘶呜……

  “看就看,别乱抽气!”左舟一把将始毕可汗的嘴捂住,不过必须承认,便是他自己也觉得震惊。

  也不知道自己这运气是好是坏,竟然遇到了欧皇!

  只见一名家丁用手推车将一具尸体推向后院,那尸体死不瞑目,鲜血流了满脸,而他杂乱的发间竟隐隐有着五个狰狞的窟窿。

  九阴白骨爪!

  这是左舟心里第一个念头,‘大佬,我们做朋友吧!’这是第二个念头。

  之前说了,宇宙意志就算要帮他们能做的也不多,哪怕是抽奖抽到绝学的人,也只会是一些残招。

  但残招与残招之间也有差距,就以左舟的剑十一来说,在他的印象中,用数字来命名剑招的武学多数都是绝学。例如圣灵剑法、夺命十三剑之类的。

  左舟不知道这个剑十一是属于哪个绝学,但他知道,没有一个绝学的精华是第十一剑。所以他若想学到完整绝学只能将这剑十一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然后期盼着献祭抽奖时能够抽到后续。又或者是凭着冥冥之中的感应,找到那与自己有缘的功法。可惜的是,他至今都没有达到修炼剑十一的条件,只能看不能学,偏偏残招不成套不评级,连献祭都没法子。

  但九阴白骨爪就没有这么尴尬了,众所周知九阴真经是一套绝学,还是一整套包含了轻功、拳掌爪、内功、兵器甚至是精神攻击的绝学。而九阴白骨爪作为九阴真经的一部分,虽然本身是成套的,但却也算在残招之内。既然是残招就在系统的抽奖之列,而能够抽中九阴白骨爪的,那都是欧皇。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我就是个屁,把我放了吧!啊啊啊!”

  一个乞丐哭喊着被带进屋子,不消一刻钟便又被抬了出来,头上血淋淋的五个窟窿,双眼怒瞪死状极为可怖。

  “唉,侠以武犯禁,想不到大秦也解决不了这种顽疾。”始毕可汗摇头感叹,唉?他脖子能动了。

  左舟眼神变换,“符合道德真理的律法即使再严苛也不是罪,而犯了禁的人也不是侠!”

  “你想怎么做?”

  “摇人儿,捣毁这吃人的魔窟!”

  “可为什么我从你眼中看到了贪婪呢?”

  “你又眼花了。”难道流亡者彼此击杀能够爆秘籍的事也要告诉你吗?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